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波兰导演会让鲁迅的《铸剑》飞到哪里?

2017-12-23 15:4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23 15:41:5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张向阳

  鲁迅的《铸剑》在地上快意恩仇,亚日那的复仇却凌空飞起,如同一道冲天白练,连叙事都不顾及,只留下绝尘而去的气流——青春激情的击剑翻滚,矫健如飞的雪白造型,诗化凝练的简短对白,未来社会的盲从荒谬,对权柄的无上膜拜,角色分身的矢量传递……把一部古代神话刷新成了未来感的视觉戏剧。12月10日在上海戏剧学院的试演上出人意料的处理令冒着不惜让观众失去认知坐标的风险,空降了一个和原著分体并行的解构呈现。

  格热戈日·亚日那版的《铸剑》开篇快速地以几幅蒙太奇电影画面交代了楚王的残暴乖戾,被蒙住脸的红色人形犹如噩梦,留下了怪诞斑驳的破碎印象,未来都市里无意义的钻营忙碌和模仿崇拜让观众似曾相识。楚王得到干将、莫邪的神剑后一剑斩杀了干将,序幕的光怪陆离戛然而止后,史可饰演的莫邪和眉间尺之间的母子深情,是全剧唯一具有交流感的叙事表演。

  眉间尺成人后得知复仇已经成为命运时,惊吓骇然多于复仇的愤怒,父亲的灵魂附体驱动着他的复仇矢量经历了三次分身肢体的传递流转,一次比一次更加决绝刚强。一场激情恋爱肢体戏后,女演员以一个单膝跪地、伸出臂膀、背上神剑的造型完成了眉间尺转化为女性角色的程式动作。悲伤软弱全被抛给眉间尺的旧我,而获得新生的女性眉间尺义无反顾目光如炬。软弱、挣扎、情窦初开以及以命相搏,四个角色诠释了眉间尺成长中的四种性格。莫邪饱含母爱送给眉间尺的青衣,在每一次角色转换中成为跟随识别眉间尺的标志。

  饰演宴之敖的美国演员华盛顿本人就是个符合原小说原型的黑人。亚日那省却了宴之敖需要交代的背景处境,只把他作为复仇利剑的象征。他好似应和着利剑的一种物相人格,并无说辞和表白,只以默默守候和果敢勇毅,和眉间尺互为期待地合成同一柄肉身的利剑。与此同时,横亘在天际的一道雪白悬崖,好似眉间尺们复仇的使命呼唤,也好似象征强权的天堑横亘在人间。巨幅大字“仇”映现在悬壁上,白衣白履的人们舍死冲向墙壁,攀爬翻滚下来而后撕心裂肺的再次向前。最后熄灭在“仇”字里。在时间的长河里,仇杀和攻击都会被消解冲淡。时间的延长并没有给人类的动机赋予更多意义。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科技和物质的强大也并没有赋予人类更多的觉悟。

  楚王无聊枯坐,报来坏消息的侍卫被楚王踢下悬壁,宫廷小丑一再带来当作玩物的人让王开心。楚王因为宴之敖被弄臣熏瞎了双眼像魔鬼一样放纵大笑。波兰演员莱赫·托洛茨基只用一串极具功力和能量的笑声就传达了野蛮肆虐的淫威,那种无休止无厘头的狼嚎如同腥风血雨扫荡尽万物的欣荣。亚日那看到的宫廷并没有华丽的礼节,而只有魔窟里非理性非人类的嚣张恐怖,以及谄媚扭曲的奴颜婢膝。结尾已经被砍去头颅的楚王,赤裸披发,如同粉尘骨灰一样匍匐消散,任何尘嚣甚上的权势都不过是枯骨粉尘。

  一个惯常以数学般高级审美呈现戏剧的导演,用五个特定主题幕间把故事穿插起来,五个幕间分别名为:身、仇、侠、变,以及最后终曲:永恒轮回。复仇的最终结果,是多个眉间尺的重生和轮回得以实现的。稍感不足的是,睚眦必报的三头搏杀3D投影距离自如流畅还有未完成的动作捕捉等技术距离,和全剧轻盈写意的象征意味并不和谐。然而亚日那还是以一种哲学境界的高冷,举重若轻地把这个沉重血腥的复仇故事讲得飘逸而超脱,宏阔而轻盈。

  熟悉当代哲学家福柯的亚日那用丰富的戏剧细节,体现了权力是如何缠绕在时尚、模仿、媚俗等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上,对人道主义、自我同一性、乌托邦模式、自由主义等现代思想家所高扬的思想和价值进行了追问和质疑。

  在《铸剑》的结局里,导演把作为传统人道主义理论基石的“人”彻底消解,权力被看做非人格的和匿名的力量。谁控制、使用权力和为了谁的利益控制、使用权力的思辨,辐射到楚王和干将直至整个未来社会里。

  亚日那对媒体和观众说过:“我们现在身处21世纪,和鲁迅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我反复强调一个词‘联想’,与故事之间发生一定的反应。我主要想表达的是,我们所用的语言、行为和所谓创新,大部分只是在做一些模仿。”

  让亚日那抛却剧情描述和大量台词的是对肢体的形而上认知。福柯在《纪律与惩罚》一书中引入了权力和身体的“战略概念”:“身体并非生物学意义上的身体,而是尼采意义上的‘身体’,身体并非是生就的,而是造就的,是由历史铭刻的,是带有权力和统治关系的。它植根于政治领域,淫浸在权力关系中。服从于控制它、装饰它、训练它、折磨它、强迫它执行任务、表演仪式、发出符号的权力关系”。

  这和亚日那对肢体塑造能力的认知极为合拍。亚日那擅于跨界创作,常以大胆和具有创新性的形式重新解构剧场经典。他改编的《2008:麦克白》接近电影;改编自莫扎特歌剧《唐璜》和《唐·乔万尼》的戏剧接近歌剧,亚历山大·策姆林斯基的《矮子》都有一种去叙事化的倾向。

  亚日那在演后谈陈述改编鲁迅的小说,吸引他的不只是具体情节,而在于更深远的画面和诡异情节的丰富含义。亚日那用肢体的冲击力去解构舞台,去辨析亚里士多德以来的哲学家们关于秩序规则的社会思考。如同他曾经来华演出的作品《殉道者》《4.48精神崩溃》一样,他仍然用女性角色犹如钻石一般高纯度的敏感决绝来承担牺牲的张力和人性矛盾。多个轮回肉身或许只是在传达着意义虚无的命运。舞台空有骷髅,身

[责任编辑:石依诺]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