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以笔墨思考传统与生活

2018-01-08 15:14 来源:羊城晚报 
2018-01-08 15:14:25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邢本源

  作者:孙晶 唐锦佩

  国画的传统标准与现代生活趣味之间的冲突和融合,将给书画界带来哪些耳目一新的作品和思考?就在临近新春、辞旧迎新之际,钟情于水墨丹青和诗情画意的书画爱好者将迎来一次近距离接触岭南书画家的机会。本月13日,两位国画家陈永锵和区广安将联手在广东档案馆举办一场以“传统·生活”为主题的画展,上百幅精心创作的作品将一一亮相。

  上世纪初兴起的岭南画派大胆革新,博取众长,而以广东国画研究会为代表的传统国画则精深神奇,源远流长,两者都是广东国画艺术的重要支柱。本期“名家话收藏”栏目专访了两大画派的代表人物陈永锵和区广安,请他们谈谈如何通过合办画展的形式,用书画语言共同来诠释传统与生活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一场关于艺术思想和美学追求的心灵碰撞。

以笔墨思考传统与生活

仙乡 97×45cm 2014年 陈永锵作品

以笔墨思考传统与生活

相忘在江湖 70×46cm 2017年 陈永锵作品

以笔墨思考传统与生活

区广安山水作品

以笔墨思考传统与生活

区广安人物作品

以笔墨思考传统与生活

雄姿英发 97×183cm 2017年 陈永锵作品

  艺术离不开 传统与生活

  壹

  羊城晚报:这次展览的缘起是什么?你们一位是岭南画派的代表,一位是传统国画的继承者,为什么会想要一起来办画展?

  陈永锵:其实这次要合办画展是很自然的事,我跟区老师都是西樵人,我们相交二三十年了,大家都画画,觉得合起来办一个展览是有意思的事。而且他的画比较倾向于传统的审美,我的画比较倾向于现实的审美。我觉得这两种不同风格的画在一起展览,能给观看的人带来更多的思考。

  区广安:我跟锵哥是几十年的老友了,他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师长,几十年来我们一直惺惺相惜。锵哥很早也说过了,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办个展览,这次刚好有这个机缘能让我们共同办一次展览,而且我们两人包括我们的画还是有挺多共同点的。

  第一,我们都是南海西樵人;第二,我们两个都是属鼠,刚好差一轮;第三,最大的特点是我们都喜欢画画,都是广东地域的本土画家,都是广东岭南的土壤养育的画家,我跟着前辈们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的画以山水为主,锵哥是花鸟大家,虽然有一点区别,但锵哥同时在山水、花鸟、人物、连环画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而我也是各种类型的画都有所涉猎。我们两人的画路都比较广。

  锵哥还喜欢写诗,写文章,是“分春馆”朱庸斋的门人,我也很喜欢诗词歌赋,而且是跟“分春馆”朱庸斋的门人吕君忾老师学的,从学诗来说我们两人还是在同一条道,同一条脉络上。

  当然,我们也有不同点:他的画中更喜欢色彩,我的画更喜欢水墨。

  羊城晚报:本次书画展的主题是“传统·生活”,为什么会想用这个主题?

  陈永锵:“传统·生活”不等于说区老师是传统,我是生活,二者不能区分开,艺术是离不开传统,也离不开生活的,我平日的生活都离不开传统,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也有传统,他也有生活,他倾向于传统国画的审美,但也有生活。我的价值观是从来不把画画当作事业,画画只是我的一种主要的生活方式,也是我生命的形态。

  我的经历令我在艺术的道路上与区老师有不同的表现方式。我8岁的时候,我爸爸看我很喜欢画画,就给我买了一本书,叫《齐白石老公公的画》,当时还没有老师指导就胡乱画起来了。跟老师学习之后就比较规范了,但写生只是注意这朵花美,那朵花也美,画出来还是很单纯的。

  到我20岁了,我陪着爸爸妈妈一大家子回到农村,回到故乡西樵,这也是我第一次回家乡,刚开始去的时候有点惆怅,但回到家乡第一次见到西樵山我就爱上它了,它很安详,也很优美,当时我就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回来。这之后我对大自然的感情就发生了质的变化,以前是比较肤浅的,之后是一种热爱。

