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海琼:《风筝》的诚心换来观众真心

2018-01-09 09:52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1-09 09:52:18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冯遐

  2018新年伊始,一部搁置四年的旧剧《风筝》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走红了。意料之外是因为这部剧无IP加持、无流量演员,四年时间电视剧市场足已改天换日;情理之中是因为这部剧的坎坷命运一直备受业内关注,而由《暗算》在前,“柳云龙+谍战剧”的组合标签对观众始终是一大吸引力……剧集播出后,豆瓣评分8.1,口碑一致叫好,收视率更是横扫荧屏,稳居第一,双台(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包揽前两名。女主角罗海琼在《风筝》之后没怎么接过戏,如今《风筝》热播让她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甚是感慨,“在这个浮躁的大环境下,我们这样一部良心之作虽然有几年了,但还是会唤起观众对好作品的认同,我想说的是踏踏实实做剧本、做剧,任何时候都是王道。观众都是很厉害的,有好剧他们自然会追,创作者们的诚心才能唤起观众们的真心。”

  寻找影子贯穿始终

  《风筝》的故事讲述了国民党军统王牌特工“鬼子六”郑耀先(柳云龙饰)在多方势力追杀中,巧妙隐瞒我党情报人员“风筝”的真实身份并完成任务,前后横亘三十年,跨越从内战到1949年后多个历史时期,以独特视角讲述一个共产党王牌特工跌宕起伏、沧桑苦难的人生。从观众的视角看,“风筝”的身份从第一场审讯的重场戏中就已经亮明,而在此后的四十多集中,“影子”这位潜伏在共产党高层的国民党特务到底是谁就成了最大的悬念。“找影成了观众看剧的一个最主要的任务”,罗海琼在接受采访时强调。

  “影子”到底是谁?是已经坦白曾经叛变革命且选择自杀的江万朝吗?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说服观众,他显然只是“影子”的一个影子。而剧情临近收官之际,谁是“影子”也几乎已有确定的答案。“让观众不要看出来谁是‘影子’,这是整个戏的任务。”为此,罗海琼说那就把人物做减法,处理得越简单越好,千万不要复杂,因为一旦复杂,心理活动和表情变化一多,观众肯定会早早怀疑。“我以前演戏总爱把人物处理得稍微能讨喜一点,不要太讨厌,《风筝》完全没有,我不怕观众在前面不喜欢她,因为我确定最后的那一下一定会打动观众,因为她太真了,藏都是那么真。”

  女性角色男性演法

  回想起接拍这部戏的过程,罗海琼用“得之我幸”来形容。原定的女主角因为脚突然受伤,剧组在开机十几天后不得不面临换人。找到罗海琼时,她处于半停工状态,以在家带娃为主。听说剧组已经开机要临时换人,罗海琼最初从心里是抵制的,因为这种急茬任务的准备时间太少,仓促上马很难说能拿出最好的状态。在同为圈内人的老公的一再要求下,罗海琼才看了剧本,“我老公说,如果你将来自己做剧,你总要知道好剧是什么样的啊。被他催着我就去看了三集,韩冰都还没出场呢,我就决定要接。”

  不过,由于从《借枪》之后将近三年没拍过戏,罗海琼已经不是演员的状态了,刚去见柳云龙时,柳云龙的反应一度让罗海琼不太自信,“他说,呦,你现在长这样?我说我啥样啊?我俩就随便聊了聊,临走时导演跟化妆师说,先别剪头发,我说这是不想用我?后来,直到导演认可了,我开始剪头发,所有东西就来了。”

  罗海琼的自信从第一个镜头就回来了,“第一个镜头是我拿着望远镜在看飞机,望远镜一放,我大声说,走……导演说太二了,太对了,这个‘对’就是韩冰身上该有的东西,她绝对不是一个女性的东西,这是我对人物一种下意识的理解和塑造,也正是导演想要的东西。”

  罗海琼调侃说,韩冰虽然是女一号,但她觉得自己始终都在演一个男人,“她上过战场,打过仗,前期不允许她有任何情感,情感为零,准备这个角色时能体会到那种压抑,特殊战线上的人就是这样;后期当她的情感慢慢往外溢的时候,我就不用演了,很多生活给予我的东西就会不自觉地带出来。”

