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平小小说的立意和艺术个性

2018-01-10 09:2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8-01-10 09:24:36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杨晓敏

  20多年前,我还是百花园杂志社一名编辑,因为一篇叫《摔跤》的小小说,申平成为我重点联系的作者。虽然这篇优秀的作品并未大红大紫,作者在情节推进中体现出来的控制能力、语言表述上的个性化追求,却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众所周知,小小说这一新兴文体在上世纪80年代尚处于襁褓期,远未形成独立的文体形态,更谈不上成熟理论的引导和规范。众多的小小说写作,只能蹒跚在实践探索的路上,无法摆脱短篇小说写作技法的窠臼以及认识上的局限,多为脱水干菜式的缩写。像《摔跤》这样的小小说,作者在字数限定、特定环境的选择、典型人物的形象塑造以及主题思想的开掘上,自觉兼顾于一体,尤为难能可贵。它为申平的小小说创作开启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小小说易写难工,大多数小小说作者往往只能停留在以粗疏的文字来编织故事的阶段,能走到真正文学意义上的“作家”行列的,少之又少。小小说写作亦是一项寂寞又艰苦的差事,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的,更属凤毛麟角。让人欣慰的是,这两者,申平幸运兼得。

  30余年,千余篇小小说,18部小小说集,小小说金麻雀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各种奖项50多项,作品还被翻译介绍到国外,进入大中专教材,被改编成影视作品。申平也因此获得“优秀专家、拔尖人才”“一级作家”等诸多荣誉称号。小小说对他回馈可谓丰矣!

  这部《记忆力——申平小小说30年选粹》更是精益求精,优中选优,可谓篇篇精彩,字字珠玑。要从千余篇作品中筛选出32篇作品,对自己的创作做一次郑重总结与回顾,可见申平对此书的重视。这是一本精品小小说集,又是一本能较全面反映作家创作水准的小小说集。

  申平是典型的实力派小小说作家,擅写传奇人物的命运,擅讲传奇色彩的故事。其动物题材的小小说创作,极注重象征手法的使用和宏大主题的有效表达,更是为他带来广泛声誉。以故事为载体,塑造人物,完成主题的表达,申平的作品,深度和好读兼具。

  《记忆力》是一篇曲径通幽、以点显面的范文,有着丰厚的思想容量。一个人生活在群体中,用一辈子的努力,依然未能脱净少年时代的一记污点,着实让人对俗世喟然长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袭上心头。人性如此,荒唐透顶中透出某些冷峻的意味。

  上世纪30年代初,申平发表了《红鬃马》,这篇带着强烈的草原气息的作品,一经刊出便广受读者好评。此后,申平又一鼓作气创作了《头羊》《绝壁上的青羊》《中国狼》《草龙》《通灵》等让读者耳熟能详的动物小小说佳作。在这些小小说中,他或以动物为主角,书写动物世界的传奇故事;或以动物为载体,书写人性世界的美丑;或以寓言的形式,对社会上的某些怪象给以辛辣绝妙的讽刺。马、牛、羊、狗,狼、豺、虎、豹,家禽野兽,无一不可入文,无不写得精彩迭出。申平慢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

  《芒来的儿马子》,芒来与儿马子都带着草原特有的野性与神秘气息,人与马,演绎了一曲征服与被征服、爱与恨相互交织的自然悲歌,是申平近年来动物小小说中的佳作,也可视为他在动物小小说创作中的重大突破。2013年,《芒来的儿马子》获首届“钟宣杯”全国优秀小小说双刊奖。评语为:“申平的《芒来的儿马子》,有着神秘的地域文化、浓郁的民族风情与冷峻的批判精神,打破动物小说的惯常写法,赋予一匹马以性格、思想和命运,让马的一生与人的一生交错辉映、互为镜像,从而传达出深沉的人生况味与深远的哲理意蕴。”

  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一宏大而深刻的主题,也是很多小小说作家所热衷的一个主题。把宏大的主题巧妙地通过生动耐读的故事形式加以表达,不但高效,而且极易使人接受。而把故事尤其是传奇故事讲得一波三折、九曲回肠、跌宕起伏又不纯粹猎奇,则为申平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近些年在南方的生活打拼,申平对文学的理解愈加成熟,也让他对小小说创作越加虔诚谨慎。

  书中与动物相关的佳作之外,当然也有《记忆力》《瘸羊倌儿》等描写人性、人情世界美丑的作品。无论写人还是写动物,申平都坚持一个不变的创作理念:讲好故事,从故事里开掘生活本质。

  “写小说讲故事不是目的,故事不过是一种载体,是形式,是塑造人物和完成主题的一种手段。故事有尽而其味无穷。”正是基于这样一份深刻的认识,申平才能讲出如此众多的耐人寻味的好故事。

  小小说写作需要耐心持久的苦心经营,天长日久,日积月累,才形成自己的特色。小小说发展到今天,实际早已开始呼唤个性作家的出现。小小说篇幅短小,为作家们提供了这样一种空间和可能。作家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阅历等情况,确定自己的题材优势,然后潜心创作,不断拓展,在某一领域有所突破,成为个性鲜明的作家。(杨晓敏)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