  回西樵之后我就当了农民,跟植物的关系就不再是旁观者的关系,它们跟我一样,我在它们身上看到了一种不屈不挠、生生不息的张扬的生机,以前看花鸟只是觉得美,后来就觉得它们很有朝气和生机,所以我画画不是为了画花、画树,是为了歌颂生命。

  美国有一位评论家评论我为“一个热情的生命歌手”,说我喜欢歌颂生命、歌颂太阳,我的画基本上都有颜色,喜欢灿烂和辉煌。我觉得它们都是我的朋友,以前喜欢爬到树上一动不动等小鸟来,看到我没有伤害它的意图它就在我面前跳来跳去。为了画蜗牛,我会花一个小时来看蜗牛,很多画家画蜗牛喜欢画两个触角,实际上它有四个触角。

  所以,我的画来源于在生活中产生的美感,尤其能让我产生一种美学思维,让我特别想去画它们,我就走上了这条路。

  我想艺术家的审美倾向大约有两类,但都是相互交叉的,不是截然分开的:一种是像区老师一样的,对传统有着很深的热爱,认为在继承传统的美的过程中能吸收很多的灵感;另一种是像我一样的,倾向于现实生活中的审美,我能在这当中得到很多的乐趣,就更多去画跟这些有关的画。

  区广安:我七岁跟着广东国画研究会核心成员卢子枢的弟子袁伟强老师学画,他是我小学的图画老师,一直很喜欢我,放学之后、周日就叫我跟着他画,一跟就跟了几十年。我们都是在岭南文化的熏陶和养育下成长起来的。

  我偏向于传统,沿着传统的脉络来传承,在审美上更倾于传统的艺术取向,但同时我也认为岭南画派一样是从传统发展而来的,都是中原文化的不断延续,只是我们两人最初师从不同,在表现形式、表现语言上存在一些差异。

  我很赞同传统和生活是分不开的,传统也是很讲究生活的。比如古人画的鹤,鹤膝长度、比例都非常准确,所有的画都是由生活而来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并不是传统就没有生活,生活就没有传统。

  岭南画派 是思潮不是帮派

  贰

  羊城晚报:两位分别是岭南画派和广东国画的代表人物,怎么看这两个画派之间的差别,对于艺术派别之间的追求不同有何看法?

  陈永锵:一百多年前对岭南文化影响最大的事情是什么?辛亥革命。十香园是岭南画派的摇篮,“二高一陈”都是居廉的学生,受到孙中山“推翻帝制,走向共和”这种时代新思想的影响,受到世界性的先进思潮的影响。“二高一陈”首先是革命者,出于一种民族的义愤,认为文人不能再躲在书斋里面“之乎者也”,必须走上街头参与革命,其次他们还是画家,他们用革命情怀对艺术作出了思考,从而产生了岭南画派的思潮。岭南画派并非地域性的,也并非这些人自称为“岭南画派”,而是后来的人们在研究美术史的时候,要对“二高一陈”的美术革新做出总结,因此来进行赋名,认为他们都是岭南人所以才称岭南画派。

  我认为岭南画派不是一个帮派,它是没有组织的,是一种源于辛亥革命的思潮,主张包容、坚守与创新。岭南画派具有很强的现实关怀,而且“不定一尊”,没有领袖,“不泥古而不化”,不画地为牢,不固步自封,要包容创新,具有先进性。中国传统画跟岭南画是好朋友,并没有吵架打架,都有着中国文人的风骨,心是一致的。我们有写生也有临摹,临摹是在体会古人对于艺术的理解,理解中国画“美”在哪里,这种美感不是对于物象的描述,而是构成物象的审美元素、水墨。

  区广安:现在画坛上仍然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争论。中国画总是说笔墨,我认为笔墨其实就是一种词汇,像我们写文章的词汇,用不同的词汇就会写出不同的文章。在画中具体要表现些什么内容,最根本的还是要看你的心,你的心境要表现在画上。

  我认为广东的书画艺术有两个支柱,一个是从传统而来的,从中原而来,历史源远流长,这一脉以“广东国画研究会”为代表。在上世纪从根源脉络上又出现了一股新生力量,就是岭南画派,提出了“折衷中西”吸取了日本、西洋画的先进技巧,丰富了绘画的语言。