  浮躁环境再论信仰

  和很多优秀的谍战剧一样,《风筝》的热播同样引发有关信仰的讨论,罗海琼对此深以为然,“是关乎信仰的问题。这个戏传递给大家的就是职业信仰,我觉得全社会的人都要把信仰扎实下来,包括这个戏也是一样,我们踏踏实实地做了一部这么好的剧,也是这个行业的职业信仰。”罗海琼透露,《风筝》拍了七个月,但大部分演员只签了三个半月的合同,没有一个演员去谈条件,这点特别让人感动,“我们只有一个组在拍,导演又是一个很坚持的人,很多场景要是没准备好,他宁愿不拍。比如,我的戏本来说好是上午十点拍,可能到下午三四点钟还没拍到我,导演会过来特抱歉地说,还差两条才能拍到你,我说没事儿,你踏踏实实拍。他们真的是在认认真真做事,要是混事儿的剧组,多呆十分钟我就炸毛了。”

  但如今的大环境,混事儿的剧组是越来越多了。罗海琼也直言,行业的很多标准已不复存在,好的差的已经审美模糊,“既然打算再出来拍戏,这些需要我用一个零的心态去面对,去适应,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属于我个性的东西。没办法,谁让我们遇到市场转型期呢,这是我们的命,演员就是这么无奈和被动。但是,我一直相信坚持的意义,《风筝》光做剧本花了三年,现在才播,还是这么受欢迎,这就是坚持的意义。我也想通过这个戏,唤醒行业,真诚的东西还是大家最想要的。”(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剧评

  《风筝》永远连着信仰的线

  随着《风筝》的热播,收视一路走高,观众好评如潮。46集的剧情,结构紧凑,反转自然,将谍战剧拍出了新高度。

  整个故事以1946年的山城为背景,中共情报人员与国民党中统、军统等几大势力互相渗透、掣肘,上演谍中谍、计中计,包袱不断,悬念直到最后才被完全揭开。柳云龙此番集导演和主演于一身,饰演名为戴笠手下“八大金刚”的老六、实为代号“风筝”的中共情报人员郑耀先。

  如果总结《风筝》中郑耀先的一生,隐忍和信仰两个关键词必不可少。剧中,为了革命必须隐忍的精彩桥段俯拾即是。郑耀先在敌特监听监视下不仅要审讯中共情报人员曾墨怡,最后还要奉命亲手将她带入刑场;眼看着江心、陆汉卿等一个个被杀害,但为保大局又无法施于援手,有心而无力,必须隐忍,要多煎熬有多煎熬,要多戳心有多戳心。在意大利歌剧《蝴蝶夫人》的烘托下,郑耀先为女友程真儿点了她爱吃的八分熟牛排,等来的却是噩耗!同为情报员的女友在窗外被中统高占龙设计用汽车撞死,瞬间两人阴阳两隔。尽管内心肝肠寸断,却必须强忍悲痛,伪装优雅的样子继续就餐。

  “我忍了十年,不知道接下来我还要忍几个十年,我这一辈子,还能活几个十年啊?我什么时候能够活得像个人?”郑耀先的苦楚让观众窥见那个年代中共情报人员的艰辛。没有坚定的信仰是根本无法完成情报使命的。为了能像一把尖刀,在关键时刻插在敌人的心脏,郑耀先成了令人咬牙切齿的军统“六哥”,并以足智多谋和心狠手辣著称。没办法,若要不被怀疑,只有比军统更像军统,但所有的伪装都是为了能够更好完成自己肩负的使命。

  1949年后,郑耀先化名国民党留用人员周志乾,在不被认可的情况下仍然坚守在革命一线,又体现出一个共产党情报人员对信仰的坚守。《风筝》这部剧着力打造郑耀先的身份形象尽管命运多舛,经历各种“考验”,他始终不忘初心,坚持信仰如磐,牢记使命如山,直至完成他的任务与使命。(冯遐)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