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场“化学反应”的启示

2018-01-08 10:23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1-08 10:23:26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顾学文

  《国家宝藏》甫一推出,便成为一档现象级节目,尤其深受年轻人喜爱,承载着数千年历史的国宝与今天的新新人类正在发生着一场剧烈的“化学反应”。

  印象中寂寞的文博类节目,如何热闹起来了?

  记者采访节目主创团队,一步步揭示“国家宝藏”背后的秘密——文物是如何活起来的?传统文化是如何走近年轻人的?主旋律的节目如何做得既叫好又叫座……

  收视热现象背后更值得思考的是,我们对“90后”、“00后”的文化需求真的懂得吗?

一场“化学反应”的启示

《国家宝藏》海报

  【认知】

  每一个博物馆都要去一下

  “看到哭,是我上岁数了吗?”

  “95后”米莉边看《国家宝藏》边抹眼泪边发弹幕。

  尽管有《中国诗词大会》和《朗读者》等珠玉在前,但不得不说,《国家宝藏》是2017年年底央视打造的又一大爆款。

  只是火爆最初并不是在央视的播出平台上引爆的。《国家宝藏》的传统收视率并不很高,但在互联网上,它的热浪掀得很快:第一集才播出的时候,节目就上了热搜,在知乎上形成了话题,在豆瓣上得到了9.5的高分;上线腾讯视频仅5天,播放量就突破了3000万,很快达到了6000多万,如今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高;节目在以“95后”、“00后”为收视主力的B站上,点击量迅速跨越爆款门槛300万而达到了惊人的1200万,近20万条弹幕扑面而来,各种花式表白——“好爱这个节目”,“立志每一个博物馆都要去一下”,“此生不悔入华夏”……

  可见,《国家宝藏》火在了网络端、移动端,征服的是大量年轻观众的心。无怪乎节目总制片人、央视综艺频道节目部主任吕逸涛一再说,要搜集全媒体传播数据,否则不足以准确、客观地反映节目受欢迎程度。

  承载着“上下5000年”中华文明发展精华的国宝文物,与人们印象中爱玄幻、爱追星、爱耍酷的“90后”、“00后”,怎么会发生这么剧烈的“化学反应”?

  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节目制片人、总导演于蕾时,她反问:“我们老想着 ‘90后’、‘00后’应该是什么样的,可我们想的就一定是对的吗?”

  于蕾出生于1979年,两年前开始酝酿要做一个文博类节目时,她最大的目标和最大的迟疑都是节目能否受到年轻人的喜欢,为此,她专门去找B站内容总监聊天,对方告诉她的两个事实让她十分意外:一是现在的“90后”普遍特别爱国; 二是B站上最火的IP居然是上世纪90年代唐国强版的电视剧《三国演义》。总之,“90后”、“00后”并不是传说中的傻白甜、喜欢无脑的东西,而更渴望有价值、有营养的知识。

  “我后来理解了。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这个国家的苦难岁月,他们自打出生,就看着这个国家一天天欣欣向荣,所以他们的身体里装满自豪,特别能被展现祖国伟大、文化灿烂的节目所燃爆。”于蕾说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也迷《三国演义》,一到播出时间就搬张小桌子对着电视机抄台词,“‘70后’和‘90后’的鸿沟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大。”

  抄台词的于蕾们和最爱拿 《三国演义》做“鬼畜”(指通过剪辑,用频率极高的重复画面和声音组合而成的一段音画同步率极高的视频)的“90后”、“00后”之间,差着十几、二十几年,按现在流行的“三年即一代”的说法,这当中赫然隔着七八代,是什么共同的东西打动了时间轴两端的他们?

  吕逸涛的话一针见血:谁没年轻过?