  两者成为了广东国画艺术的两个支柱,既有传统的,也有不断发展的新生力量,近百年来就是这两根支柱支撑着广东的国画艺术。

  传统有多深就能走多远

  叁

  羊城晚报:走入艺术道路几十年,二位作为卓有成就的画家,如今有着怎样的艺术追求?你们认为什么样的艺术作品才堪称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陈永锵:音乐是用声音来构成的吗?不是,是用乐音来构成的,乐音组成了无穷无尽的音乐,中国画是什么组成的呢?不是用客观的物象来构成的,是用笔墨,笔墨是中国画最基本的审美元素,积点成线,积线成面,提按停顿,就跟音乐的乐音一样,一笔一画都要有美感,这种美感是一种艺术语言。画什么不是问题,怎么画才是问题,怎么画才体现了一个人的艺术修养。

  袁武的话说得好,一幅好的画要有三个特点:第一,原创性;第二,要能体现你的艺术功力和涵养;第三,要能体现你的美学激情和美学思想,就我而言,我画画是想要张扬生命,歌颂生命,所以我的画都喜欢饱满,喜欢有力,我不要柔柔弱弱,招人怜惜,也不要一枝独秀,孤芳自赏。我喜欢阳光,喜欢向着太阳唱起歌,我要跟众生合唱,我的画没有俯视,没有仰视,物我是平等的。当你形成了自己的美学思想之后就不会再找不到北。

  我们这个画展的主题是“传统与生活”,不是要比较谁画得好,而是要去引起大家的思考,只要能够触动别人,引起别人的思考,我们就算作了贡献了。

  中华民族的精神,我个人认为非常重要的就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自强不息连蚂蚁都懂,但是能够体会“厚德载物”思想深度的人却很少,如果自强不息是天,厚德载物就是地,大地母亲能够康复一切生命,收容一切死亡。我写诗歌颂树,歌颂青苔,人们总是骂浮萍,随波逐流,但我也歌颂它,它的生命力是很强的,就像我们的老百姓一样。岭南画派强调现实关怀,不主张贵族艺术,要走向老百姓,看重形神兼备,欢迎雅俗共赏,你说我的画俗也没关系,“俗到极致自有神”,我要走的是自己的路。

  古语有云,“立志不随流俗转,留心学到古人难”。

  区老师很用功,深刻研究传统,做日课,但我不是,我只是想做一个喜欢画画的快乐人。打个比方,我与区老师走在同一条河岸上,但走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他想要登高山,越走越艰难,一不小心松手或者打一个喷嚏就容易倒退,路越走越窄,但当渐行渐到山的高处,也要更加懂得舍弃,“登高而呼,声非加疾也,而听者远”,经历过千难万险,越到高处越能体现个人的价值和成绩。但我比较懒,我要向着大海,从善如流,海上也有险滩、急流,但路越走越宽,只不过“在山流水静,出山流水忙”,队伍越来越大,到了大海谁也分不出谁来,都只是太阳底下的一朵水花,默默发着光。

  区广安:我认为画什么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能体现人的精神追求,要表现一个人的胸襟、抱负、学问,传统笔墨是前人积累下来的智慧的结晶,我们要进行传承。艺术是没有标准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是看到什么画什么,而是想到什么画什么可谓画由心造,这是我的追求,从传统当中吸取养分,现在我还是在跟着古人走,亦步亦趋。有人问我有什么规划,我的规划就是七十岁以前跟着传统的步伐走,七十岁以后,从心所欲不逾“道”。我现在还是处在学习阶段,在不断丰富自己,吸取营养,我始终坚持一点:传统有多深,就能走多远。

  从我个人的经历,我感觉画家需要具备三个元素:缘分、勤奋和天分:缘分又包括地缘、师缘和机缘。好的画作一切都会体现在画上,画家学习了多少,修养如何,包括缺少哪些养分,在画上都会暴露无遗。

  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希望成为仁者,背负很重,我的追求是苏世独立,横而不流,还在不断艰难前行;锵哥是智者,视野宽广,现在已经在大海里尽情遨游。(孙晶 唐锦佩)

[责任编辑:邢本源]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