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让钱锺书想起牛津的侦探小说

2017-12-30 09:36 来源:文汇网 
2017-12-30 09:36:50来源:文汇网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刘 铮

  多萝西·L·塞耶斯写的侦探小说Gaudy Night,目前国内有三个译本,不约而同将书名译为《俗丽之夜》。其实,都译错了。此处的gaudy为名词,指英国大学里面一年一度的欢庆会。因此,这本小说或许应该改称《学院欢庆夜》。

  《学院欢庆夜》是一部特别美妙的小说。故事讲女侦探小说家哈丽雅特·范内回到母校牛津大学调查学院内部的毁谤案,后来,追求她的温西勋爵赶来协助并最终破了案。作为侦探小说来看,《学院欢庆夜》 的情节未免简单,悬念也设计得不够吸引人。但把它当作侦探小说看本来就不对,它的妙处全在别的地方。书里写哈丽雅特跟温西勋爵以及温西的侄子圣·杰拉尔德子爵之间的情感互动,细腻,温存,就在好的爱情小说里也少见。至于它写那些在牛津生活的教师、学子的谈吐、举止、观念,就更真切生动了。要我说,《学院欢庆夜》算是披着侦探小说外衣的爱情小说和学院小说。

  《钱锺书手稿集·外文笔记》中有两次读《学院欢庆夜》的记录,分别编入第18册、第19册。不过,依我的考察,编入第19册、编号为110的笔记本似乎时间上要比编入第18册、编号为107的笔记本早得多。编号为110的笔记本应该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记的,而编号为107的笔记本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所记。前面一本记得随意,摘句常是不完整的,后面一本抄得认真,还分别标了页码,然而只摘抄到第225页,也就是原书一半多一点的地方,就结束了,不晓得是什么缘故。

  钱锺书先生的摘句,多数不怎么精彩,至少没有在我看来写得最妙的地方。比如笔记中有这么半句:kiss her expertly before she could dodge him (她根本来不及闪避,他已老练地吻到她),出自圣·杰拉尔德子爵吻比他年长的哈丽雅特的段落。我见过的一个译本将expertly一词译为“轻车熟路”,表达得挺自然,但译者可能忘了,这是圣·杰拉尔德子爵第一次吻哈丽雅特,说“轻车熟路”显然没道理,搞得好像吻过多少回、吻得嘴唇起茧似的。当然,话说回来,塞耶斯用的这个词本来也未见佳。

  小说里,学院女院长讲过一句话,庄严而有气魄,很好地概括了牛津的精神,钱先生第二次读的时候抄录下来了。那句话说:If the love of learning for its own sake is a lost cause everywhere else in the world,let us see to it that here at least,it finds its abiding home (如果在世界上任何别的地方,对学问的热爱都注定会碰壁,那么我们要保证,至少在这里,它会找到它永久的家)。

  钱锺书先生1935-1937年间在牛津大学念过书,他读《学院欢庆夜》会比不熟悉牛津的人更多一分共鸣罢。在编号为110的笔记本里,写着钱先生对这部侦探小说的评语。评语是用英文写的:Perhaps incidentally the best guide to Oxford ways and manners (或许歪打正着,此书成了对牛津情形、做派的最佳指南)。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