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捕捉秀水真山的精气神

2017-12-28 17:1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12-28 17:11:1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刘英霞

  中国画讲究笔墨和气韵,实力派画家杨永茂先生集几十年功力于笔端,创作的山水画作品笔墨沉雄,幽远博大,显示出特有的艺术魅力。

  《壁立太行古道远》

  《云祥高原》 杨永茂

  他的画浩渺磅礴,气势恢宏。他坚持“师法造化”深入生活,研究自然,重视对各种不同地域形貌、山石、林木的研究,他的大多数作品都来源于写生,然后再加以提炼重构。比如他的《云祥高原》就来自于太行山的采风。而最终能将它的高大雄浑人格化,实在是来自于自己心灵的启迪和感动。

  在杨永茂眼中,外出写生极为重要。只有来到真山真水边,才能让自己沉淀下来,进入创作的境界。画画,必须以苦为乐,否则就根本画不下去。他说:“写生与旅游是两个概念。旅游的目的是放松心情、欣赏美景,但写生就不一样了,我们是哪里险峻、哪里没人去过就去哪里。别人眼中看起来像‘野地’的景致,在我们眼中可能就充满画意,非常适合创作,我们追求的是以苦为乐,先苦后乐。”

  “你是麦子,你的位置在麦田里,种到故乡的土里去,将于此生根发芽,别在巴黎的人行道上枯萎掉……”他深谙梵高的话,在他眼中,选择了画画,其实就是选择了像梵高一样的 “苦行僧”生活。踏遍奇峰打草稿是必做的功课。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杨永茂有幸与著名画家赵松涛为邻,自小师从于他,青年时代成为教育家白庚延的亲传弟子,从两位师那里学做人学作画。

  杨永茂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跟白庚延老师出去写生,真是哪里险峻、哪里没人去过就去哪儿。他和白老师住在太行山区的老乡家里,条件艰苦,天寒地冻……这些一点都没有影响他们的兴致,他们眼里只有壮美的山川,心里只存莫名的感动!直到现在,年近60的他,每年还要到太行山区或是黄山采风两三次。他每次出去要采的是山的精气神,是水的美魂灵。几十年来,杨永茂默默在山水画领域耕耘着,没有感觉不画,抓不着气韵意境不画,找不到画骨不画……

  与山水大家赵松涛老师为邻是他一生的幸事,得以日日亲近学习。在那个年代,作为长子,父母允许他把每个月的工资都花在了购买绘画相关用品上。赵先生得知后曾“批评”他说:“你别那么画呀,再这样画下去,你的工资就都画进去啦。”但他心里想的是他可以不吃不喝不找女朋友,只要能跟着老师画下去,只要绘画水平有长进。

  但老师教给他的远不止绘画技艺:一个夏天,赵先生正在给杨永茂指点画作,一个小伙子敲开门说“我找赵先生”。赵先生问他是谁?他说自己画了张画,是来向赵先生求教的。赵先生于是对杨永茂说:“永茂,你等一会儿,我先把这位学生的画看一看。” 被晾在一边的杨永茂端详着这位学生:身穿跨栏背心大短裤,手里那张皱皱巴巴的A3大小的纸就是他的画作。而赵先生对这些视而不见,接过画铺开后,认真看了半天,然后一一指出画上的毛病,20多分钟后,那个学生才离开。杨永茂有些不平,觉得来见老师总要穿着正式一点,以表尊重。老师说:他很有天分,要鼓励,计较小事也许会毁了一个大艺术家。跟着老师学习久了,他体会到没有大胸怀画不出大山水。

  后来,杨永茂进入天津美院国画系就学,成为美术教育家白庚延的弟子。白先生注重传授绘画理论,更注重绘画的气势、境界和韵味,经常带学生们去写生。他记得第一次和白先生去山村写生,那时路不好走,住在老乡家的破房子里,被窝刚焐暖和臭虫就开始往身上爬了。但看到老师对这些都视若无睹,自己也就慢慢习惯了。他认为,创作是画家对自然事物的一种倾情的挚爱,是一次次感情的投入所产生的强烈的创作欲望,一旦抓住并与技法完美组合,就会创作出感人至深的作品。(刘英霞)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