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弟,描绘赛金花的漫画家

2017-12-29 09:42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29 09:42:02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灵飞集》一册,张次溪编,三十二开道林纸蓝墨印平装本,天津书局一九三九年二月十日初版发行。此书是关于清末名妓赛金花(别名赵灵飞)的诗文集,收杨云史、樊樊山、金松岑、张竞生、贺履之等名人作品凡三十三篇;书前有赛金花倩影一帧,又附芒砀山人王青芳所作赛金花木刻像一幅。而我的藏品,书衣反面复有原藏主跋识累累,又题七律数首于上,观其墨迹,却颇有些知堂手腕,因想此人即非名家,也定非引车卖浆者流,故而闲时展读,倒也颇可解颐。

  《灵飞集》 张次溪 编 三十二开道林纸蓝墨印平装本 天津书局 1939年2月10日初版

  赛金花倩影

  芒砀山人王青芳所作赛金花木刻像

  《灵飞集》封面的右下角,标有“朋弟”二字,故而可以断定,此封面乃出自朋弟之手。

  提起朋弟,现在的人难免会感到生疏,然而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此公可是红遍大半个中国的人物。其原名冯棣,天津人,早年尝于上海艺术专科学校习画。学业既成,遂返津专志于漫画创作,以连环漫画《老夫子》、《老白薯》和《阿摩林》系列名满京津,广播北国,时人有“南有叶浅予《王先生》,北有朋弟《老夫子》”之说。尽管朋弟画业上名气很大,但为了生计,他曾数次改弦更张,甚至于收笔易辙。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曾一度尝试重操旧业,然而世事沧桑,老天弄人,他的这个愿望很快就化为泡影了。据闻,建国后朋弟改行,一直于中国戏剧研究院从事戏剧美术研究,直至一九八三年仙逝,是年七十有六。据我寓目,除本书之外,朋弟的书封作品尚有《旧巷斜阳(第四集)》《情海断魂记》《柱宇谈话集》《赵望云塞上写生集》和《中国的十月》等。

  话说回来。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的朋弟,其漫画事业如日中天,书封设计不过是其“副业”罢了。然而平心而论,朋弟的这些“副业”却并非应景而作的次品,即以《灵飞集》封面而论,看得出来,此乃凝结其心血之作。以赛金花的人脉,以本书编者和作者的声望,为这部书设计一个好封面,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按彼时的流行做法,我猜想大约有两种选择:一是直接将赛金花玉照印至封面,再配以适当花边装饰,然而这便有些太实,而且赛的颜值并不很高,说不定会与读者想象中的名妓形象落差过大而影响销路;二是延请大书家题署,如此雅则雅矣,但显然又过于虚化,无法满足读者的心理需求。朋弟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反弹琵琶、另辟蹊径,用介于漫画和写实之间的装饰性画法为赛金花造像。读者眼前,乃是一个穿了大襟长衫的清代少妇,垂首低眉,略略做了身段,显得窈窕有致。令人叫绝的是,朋弟竟以看似轻易、实则颇具匠心的创意,在灵飞的面部和足部做了夸张:脸颊上的两团红色,既可理解为因遇客害羞所产生的红晕,也尽可认为是直接涂抹的面脂,十分恰当地表现了人物的特殊身份和性格;至于足部,只不过一个小斜三角,便使“三寸金莲”的风致尽显。经如此处理之后,一个妖娆妩媚的赛金花,就风姿别具地站在那里,竟像是“贻我彤管”的女子,任是怎么看都觉得可爱。此外,在画面整体设色上,作者显然也进行了精心谋划,红、黑、白,仅仅三色,亦可谓单纯,但通过一番铺排、组合、交叉、重叠的调度和使用,观者不仅不觉得单调,反倒觉得层次更加丰富,此为设计上吝于用色、以少胜多的好例。

  《灵飞集》出版距今已将近八十年,而朋弟的离世也已三十余载。然而我并不觉得《灵飞集》是一本老书,除去它所经历的尘与土、风和月之外,它的主人公,它的编者、作者,当然还必须包括它的封面设计者,对我来说还远未过时;而以上所写,也并未能够尽意。于是便想,说不定在某个雪夜,或雨天,我会与三五同好聚集草堂一角,好生谈谈这本书的编者作者,谈谈朋弟,谈谈我的“赛金花”。(文并供图/群姗)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