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从舞剧《南京1937》到《记忆深处》

2018-01-10 09:11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1-10 09:11:39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佟睿睿

  舞剧《记忆深处》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题材,12年前,同样的题材我还编创了舞剧《南京1937》,那是我的第一部舞剧作品。相信同一题材做两部舞剧的人不多,但我一直觉得以舞剧的形式从不同视角呈现南京大屠杀,是件值得做的事情。所以,在2017年9月18日《记忆深处》南京试演的时候,有心的观众带来了《南京1937》节目册,我内心深为感动,也颇多感触。

  12年前创排《南京1937》,只是觉得有责任,便不顾一切凭着一腔热血投入进去,就像后来评论说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想想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可能正因为这份心无旁骛,所以12年来尽管创作了许多其他作品,那段历史惨剧、那些鲜明的人物以及整个创作心路过程始终萦绕在我的心里,总觉得应该再往前走一步,希望南京大屠杀题材再次回到舞剧舞台,哪怕只是复排。在解决版权问题之后,这个念想终于有了变成现实的可能。

  《记忆深处》是我的再次努力,不仅希望再走出一步,而且希望走深一步。南京大屠杀曾经以多种艺术方式呈现,创排《南京1937》时,对于如何充分利用舞剧的艺术特点表现大屠杀的残酷,我的心里曾十分纠结。尽管如此,有一点是确定的,不是简单地再现一段历史。面对太多的不该忘却,我们把创作焦点集中在两位女性身上,一位是南京大屠杀曾经的亲历者、见证者魏特琳;另一位是南京大屠杀史实的现代记录者张纯如,两位处在不同时空但都与南京大屠杀惨剧命运相关的女性。于是一切便豁然开朗,剩下来的只是如何突破传统的舞剧创作手法的束缚。

  一旦投入,内心多年的积攒便不由自主地冲向舞台。挑战显而易见,何况面对的是自己的作品,曾经在舞剧结构和舞蹈编排上有大胆创新和突破的作品。好在这么多年不断的思考和积淀,有志同道合的伙伴相助,我自信能够克服挑战。在与江苏省演艺集团接洽后,一拍即合,于是有了现在全新的舞剧《记忆深处》。

  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2015年,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13亿中国人的记忆自此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南京大屠杀更加深深铭刻在历史柱上。当初,《南京1937》通过张纯如和魏特琳两位“二次大屠杀”受害者的相似命运,来警示南京大屠杀在精神层面的延续。如今,这个现实意义已然以更高的共同记忆的形式整体实现了。

  在这样的创作背景下,《记忆深处》把目光投向大屠杀惨案的个体亲历者埋藏深处的记忆,投向黑暗日子里人们守望相助、舍身忘己、坚韧勇敢中迸发出人性的光辉,投向在炼狱里人物的不同侧面。它像一面透视镜,扫过那厚厚的人物日记和回忆,忠实记录人物的复杂性而不是刻意追求故事情节的戏剧效果。归根到底,《记忆深处》的戏剧性在于大事件中人物本身。

  这是一部心理戏、人性戏,是一部真诚的、非虚构的舞剧。在形形色色的标签和脸谱面前,留在我脑海深处的人物底色:拉贝们是可敬的,魏特琳们是虔诚的,李秀英们是勇敢的,东史郎们是诚实的,张纯如们是执着的,还有那些日本右翼是可憎的。透过30万冤魂的呐喊和刽子手们的残暴,每个人都混合出不同的生命质感。

  面对沉重的南京大屠杀,将这些不同质感的生命有机会聚到一部舞剧中,传统的故事结构和创作方式显然无法有效承担。有了12年前大胆创新与突破的先例,《记忆深处》再次探索尝试全新的剧情结构,用散发式甚至意识流的方式组织整个事件。舞剧依然从张纯如的角度切入,并贯穿整个事件和人物,但救护者、幸存者、施暴者、忏悔者、否认者等主要人物不是在同一个事件逻辑中发展,而是找到彼此之间的联系,齐头并进;不是以单一的故事铺陈全剧,而是让独立的典型事件相互印证,共同指向一个真相。

  在这样的大结构下,每个篇章都是一场相对独立的对话,既是与张纯如的对话,也是与过往、与人性、与良知的对话,最终归结为善与恶的较量。相比《南京1937》每一个篇章中张纯如与魏特琳的生死对话,以及魏特琳既希望张纯如一路追逐真相又希望她远离真相的矛盾,《记忆深处》架起篇章与篇章之间桥梁的是一句句不解之问:是张纯如在问,千千万万的生命因他人的无妄狂念而毁灭;是拉贝在问,谁会相信日本人竟然会犯下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是日本老兵在问,每个人怎么都变成了魔鬼;是魏特琳在问,每天祷告的上帝此刻在哪里;一边是李秀英身上的疤痕已经被岁月的皱纹掩盖,另一边是日本右翼在对南京大屠杀的否认和歪曲中继续施加伤害。

  相应地,就像当年《南京1937》舍弃了传统舞剧所谓的“爱情因素”和经典的男女爱情双人舞,《记忆深处》的编舞淡化了叙事性,而是用最直接有力的舞蹈语汇捕捉和呈现人物情感最强爆发点和心理矛盾的最敏感处。从提炼出具有强烈雕塑感的灵魂之舞的大开大合,到主要人物身体语汇的张弛顿挫、细致入微,舞蹈的编排聚焦人物所处的具体环境,多层次多角度表达其情感和心理的变化,直指记忆深处不可忘却的部分。

  至净至简的舞台把一切都留给了舞蹈本身。《记忆深处》不以“美”为前提,甚至任何形式美的东西都会被标记为对舞蹈本身的一种干扰。作品以“真”为基础,严格对照史料,忠于真实的人物和事件,立于对人性本真的表达,但同时也注意避免走向另外一端,使舞台充满血腥杀戮的场景。只有在总体内敛的风格下,人物才得以在南京大屠杀事件中突显,内心得以从悲惨命运的笼罩中挣脱。让最黑暗时刻仍然闪烁的人性微光,成为照亮未来的灯塔。

  2005年《南京1937》上演时,张纯如的父母和弟弟专程来到保利剧院观看,他们感慨地说在舞台上再次见到了真实的张纯如。此情此景至今历历在目。12年后,张纯如的父母再次对我亲切寄语,让张纯如精神一直延续。2017年12月15日,一位看过《记忆深处》宣传片的美国友人,专程携带剧照前往张纯如墓前祭拜,也带去了我真诚的告慰。

  《记忆深处》将在2018年5月,先后在南京、北京、深圳、上海等地上演!借用一位朋友的留言:记住过去的黑暗,是为了看到未来的光明。(佟睿睿)

  注:原标题为《灵魂,在黑暗的微光中跳舞》

[责任编辑:李姝昱]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