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到底是一部什么片子

2017-12-27 15:4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27 15:41:14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晓阳

  尽管,说《妖猫传》“很有文化情怀”的表述很俗,但却是很准确的。李白在极乐之宴上脱了靴子撒酒疯,而杨贵妃却对他说:大唐有了你,才真是了不起。这句话无疑点了睛,盛唐之“盛”在于文化之“盛”,那些大唐的“历史文化名人”成了电影中的角色,杨贵妃、唐玄宗、李白、高力士、安禄山、阿倍仲麻吕还有白居易……只是,在奇幻的外衣下,这部电影到底是什么片子呢?历史片、爱情片、侦探片,都是又都不是,这就有了话题。

《妖猫传》到底是一部什么片子

  杨贵妃李隆基,本来这应该是一段千古传颂的爱情故事,而当诗人出现了,故事就多了份肆意。不管是李白还是白居易,陈凯歌找的两位演员都是实力派,如果说濮存昕舞台上的李白是豪放大气,辛柏青的李白则是放荡不羁,诗仙的痴狂看上去不是正常人,酒到正醺诗如雨。此处必须要加一个括号(辛柏青真是好演员)。而黄轩正值青春的白居易那点浪漫那点狂妄还有那点正义,则是让人过目不忘的,就好像有意刻画而又无意雕琢一般。其实这个白居易就是每天在繁华的长安城中闲逛,和日本和尚空海逗逗贫,但似是而非地又充当起了“福尔摩斯”,探寻了杨贵妃死亡的真相。

  记者采访黄轩时他说,每天背诵唐诗是导演交代的作业,他也是在这个背诵中了解白居易的情愫性格,每天拍摄后他还会一边喝酒一边吟诗,来体会做诗人的感觉。电影中一上来首先看到的是正直的白诗人,“不说假话”,拂袖而去,而后就是他诗人的狂妄,不做李白第二誓不休。诗人和空海在城中狂放地游走,目中无人,而当他捡起李白那支秃笔时,对历史的敬畏和对前辈诗人的仰慕又让他眼中充满了崇敬。最后,当真相一层层剥开,诗人进入到了痛苦之中,也正是痛苦让诗人成了大诗人,成了文学史上甚至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白居易。在房价高涨时有人调侃,买房都不易哪来“白居易”,但得一个白居易何其容易,几千年才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是贯穿全片一句吟唱,背后是盛唐美景的荣华富贵,也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陈凯歌导演谈到,在他的创作中,看到这诗的杨贵妃已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在电影中,诗人诗歌都是导演为了诠释人物命运而设定的,人物命运的走向又是诗歌创作的源泉。回到诗人,李白一气呵成写就全诗,然后毛笔一扔,“一字不改”,浩气荡然。他因为这诗让玄宗皇帝吃醋被贬出长安,这也是诗人的命运。白居易则是呕心沥血创作《长恨歌》,也步着李白的后尘“一字不改”。影片中表现了白居易的创作状态,借着酒劲的癫疯以及作品完成后的瘫软。千古绝唱就是这样留下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有人说《妖猫传》浮夸而没有灵魂,也有人说它是中国奇幻电影的一个高峰,众说纷纭才更有意义。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文艺作品,都离不开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这两条轨道,而《妖猫传》当然是充满浪漫主义想象力的,当白居易“遇到”李白,不想浪漫都不可能。

  从《捉妖记》开始,奇幻电影持续升温,截止到目前,票房总排名前十名中有四名是奇幻电影,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年轻人撑起了奇幻的票房,也赋予了电影更多的浪漫,而作为“老一代”的陈凯歌从《无极》经过了十二年的“轮回”才摸到脉,也是励精图治终不悔的。奇幻其实就是浪漫主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是奇幻,“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宫试比高”也是奇幻。浪漫主义总是伴随着想象力的,而只有想象力才出创造力,年轻一代喜欢奇幻是有道理的。

  还回到《妖猫传》和大唐文化这个话题,陈凯歌导演说: “电影充分调动了所有的可能性和手段,去创造一种所谓大唐气象,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一个视觉盛景,我们可以为之骄傲的就是,这个世界帝国,唐是我们中国的朝代中唯一的一个世界性帝国,三万多外国人住在长安,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超过百万人口的城市,这些都值得骄傲,如果我们从观众的角度讲,我们只看到这一层,我都觉得非常满足。”导演在这里其实交代了创作初衷,大唐留下了风华绝代,更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

  在这里,创作者用杨贵妃的那句话做了表达,也是准确的:如果没有李白白居易们,大唐如何能如此繁华,如此了不起。(王晓阳)

  注:原标题为《大唐有了你,才真是了不起》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