《父亲》,来得正是时候

2017-12-19 15:19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19 15:19:32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梧  桐

  话剧《父亲》,来得正是时候,它以冷峻的气质和绝伦的表演为2017年的话剧舞台强势收尾。其间的各种虐心挣扎,各种神经错乱,各种心乱如麻,各种生不如死,让人悲从中来,感由心生。

《父亲》,来得正是时候

  当下的舞台是个缺少悲剧的情境,很多时候,耳闻目睹着这种司空见惯的情境,既无奈,又感慨——到底是语境的问题,还是环境的问题,在我们的纸上纸下台上台下,已经无力去面对去解析一个或几个实实在在的人,或者说是不屑。因此,我们的原创舞台也就疏离了悲剧!戏剧时空里没了悲剧,也就没了分量和底气。

  读《父亲》的文本,口感自然是好,尤其是放到今日之京城的戏剧语境之中,斯特林堡俨然就是一座无可逾越的文学高峰,他以严密的人伦逻辑用文字架构了一个家庭的毁灭。38岁时的斯特林堡在经历了三段失败的婚姻之后,完成了自白式的《父亲》,将两性间不可避免的冲突生动描摹。可以说,是斯特林堡的独立、热情、强壮、软弱成就了他的既轻信又多疑,既勇敢又怯懦,既充满爱心又充满憎恨,既诗意盎然又枯燥乏味的人格特质,成就了这部既神秘又复杂的《父亲》。此剧二度颇有华彩,舞美设计洗练凝酷,满眼的冷色调咄咄逼人,颇具穿透力的灯光设计与冷若冰霜的舞美质感针锋相对,无论是视觉意境,还是主旨寓意,均很到位,恍若罩住上尉与劳拉的牢笼。窒息的是,这牢笼原本就由他们亲手自制,弹丸之地竟似一方没有硝烟的战场,直奔你死我活而去。不错,好的舞美与体量大小无关,更无需哗众取宠,而取决于意境的思想含量。

  赵立新以刻骨般的内力驾驭着斯特林堡的深刻、炽热、嚎啕和不羁,正邪参半的灵魂游走在舞台之上,穿梭在观众心中,纠结着,宣泄着,时而热血沸腾,时而毛骨悚然。就演技而言,尤其台词与肢体的叙事表意能力,赵立新出类拔萃,以《父亲》的人物感和节奏感,堪为当今中国舞台剧之表演典范。作为丈夫和父亲的阿道尔夫,是自怜自卑自叹自毁的,时而跋扈,时而极端,时而温柔,时而执拗,种种表象,似乎是男人的通病,又似乎是男人的伎俩,在此剧中,更如男人的坟茔,那种有底线的孩子气,种种无控制的情绪化,那种裹挟在爱情里的羸弱,那种浸溺于家事中的疯癫,终点一定是毁掉男人毁掉女人毁掉爱情毁掉亲情。赵立新的表演,把“毁”的过程有弹性有力度地剖解到舞台上,难得的是与观众有心理感应,有心理互动,有心理共鸣,这得益于他做演员的天性和持之以恒的积累。一个角色,用超过12年甚至是一生去光顾去体验去揣摩去演习,这是一位表演艺术家的至高境界,是角色的幸运,也是演员的幸运,两厢叠加,就是观众的幸运。(梧 桐)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