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猫传

2017-12-29 09:3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29 09:33:45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严优

  日人梦枕貘的《妖猫传》写中国唐时故事,里面关于猫作妖的母题,并不仅仅来自日本妖怪传说,还是有着浓厚的“中土大唐”(或曰文化意义上的“中国”)特色的。

  先讲个先唐故事。

  隋文帝时,延州刺史是皇后独孤氏的异母兄弟独孤陀。独孤陀的外祖母家是高氏。独孤陀自己的妻子,则与大臣杨素之妻郑氏是异母姐妹。单看独孤、高、杨、郑这些姓氏,就知道他们都是当时的望族,互相间有姻亲关系。

  独孤陀这个人喜欢旁门左道。有人私下传说,他外祖母高氏家偷偷事奉猫鬼——就是猫妖、猫精,猫鬼在原先家里已经把他舅舅杀死了,现在又转到了他家。这种八卦曾有只言片语流传到隋文帝耳朵里,但隋文帝只当做别人的谗言,并不相信。

  后来,独孤皇后和郑氏都生了怪病。不同的医生来看,都说:“这是猫鬼疾。”机智的隋文帝把听到的流言和眼前人物关系一罗列,发现了他们的交集:独孤陀。隋文帝就让独孤陀的哥哥独孤穆和左右臣下分别去向独孤陀套问实情。哥哥动之以情,左右人晓之以理,但独孤陀咬死了说没这回事。隋文帝很生气,将独孤陀贬了官,独孤陀忍不住口出怨言。这下隋文帝有理由发飙了,便派了个从左仆射到大理寺的庞大班子仔细按察此事。

  一捋之下,独孤陀的婢女徐阿尼招认了。她来自独孤陀的母族,负责执行其族的家传绝学:每到子日的晚上祭祀猫鬼——因为子为鼠嘛,鼠日祭猫,当然更得猫欢心。那么为何要事奉猫鬼呢?原来,猫鬼能杀人,每次杀人之后,被杀者的家财就会悄没声地转移到蓄养猫鬼的人家。所以事奉猫鬼并非出于什么信仰,其目的是谋财害命。

  隋文帝很震惊,问公卿们如何处置猫鬼,公卿答曰:“妖由人兴,杀其人,可以绝矣。”隋文帝决定大义灭亲,用牛车拉了独孤陀夫妻去杀。当然,皇亲、望族的脑袋也不是那么好掉的。刑前,各方来求情,隋文帝就同意免死,将独孤陀罢了官,发落其妻杨氏(为啥不是郑氏)出家为尼。杨氏结局如何不知道,可以确定的是,不久,独孤陀就孤独地死去了。

  这个故事收录于《册府元龟》等书,是汉典文献中记载得比较完整的一则整治猫鬼作祟的故事。可能以此为由头,隋文帝展开了对猫鬼、蛊毒、厌魅、野道之事的调查。这种来自上面的高压造成了一个后果,就是民间开始互相诬告,哪家养了老猫,搞不好就被平时不睦的邻居告发成蓄养猫鬼之家了。最终,这个轰轰烈烈的信仰清洁运动导致了京城及附近郡县(可能)数千家人被流放到边地(一说被杀)。妖猫简直成了衰猫。

  帝王公卿这类“肉食者”用猫鬼、巫蛊来搞事情,说明他们物质上虽然富足,精神上却还没有脱离普通吃瓜群众的境界。最著名的巫蛊事件当然是汉武帝朝那桩,直接把皇后拉下了马。如果那时候发明了猫鬼术,可能宫嫔们作案会隐蔽些,说不定就搞成千古谜案了。

  猫这种生物,我行我素、敏感傲娇、神神叨叨、不明觉厉,自古自带戏剧高潮。以上故事证明了猫与妖异邪道、外路财富的关系,另外的例子还可以证明猫具有其他高深的技能。

  比如猫会说话,能预知。《北梦琐言》记载唐左军容使严遵美曾经间歇性发狂,“手足舞蹈之”。他家养的猫狗就在一旁看着,很淡定地聊天。猫说,主人家跟往常不一样啊。狗说,不用管。果然没一会儿,严遵美恢复了正常。鸟兽能言是异象,一般它们所说的都会泄露天机。与此相似,《太平广记》记载当时的民间说法:如果猫洗脸的时候洗过了耳朵,那你们家就会来客人。这得算占卜中的“鸟兽占”吧。

  猫又有定时节的功能。《太平广记》说猫眼“旦暮圆”,而正午则“竖敛如线”,又说猫的鼻子总是冷的,只有夏至那天会变暖,在猫的生理特点与时间/历法之间建立起了关联。

  猫还会复仇。《闻奇录》记载某进士夏天与小儿一起在厅中午睡,忽然一只猫大叫起来,把孩子吓着了。进士愤怒地让仆人用枕头(想必是瓷枕之类的硬枕)扔它,猫躲闪不及,被砸死了。就在猫毙命的同时,孩子开始做猫叫——这是猫的亡灵附了体。过了几日,孩子就夭折了。看看,猫的怨毒有多可怕。

  猫还会死而复生。《稽神录》说建康有个卖醋人心爱的猫死了,他舍不得埋,直到猫都腐臭了才扔进秦淮河。不想,猫一下水又活了。卖醋人忙去救它,自己反而淹死,人命换了猫命。而那只猫呢,直接爬上岸跑了——这没良心的衰猫哟。

  猫还会变身。《稽神录》记载,前蜀枢密使唐道袭家养了一只猫。夏日雨中,猫在檐水下嬉戏。唐道袭眼看着它身子慢慢变长,不一会儿前爪就够着了屋檐。这时忽然雷电大至,猫就化为龙远去了——通常都说马化龙、猫类虎,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原来猫儿也是龙种。

  以上这类关于猫的点滴异闻,在代复一代的文化传承中逐渐形成了我们对于猫的“刻板印象”。人类将猫神秘化之后,随之对其产生了警惕与敬畏,利用它的念头也愈发有指向性了。

  《妖猫传》的故事是现代编的,其实有唐最著名的猫闻来自则天时代。被武氏斗倒的萧淑妃死前曾发毒誓:“百千生愿得一日为猫,阿武为鼠,吾扼其喉以报今日,即足矣。”百千次轮回里只求一日复仇,而复仇主体要借托猫身,这无疑是猫的诸多文化属性的一次鲜活体现。往后,到了《金瓶梅》时代,西门大官人的府宅里继续上演豪门恩怨。潘金莲凭一只宠物猫雪狮子吓死了李瓶儿的儿子官哥,也敲响了西门氏陨灭的丧钟序曲。

  所以,在人类的书写里,猫这种“有文化的”生物是惹不起的。你对它好,它或许给你点小恩小惠;但若不小心得罪了它,它一定衰你全家。(严优)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