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凭谁拨转通天窍——上海昆剧团《邯郸记》观演小记

2017-12-26 11:57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12-26 11:57:41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郑 雷

  “临川四梦”中,《邯郸记》是汤显祖最沉痛、最清醒,也是最透彻的一部作品。虽然根据当时人的记述,“若士自谓一生四梦,得意处唯在《牡丹》。”但以作者身世之感、家国之悲表达的真切程度而论,《邯郸记》显然超过《牡丹亭》,代表了汤显祖思想和艺术的又一新高度。取材于唐传奇《枕中记》的《邯郸记》保留了原作的度化框架,将仙界欲“于赤县神州再觅一人,来供扫花之役”作为整个故事的起因。《邯郸记》将观察时代的立足点设定在世外,形成了一种稳定的理性架构,作品的展现也因此获得了一种超然的眼光和冷静的态度,由此出发,作者带着旁观的心态进入戏剧情境,展开对专制制度下士子人生轨迹的全程追踪。

凭谁拨转通天窍——上海昆剧团《邯郸记》观演小记

  上海昆剧团昆剧《邯郸记》剧照

  近代戏曲理论家吴梅以为,《邯郸记》“备述人世险诈之情,是明季宦途习气,足以考万历年间仕宦况味”,可谓切中肯綮之论。全剧的情节设计由晚明现实政治出发,极富机巧和匠心,关于宦海浮沉的种种描写几乎穷尽了专制社会官场生活的一切可能性。明代为防武人跋扈难制,多以书生典兵,造成了文士“走两路功名”的特殊机缘,因而在明传奇中出现了一批文武兼备的主人公形象。《邯郸记》对此的表现基本是戏谑式的,在汤显祖笔下,卢生为皇家所称道的文治是以“盐蒸醋煮”之法凿石开河,武功是以“御沟红叶”之计离间吐蕃君臣后趁势取胜,荒诞可笑的剧情中隐含着作者“以天下为沉浊,不可与庄语”的绝望之情。这种绝望在全剧的结局中反映得更加明显和集中,卢生黄粱梦醒,在仙人指点下发现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妄想游魂,参成世界”,而人间的“大姻亲”“大关津”“大功臣”“大冤亲”“大阶勋”“大恩亲”等原都属于痴人说梦,类似《好了歌》的曲词,借助出世法完成了对污浊现实的否定和反讽。

  上海昆剧团改编演出的《邯郸记》最大限度地继承和阐释了汤显祖原作的思想意趣,以缩编的“入梦”“赠试”“骄宴”“外补”“东巡”“勒功”“死窜”“召还”“生寤”9场戏概要展现全部情节内容。改本以卢生和宇文融之间的冲突作为推动剧情发展的线索,同时延续并突出了原作的喜剧特色。对主要人物个性的适度改造是改本形成喜剧特色的一个重要原因。原来的“赠试”一场中,卢生听崔氏说要以“家兄”即金钱贿赂当道,帮他谋取功名,先是“笑介”,然后直接表示:“感谢娘子厚意,听的黄榜招贤,尽把所赠金资引动朝贵,则小生之文字珠玉矣。”改本在此增添了波折,形成一段生动的对白、对唱,崔氏倚财势而骄的豪门气焰,卢生犹未消尽的书生意气与渴盼出人头地的野心,在这里益见鲜明了,尤其是原作中面目含混的崔氏,得此寥寥数笔,顿然变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另一个显例是“东巡”场卢生闻听派他去征讨吐蕃,以“兵凶战危,臣不敢任”之语稍加推托后,便很快地“换戎装上,谢恩”,再无异辞了。而改本在皇帝任命后,特地加上一个“卢生抖介”的科介提示,又在谢恩后增入几句卢生的下场诗:“也罢!昔日开河驱我去,今朝兵燹逼人来。明知奸贼借刀计,报国书生惟壮怀!”人物恐惧惶惑、无可奈何的真实心理状态与外部表演动作相配合,得到了充满戏曲舞台感的细致展现。

  频繁穿插丑角戏表现专制时代荒谬怪诞的社会风气是改本形成喜剧特色的另一原因。“骄宴”一场的厨役、“东巡”一场的陕州驿丞、“召还”一场的崖州司户、“生寤”一场的乐官,再加上开场和结尾出现的赵州桥店家,各种丑角在剧中轮番出现,以配角或龙套身份不同程度地介入剧情,即小见大地呈示了封建时代官场的黑暗腐朽。最妙的是,改编者利用戏曲丑角即兴插科打诨的特点,将讽刺的矛头对准了某些人性痼疾。例如“骄宴”场厨役的道白提及琼林宴“有那岭南人嗜食的毒蛇、老鼠、果子狸、穿山甲,还有猢狲的脑浆”,引来后场“怎能吃得”之问时,他回答说:“这你就不知道了,秀才们一个个饱病难医,除了人肉,还有什么不吃的?”“东巡”场陕州驿丞自述奉命征集民间美女“龙舟唱采菱,取悦圣上”,因人数不够而将自己老婆押上。“召还”场崖州司户上场唱【赵皮鞋】,有云:“出身原在国儿监,跑个官儿好合算。虽然任上才3年,已是家资胜万贯。”凡此种种,使汤显祖对明代社会反常现象的理性批判具有了某种现实意义,与当代西方戏剧家以现代方式演绎莎士比亚戏剧有异曲同工之妙。

  清代以来,《邯郸记》很少整本演出,主要以折子戏的样式留存于昆曲舞台,其中《扫花》《三醉》《云阳》《法场》《番儿》《仙圆》等都因表演艺术的高超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由于演出时间的限制,改本为尽可能展示原作情节,只能将原有经典片断适度删减,但若能将改本适度延长,以上下本形式出现,便既能照顾戏剧情节的整一性,又不影响经典折子戏表演艺术的完美呈现。

  (郑 雷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崔益明]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