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癫大世界里的细民景观

2017-12-29 09:55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29 09:55:28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独孤岛主

  半路夺金、文艺黑帮、想要送女友去韩国整容的良善青年,风驰电掣在城乡结合部的摩托车上坐着的着急男女,这些字眼颇似许多我们相当熟悉的极具黑色幽默意味的江湖喜剧电影。《大世界》几乎把所有套路性的故事讲了个遍,围绕装着巨款的包,各方人马展开了有心无意的猎杀行动,最终所有线索汇集到一起,包还是包,钱还是钱,物是人非。

  导演刘健历时三年,以手绘方式编织动画作品《大世界》里的世界,77分钟的影片篇幅不长,却百味杂陈。在电影中的许多空镜头里,旷野无人的公交车站、平房跟前打着最简单直接招牌的小吃店、到处在起新大楼的建筑工地与寂寥周边,让我们看到当今中国同质化严重的城市景观面相,虽然通过台词我们知道这是南京仙林大学城,但在我观看时,脑子里无数次闪回到现居小镇的夏日夜景。

  在这部电影中,无论是建筑公司老板、杀手大哥还是网吧小妹,每个人的脸上几乎都没有笑容,他们的口型也并不完全按照台词来。这种角色与配音之间的间离,从影片中司机被刀架在脖子上后说的第一句台词就开始发挥效果。事实上,观众根本无法从既有的中国动画电影谱系中找出任何可以与《大世界》相同的作品。配音的口音化与文艺腔,叙事过程中不断产生的意外与随之而来的转场,都不断呈现出导演想要在有限篇幅中尽可能落力玩转叙事游戏的意图。

  影片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夜里,所有角色,为了一袋巨款,在仙林展开了追逃惊杀,一切景物,都在黑暗里熠熠生辉。所有角色,在既定目标前都显得眼神明亮。当代中国动画电影直到《大护法》才开始明目张胆地直视人心中负能量的存在,《大世界》显然比前者更进一步,角色更加少言寡语。小张在网吧的电脑前被砸晕,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任何对白辅助,有效刻画出随后到来的沉默老爷叔杀手性格,也再次凸显夜幕下的密林小镇上演的故事,在正常生活情态中具有相当程度的癫狂性质。

  也许在真人电影如《低俗小说》里看惯了角色嘴皮翻飞不停唠叨的观众,在一部动画(尤其是国产动画)中再次与这些伪文艺腔调相逢,会感到一定程度的不适应,但这种不适应也许正是导演想要达到的荒诞效果。正如片中试图砸毁路边监控却反被电击的中年男,是贪欲引发种种人生正常之荒谬的典型一例。以多线聚合的方式呈现叙事中的各种可能张力,是许多在编剧结构上下功夫的影片采用过的方法,在《大世界》中出现,并不出奇,然而搭配影片所建立的小镇背景,则具有了相当浓厚的在地味道。这些在观众眼中并不陌生却又在国产电影中没有能够得到充分展示的景观,经由刘健笔下的夜景空镜头释放出意味深长的魅惑力,也令这场夺命金赛跑的疯癫气质有了更加鲜明的标致性。

  可以说,《大世界》的动态画面所映射出的种种光怪陆离,源自于当下中国的某些时代症候,但用以包装故事的却是极尽夸张的宿命回响曲。形式上的有意错位,征战柏林主竞赛的事实也令泛娱乐化语境下的观众容易忽略其表意中的种种暧昧甚至是似是而非的趣味。正是这种荒诞喜剧与世俗正剧的结合,令影片游离于主流商业电影之外,同时又具备非常积极的介入现实的姿态。

  呈现于《大世界》中的地理、人心上的“大世界”,浓缩于装满了钱的提包中,更四散在深夜里追追逃逃的癫狂之旅里。刘健用富含匠人精神的手绘方式建构出一个有血有肉的疯狂世界,显出一个创作者对他眼中、心底的人间的担当。这样严肃的字眼,加诸一部国产动画的院线长片,可能也是包括创作者在内的大众始料未及的,也许最紧要的事情,是体味《大世界》里种种的好玩,其次是那些令人过目即可勾起多多少少熟悉场景的夜色里的各色风物,比起以往被学者批判的迎合西方的冲奖作品来说,也许展现在片中的这些更真实且注定在时代转变中昙花一现的细民景观,才是最值得珍贵的。(独孤岛主)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