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诗自可造名胜

2018-01-04 14:30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1-04 14:30:43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邢本源

  作者:刘祖荣

  许多优美的诗句如今已成为旅游胜地的广告词,或注册商标。譬如崔颢写黄鹤楼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杜甫写泰山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苏轼写庐山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李白写长江三峡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刘禹锡写洞庭湖的“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杨万里写西湖的“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等等,不胜枚举。

名诗自可造名胜

寒山寺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首《枫桥夜泊》的诗作者为张继,唐天宝十二年(约公元753年)进士,流传下的作品很少,全唐诗收录一卷,约40多首。仅凭这首脍炙人口的《枫桥夜泊》,已足令其千古扬名,享誉中外。日本把它列入教科书里,作为小学生朗朗上口的经典传诵。苏州寒山寺更因此诗成为远近驰名的游览胜地。若从经济学计算效益,每年单单国外慕名而来的游客数以万计,产生的外汇收入难以估量。

  寒山寺始建于南朝萧梁代天监年间,原叫“妙利普明塔院”。唐代贞观年间,当时的禅宗名僧寒山重建该寺,后人为了纪念这位禅宗大诗人而易名“寒山寺”。在晚清1906年,江苏巡抚陈龙重修寒山寺以前,一千多年内先后5次(有说是7次)遭到大火烧毁。历代又不断重建,扩建。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初,节度使孙承祐重建佛塔七层。北宋仁宗嘉祐二年郇国公王珪因书张继诗,易封桥为“枫桥”,南宋高宗绍兴年间改称“枫桥寺”。明代洪武年间,僧昌崇又辟建,使其成为中国十大名寺之一。为此诗做碑的骚人墨客有文征明、唐伯虎、董其昌、康有为、启功等,其中晚清著名国学大师俞樾,书写得情感饱满、老练流畅、俊逸洒脱,在现存诗碑中最为著名,寒山寺的碑刻艺术也因此名扬天下。正可谓“名胜未必有名诗,名诗自可造名胜。”

  一首七言绝句,28个字,为何有这般巨大的魅力?

  诗的头两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已写了9处景物:月、乌鸦、霜、天色、江水、枫树、渔舟、灯火和愁绪的旅人。从眼见、耳闻到肌肤感受及内心郁闷,各种通感紧密联系起来。水面不是晃动的湖泊,而是“不舍昼夜”的逝波;灯光不是路灯,不是门灯、楼灯,而是飘忽起伏和轻快疾飞的渔火。无星之夜,霜雾弥漫,一大串意象营造着如梦似幻的意境,把读者带入对“旅人”的无限遐想中。他是思乡吗?或是怀人?是衣裳单薄的凄凉?是盘缠不足的焦虑?抑或仕途的艰辛?

  后两句进一歩引向深邃的生命议题,突破作品囿于“小我”的境界。“夜半钟声”是指古代佛寺为死者送终而撞击的钟,亦叫“无常钟”,并非现在元旦或农历新年的敲钟仪式。宋代彭乘的《续墨客挥犀·分夜钟》写道,无常为旧事阴间的守门者,故以无常钟来形容迎接死亡的钟声。诗中的主人翁流落异乡,在寒冷季节的夜半,独自难眠,正百感交集面对茫茫大千,突然,寒山禅师曾主持的寺庙传來震耳的钟声。诗戛然而止,却余音铿锵、悠远。(刘祖荣)

[责任编辑:邢本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