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有好多经典的影子 可惜只是影子

2017-12-29 09:59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29 09:59:5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任凡

  半年之内两部《心理罪》大电影接连上映,可算是把这个IP炒熟了。有意思的是,这两部电影不仅出品方各不相同,情节上也是完全不沾边,你请你的道士做法,我请我的和尚念经,自顾自地搭台唱戏,除了主人公方木的名字和罪案题材,两部影片再无半点瓜葛,像极了当年《九层妖塔》和《寻龙诀》的正面对抗。这也是当前国产电影生态环境中的普遍现象——遇到有商业潜力的IP,众金主就不管不顾地蜂拥而上,银子落袋为安,大家一拍两散,没人去关心IP本身的健康培养和孵化,于是也就注定没法生产出像《星球大战》《星际战队》或《碟中谍》这样的经典系列。对IP的快速榨取和短视消费,已经形成了电影产业的潮流畸变,因为你不赶快把它做烂,马上就会有别人冲出来把它做烂。

  说回到电影本身。比起廖凡、李易峰版的《心理罪》,徐纪周这部《心理罪:城市之光》不论在剧情搭建还是人物塑造上的确都要胜出一筹。如果说廖李版《心理罪》编得支离破碎,拍得味同嚼蜡,着实找不出什么亮点,那么本片经过导演徐纪周的一番折腾,结合邓超、阮经天发挥相当不错的表演,可以说几乎是差一点就可以及格了。

  电影讲述了邓超扮演的方木已然成长为警界精英,一头花白头发告诉观众他早已经不是菜鸟一只。一系列连环杀人案让刘诗诗扮演的警花米楠和千年配角余皑磊扮演的杨队一筹莫展,不得已还是得求助于方木。然而大家发现,这一系列罪案中的受害者全部都是被舆论谴责的人,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坏人”。那么,诛杀坏人的人是否就是好人呢?又是谁给了他动用私刑的权力?凶手称自己为城市之光,自诩肩负着涤荡城市罪恶的责任。方木也困惑了,正义到底是人人仰视的公理还是少数人手里的杀威棒呢?

  电影的立意没毛病,缺点就是太陈旧。建立在这样的假设基础上的电影估计有上百部,比如10年前日本的《死亡笔记》系列就是经典代表。手握死亡笔记的热血少年一下子拥有了别人的生杀大权。一开始他只用来惩治坏人,可优越感和欲望慢慢主导了行为,对正义的解释也随之出现了偏差。

  如果问题仅仅是老生常谈倒也没关系,影片在回答的层面给出新的认知维度就可以了,然而并没有。不管行为上是多么放浪形骸,方木骨子里依然是传统的——不管你怀揣什么样的动机,你犯法了就抓你没商量。在这样简单粗暴的逻辑大棒底下,影片之前辛苦营造的思辨氛围和试图构建的人物内心瞬间就被统统击碎了,电影的善恶评判也一下子降低了水准。一部探讨正义标准的多角度思辨电影就这样变成了扁平的普法剧。

  具备一定看片量的观众都会发现,在影片桥段和人物设计上,导演还是下了一些功夫的。文淇饰演的少女廖亚凡和方木的关系,几乎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翻版。这个从《嘉年华》里走出来的小姑娘依然没能摆脱凄惨的命运身世,然而戏份不多的表演还是展现了她极具潜力的演技。正当观众期待她能够在人物关系上给予影片有力的内在助推时,这个人物却戛然而止了。她并没能够起到本应起到的、在方木和凶手江亚两个人物之间的润滑作用,这一点着实可惜。

  当看到片尾处邓超再次通过录影解谜时,观众很容易就会联想到导演曹保平拍摄于2008年的《李米的猜想》。那一次邓超扮演的方文通过录影向着李米和观众,将真相娓娓道出,带着几分憨态和十二分饱满的情绪。相比之下,这一次的解谜苍白而鸡肋,因为一方面案情其实早已明朗得再也无谜可解;另一方面方木和米楠的感情本就可有可无,刻意制造的表白也就因此显得极不自然。本片主创们煞费苦心借鉴了那么多经典,试图给本片增添一些分量,然而由于主题的陈旧和孱弱,却呈现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破碎感,最终肢解了力道。

  有时候想想,那些自以为是毫不顾忌学生情感的霸道教师,被街坊四邻鄙视的忤逆儿女,还有长期占用公共空间给他人造成不便的劣质邻居,这些人的种种细微过错往往很难受到惩治,更谈不上量刑,但影响却是十分恶劣的。所谓的伸张正义困难是社会形态发展演进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由于社会结构越来越复杂,任何一项社会程序的履行环节也就变得愈来愈繁冗,表面上看再也没有了非黑即白、惩恶扬善的痛快淋漓,但其实这正是为了确保更多正义得到有效伸张的必要手段。正所谓程序正义比正义本身更为可贵。也许,这才是本片原有的题中之意。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