  他认为,今天的年轻人和曾经年轻过的我们是一样的,只要处在青春的阶段,都会对历史的宏大叙事、对本国的灿烂文明报以热忱。文物看似古老,但承载着历史文化,维系着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当《国家宝藏》以“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相结合的方式讲述文物从古至今的故事时,年轻人从中看到了凝聚在文物身上的古人的智慧和精神,就会自然而然地为中华文明喝彩,为身为华夏儿女自豪。

  认识了年轻人的“真面目”,看似冷门的文博,在于蕾他们看来就不是冷门了。“《我在故宫修文物》不就是从B站上火起来的?文博是个富矿,是个好东西,它能吸引我,一定也能吸引今天的年轻人。”于蕾说。

  于是,于蕾、汤浩在2015年的时候,组队策划《国家宝藏》项目,并参加央视的创新节目大赛,拔得头筹,获得了海外培训的机会。在英国受训的40天里,她抽空逛遍了伦敦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深感“老外”的生活里,博物馆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去处,“人们可以去博物馆上课,也可以去博物馆谈恋爱,博物馆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反观我们,从老到少,都知道文物是个好东西,却并不都知道好在哪,故宫成了全国人民到此一游的旅游景点。”

  这段经历更坚定了她做《国家宝藏》的决心。

一场“化学反应”的启示

 《国家宝藏》由张国立担任主持人

  

  【模式】

  原来节目还可以这样做

  项目启动时,于蕾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想要普及“国家宝藏”,但普及什么、怎么普及,都不明确。“我们团队做了这么多年包括春晚在内的大型棚内节目,就想这次要不做个外拍吧,所以开始的方案更像是一个纯户外的真人秀,总之,跟现在除了名字一样,其他都不一样。”于蕾回忆道。

  在推进过程中于蕾发现,最初的点更多考虑如何接地气,显得细巧了些。“团队不停地推倒重来,中间还想过做与吃穿住行相关的文物,总之就是想引起大家对文物的兴趣。”于蕾说。摸索一个对的方向是最煎熬的,吕逸涛鼓励说:“要对得起‘国家宝藏’这四个字,要做国家台应该做的事,不去跟人家拼娱乐拼嗨。”

  俗话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世间的事往往是初心易得,始终难求。于蕾们的初心是让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关注文博,让传统文化“活”起来,可怎么引人关注、怎么“活”起来,始终有个方法论问题。时代不同了,今天的年轻人和过去的年轻人毕竟有所不同,如果不能深刻意识到不同,依惯性做一档介绍文博知识的传统节目,《国家宝藏》不会有今天的成功。

  吕逸涛一直很注重受众研究,在他看来,老一代的观众习惯于单向的线性传播方式,而今天2.77亿“90后”网民,是在指尖上长大的,网络培养了他们很多习惯,比如多点接收,即可以在一时一地同时接收多种信息,对知识的渴求是他们的群体特征之一。还有速度感,他们要的是立刻、马上,如果一个移动端页面加载时间超过5秒,就会流失掉超过70%的用户;如果一档节目不能快速、有趣、密集地提供年轻人知识,就没法吸引他们看下去。

  知道了年轻人是什么样的,就要给出和他们匹配的东西,主创团队逐渐认识到,改棚内为外拍只是形式上的创新,重要的还是内容、内容、内容。

  和以前的综艺节目不同,《国家宝藏》的演职员表上有“模式研发”一栏,汤浩既是节目的执行总导演,也是模式研发者之一。他解释,《国家宝藏》 是一种纪录片和综艺节目的结合模式。影视界有位前辈曾经说过,要把纪录片拍得像电视剧那样好看,要把电视剧拍得像纪录片那样真实:真实满足了年轻人对知识的需求,好看则适应了现代人的收视习惯。文物以纪录片的方式被讲述过多次,但纪录片的形态比较阳春白雪,覆盖的人群不大;而综艺既是广大观众喜闻乐见的节目方式,也是央视综艺频道创作团队的基本功。“我们发挥所长,用综艺这个外壳,去包裹一个大家以为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厚重的东西,让大家愿意去走近,走近后才能发现:哦,原来这东西是和我有关系的。”

  对此,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评价说:“在人们的刻板印象中,博物馆和文物是严肃、沉重的,综艺节目是娱乐有趣的。两者如何共处?一个共同的价值承载,就是文化。《国家宝藏》把纪录片和综艺节目两种形式融合运用,以文化的内核、综艺的外壳、纪录片的气质,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

  这种“综艺+纪录”的模式以前从没有过,以致于节目开播前,于蕾向台里负责销售的同事介绍了一个多小时,同事还是听得云里雾里,“一个劲儿地问我,你们的节目和哪个节目比较像。我没法回答,因为没一个像的。”于蕾说。第一集播出后,那位同事在于蕾的朋友圈里点赞留言:“原来节目还可以这样做!”

[责任编辑:贺梓秋]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