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妖猫传》的评价为何如此两极

2017-12-27 15:46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27 15:46:05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金跃

  从《霸王别姬》后,陈凯歌导演的作品一直都饱受热议,新作《妖猫传》也不例外,而且在评论上更加两极化。

  叫好者认为,影片拍出了盛唐气象,将“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大唐辉煌展现在观众面前,陈凯歌导演花了6年时间,用500亩地建成了一座真实的唐朝之城,这份对于艺术的敬畏之心感天动地。有人甚至认为,这部电影是继《霸王别姬》后陈凯歌导演重回巅峰之作。

  而反对者认为,影片除了形式上的极致和华丽,陈凯歌导演以往电影中的弱点也在这部电影中同样暴露出来。尤其是影片后半部的情节,看了让人有点尴尬,有违大师应有的水准。

  其实从《道士下山》开始,陈凯歌导演似乎对奇幻电影开始有了很浓厚的兴趣,他在采访中也强调,好的电影就是“要创造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世界,这个世界只在电影中出现过。”可以说,从《道士下山》到《妖猫传》,就是他用作品实现上面这句话的过程。

  《道士下山》讲入世和出世,日练和月练,上山和下山这些充满了哲学意味的主题,但整部电影却包裹在徐皓峰充满了玄幻的小说情节之中,充满了瑰丽的想象。《妖猫传》在此基础上又上了一个台阶,影片以“一只黑猫的复仇”来制造悬疑,从而揭开大唐由盛转衰的秘密,这样的形式,在以往的国产片中几乎很少见到,这从这一点,陈凯歌导演就值得被赞美。

  如果以“艺术即形式”的观点来评价这部电影,《妖猫传》自然可以归到杰作之列,视觉上的盛宴,流光溢彩的大唐景象,再衬以电影特效制作的各种“幻术”,《妖猫传》跟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一样,都是极致之作了。

  但如果剥开华丽的视觉表象,《妖猫传》在情节上则要平淡多了,这也是我看这部电影的感受。就是看得过程中很愉悦,但当最后谜底揭开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种失望感和失落感。虽然杨玉环死于马嵬驿的历史故事被《妖猫传》重新解释了一个版本,但这个版本的解读依然没有超过“帝王术”的传统历史范畴,唐玄宗和几个手下的合谋,杨贵妃明知有诈却依然配合的无奈,以及杨贵妃在石棺中苏醒后的绝望挣扎,本质上跟传统历史书上关于杨玉环被赐白绫“缢死在佛堂前的梨树下”一样,都是“权力的殉葬品”。不同的只是细节区别。

  我能理解《妖猫传》中隐藏着的导演初心。影片中的杨玉环,其实是一个审美符号,代表了超越生活的“审美理想”。影片中的两股力量代表着两种对于“审美理想”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类是以唐玄宗为代表的实用主义者,当现实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就会把“审美理想”捧上天,“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但当现实对他们不利时,他们就会毫不犹疑地把“审美理想”扼杀掉,而且还要在嗜血之刀的刀口涂上一层蜂蜜,让受害者死得其所,甚至是感恩戴德;而另一类人则是以白龙和丹龙为代表的理想主义者。他们从一而终,终身守望着心中的“审美理想”,用陈凯歌导演的话说,白龙这个形象就是自己的“少年心性”,是对理想的坚持和对现实的不妥协。

  影片的最后是“放下”,沉舟侧畔千帆过,“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白龙最终放弃了杨玉环已经死去的执念,从而也放弃了“复仇”的恶念,让这个公案最终有了了结。这是理想对于现实的妥协。

  除了白龙,其实我觉得,白居易这个角色才是陈凯歌导演自己的化身,《妖猫传》的原著中跟空海一起破案的是一个叫逸势的倭人儒生,电影中改成了唐朝大诗人白居易,黄轩饰演的白居易对于玄宗时代繁华的膜拜和他要在诗作上超越李白的决心,都代表了一个艺术创作者的两大特点:一个是想象力上的恣肆汪洋和纵横捭阖;另一个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艺术追求和在艺术成就上开疆辟土舍我其谁的艺术野心。

  不管是九死一生渡海而来寻找佛理的阿部仲麻吕,一心要在艺术上超越诗仙李白的白居易,还是手握重权,君临天下的唐玄宗,这三个人都在电影中爱上了“美的化身”杨贵妃,正像电影中说的,杨玉环是唐朝这个鼎盛时代的一个符号,是国家的脸面。这不正说明,在导演心中,杨玉环这个形象其实代表了各行各业里的“最高追求”。用作品来“浇自己块垒”,从白居易身上,我们能够看到陈凯歌导演隐藏着的艺术野心。

  故事的表象下面隐藏了宏大的哲学命题,是陈凯歌导演一贯追求的。这也可以解释他为何很少拍摄跟当下现实直接有联系的电影,可能对于依然保持“少年心性”的他来说,宏大的哲学命题才是一个艺术家的最高追求,而这些命题在现实的语境下并不能从容地展开来说。

  深刻和幼稚往往是并存的。除了《霸王别姬》中程蝶衣一心想跟段小楼“唱一辈子戏”的执念外,《妖猫传》中白龙因为杨玉环的一句鼓励的话就从此对后者“不离不弃”,跟《道士下山》中的查老板和周西宇在草地上相拥翻滚的桥段一样,在当下的语境中看起来颇有点尴尬。这也是陈凯歌导演以往电影中常常被诟病的地方,就是主题先行,却忽略的每个角色在性格上的复杂性和立体化。片中的杨玉环没有任何缺点,白龙和丹龙也是,这怎么可能?

  拿《霸王别姬》来对比《妖猫传》,有点不公平。杰作的产生,讲究的是天公之美,有如神来之笔,往往不可复制。《妖猫传》在陈凯歌的作品中属于中上之作。它在视觉效果上有惊人之美,在题材上有开拓之新,对历史提供了一个新的解读方式,最重要的是,它深深烙印上了陈凯歌的味道,这就足够了。(王金跃)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