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有佳句,无佳篇

2018-01-04 11:21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1-04 11:21:15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钟菡

  《妖猫传》到底是不是一部好电影?也许这是一个看完后,必须要思之再三、反复咀嚼才能打出评分的电影。它不是一部“第一眼佳片”,也不是“第一眼烂片”,它的好和坏像蚕丝缠着败絮一样包裹在一起,让你不甘心捧个痛快,也不忍心一棍子打死。即便抽出一个头绪往下捋一捋,也觉得越捋越繁杂,每一片都那么难以言说,倒不如索性跳出电影标准之外,用诗的标准来看待。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盛唐。《妖猫传》正是中日合作之下,结合本土追寻和异域之眼共同描绘出的一个盛唐幻象,它的华彩之处便是那场极乐之宴。诗仙李白想必也喜欢这场极乐之宴的视觉想象,在云台缥缈间,仿佛能看到他诗里描绘的“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华丽筵席之景,又像极了李贺的“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极致如幻的宫殿,令人想起聊斋里面“玳瑁为梁,鲂鳞作瓦,四壁晶明,鉴影炫目”的异域龙宫。古人对于仙境与王权交织世界的百千年的想象,多少诗赋乃至小说道不尽的绮丽,在这里融化为一场可视的盛宴。

  这场盛宴的视觉呈现,让每一个喜欢诗的中国人感动。它是触手可及,又是流传有序的。你仿佛能从每一个场景元素里,恍然揪出一句古人的诗来。陈凯歌在李白、白居易之后,用他所擅长的艺术形式电影,为盛唐写了一首诗。这首诗里面有盛唐气象、有滋味、有真性情,有李白脱靴的典故,有辞彩铺排,有玄宗、贵妃、安禄山的必要意象,有艺术魅力。它还不是孤芳自赏的,而是能触及人的灵魂,传播进大众心里,这是任何一个当下诗人的笔力所无法达到的。

  极乐之宴所呈现的不是历史上的真相,而是古人诗里面的景象,是陈凯歌所作的盛唐之诗,它做到了电影之为电影最为独到的地方,用声光电艺术创造一个供人游目驰骋的世界。花几十块钱,在电影院里看一首唐诗,体会到千百年来中国人孜孜以求的曼妙仙境,至少在这一点上,《妖猫传》的票价绝对是值的。

  作为一首诗来说,《妖猫传》 有极乐之宴这样的妍辞丽句,已足以传世了。但《妖猫传》也有一些很明显的毛病,熔裁不当,闲笔过多。正如《文心雕龙·熔裁》篇中所谓,“规范本体谓之熔,剪截浮词谓之裁。裁则芜秽不生,熔则纲领昭畅,譬绳墨之审分,斧斤之斫削矣”。不舍得砍掉枝叶,会导致削弱主题,显得故事脉络混乱不明。在《妖猫传》里,很多人物其实没有出场必要,如开头张天爱饰演的“胡旋女”很像是为了押典故的闲笔,加上她,的确有助于玩味白居易笔下的“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飖转蓬舞”。但不加这句典故又如何,陈凯歌电影这首“诗”的主线该是《长恨歌》,而不是《胡旋女》。

  诗歌最难的是叙事,这方面,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堪称范本,而《妖猫传》的叙事则显得有些头重脚轻、支离破碎。这和其中支线过多、人物太杂有关,还有重要的一点,诗中无“我”,缺乏“对手戏”。

  这一点其实大可向白居易学习,比如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杜牧《张好好诗》、白居易《琵琶行》、吴梅村《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等都是听歌女或舞女讲述故事、感伤时事,但白居易的《琵琶行》明显技高一筹。在《琵琶行》的结尾,白居易“反客为主”,拼命给自己加戏,用“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和歌女跳起了双人舞,这场景就鲜活起来了,叙事在人物的交流互融中有了情感的升华。而其他诗里面,大都通篇女主角独白,诗人们冷眼旁观,存在感极弱。像是杜牧的《张好好诗》里“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须”原本是很有“戏”的,仿佛是张好好在跟杜牧说“请开始你的表演”,但杜牧偏偏没接话茬,一笔荡开了去,远不及《琵琶行》感人。

  《妖猫传》同样如此。在《妖猫传》里,空海、白居易都像是旁观者,他们看着这场大唐盛宴,追寻着贵妃之死的真相,却没有真正融入进去。这场叙事诗里,如果空海和白居易都是“我”的化身,他们用求法、作诗在和这场极乐之宴里的人物互动,但他们在以何观点、眼光看着这场极乐之宴时又显得暧昧不明,白居易写好了《长恨歌》却没有改,空海自以为求得密法却又不言。若是放在诗里,都有些像“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须”似的戛然而止,终无“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黯然销魂。

  有些诗有佳句,无佳篇。《妖猫传》正是这样的诗,极乐之宴正是它的传世佳句,但以全篇而言,《妖猫传》又令人觉得少了些思想和观点,不足以真正名垂千古。或者可以引一句张炎《词源》里对吴梦窗的形容,“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这也许不是特别好的评价,但正如吴梦窗词不妨碍人们欣赏和喜欢,眩人眼目,可以给人极致的美感享受,追求电影视觉效果的人,肯定会对《妖猫传》打出高分;但对于想在电影里邂逅思想,来场灵魂洗礼的人来说,《妖猫传》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

  不管怎样,《妖猫传》 都值得一看,至少它可以勾起一丝我们这个时代少有的诗情来。(钟菡)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