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潋滟“凉凉”“绒花”重绽芳华

2018-01-10 10:08 来源:文汇报 
2018-01-10 10:08:38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黄启哲

  有人说,不管是对华语乐坛还是欧美乐坛来说,2017年都是小年。虽然泰勒·斯威夫特、艾德·希兰、李宇春、孙燕姿等实力歌手都推出了专辑,但让人惊喜的作品不多;罗大佑、朴树等老将沉寂多年捧出力作,水花不大;小众音乐人偶有优质创作,也无法形成合力强势发声。

桃花潋滟“凉凉”“绒花”重绽芳华

  《芳华》由冯小刚执导,严歌苓编剧,黄轩领衔主演,以1970至1980年代为背景,讲述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军队文工团,一群正值芳华的青春少年,经历爱情和变数的人生故事,于2017年12月15日上映。片尾曲《绒花》令人难忘、动容。

  但这并不妨碍《凉凉》《成都》《星光之城》等一批歌曲在街头巷尾的“单曲循环”。这些歌曲或因综艺选秀闯入公众视野;或因热播影视剧而有了更高的曝光率。透过这些歌曲的走红路径,或可看出时下音乐产业对影视剧和电视综艺的依赖。

  现象一:隽永民谣成为音乐综艺黑马

  以往的音乐真人秀总是飙高音炫技的平台,在2017年却接连打捞几首隽永恬淡的民谣作品。

  首先是年初歌手赵雷凭自己早年创作的一首《成都》一战成功。歌词没什么雕琢的修辞或撕心裂肺的告白,只有再平凡不过的生活白描:“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缓缓而朗朗上口的曲调,让平淡本身成了迅速引发共鸣的深情。

  继而是李健翻唱的许飞《父亲写的散文诗》、刘锦泽《十点半的地铁》先后闯入公众视野。前者由诗歌谱曲而来:“想一想未来/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那时的女儿一定/会美得很惊艳”,父亲日记里的文字戳中无数听者的泪点;后者生动地刻画着深夜地铁的众生百态,“身边的姑娘/胖胖的她/重重的靠着我睡/我没有推/我不忍心推/她看起来好累”是这座城市里陌生人留给彼此的温柔。

  有人说,民谣在如今嘻哈、电子的喧嚣中冲出重围,是观众对一味炫技的审美疲劳。不管是繁复的编曲配器,还是炫目的假音花腔,如果用力过猛,反而凸显出旋律谱写与歌词内涵的贫瘠。这些歌里少了些无病呻吟与愤世嫉俗,看得到被诗意歌词包裹下的真实生活,品得出当代都市人体会最深的幸福与辛酸,困惑与挣扎。

  好作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那么一首流行歌的传唱与走红,也不在乎当时当刻。不管是经由李健这样一把抒情好嗓,还是经由电视综艺这样的大众平台,能够被拂去灰尘,重新闪耀,其过程就给予华语乐坛一个重新审视,自我净化的契机。

  现象二:口碑欠佳玄幻剧专出热门古风歌

  去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霸屏但口碑平平,却留下一首古风主题曲《凉凉》惊艳了不少听众。即便是在海外某视频网站,仅歌词版MV就有超过600万次观看。

  仙侠网络文学在青年一代影响颇深,这也成了滋养古风音乐的沃土。“宫商角徵羽”的缠绵婉转在年轻人中大有超过“哆来咪”的势头。不少网络音乐平台甚至将其作为一种曲风,辟出专区供用户试听。而歌曲中“凉凉十里何时还会春盛,又见树下一盏风存”这样的词句,也是出自一位普通女大学生之手。同样,《孤芳不自赏》《青云志》《择天记》等多部古装IP偶像剧主题曲、插曲的歌词,也都借势而红。

  一首热门的古风主题歌,演唱者同样功不可没。有意思的是,这些热门古风歌曲都与选秀歌手紧紧捆绑在一起,不管是张碧晨、周深这样的选秀新鲜势力,还是张靓颖、郁可唯等早年的“超女”,不论是嗓音醇厚的,还是声线细腻的,都与古风结缘。其中张碧晨尤甚,《花千骨》《微微一笑很倾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出道不过三年,她已包揽当下几乎所有热门IP偶像剧的主题曲。早在选秀时期,就有不少乐评人赞其是“国内乐坛久违的好声音”,不仅音准和气息控制都十分精准,还擅用蝶窦共鸣来雕刻又慵懒又精致的味道,成为古风歌曲眼下的热门“代言人”。

  现象三:浅吟低唱为银幕佳作增色不少

  过去一年,有电视剧与主题曲的口碑两极化,也有大银幕作品与音乐的互相成就。

  电影《我的少女时代》里,田馥甄的一曲《小幸运》唱出青涩美好而又充满遗憾的校园恋情。“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美丽/来不及感谢是你给我勇气/让我能做回我自己”,纯真简单的歌词,令人湿了眼眶。

  “星光之城啊,你是否只为我闪耀?”银幕上久违的歌舞片《爱乐之城》着实让观众惊喜了一把。如果《成都》勾勒的是一座悠闲恬淡的城市,那么《星光之城》为好莱坞这座星光熠熠、浮华喧闹的小城,增添了几分浪漫与哀愁。

  《芳华》尾声,演职人员名单缓缓向上滚,韩红的歌声一出,许多观众在银幕前停驻良久。这熟悉的旋律,是那个年代的见证,而“那是青春吐芳华/铮铮硬骨绽花开”的歌词,说的好像就是主角刘峰与何小萍,几经时代与命运的浮沉,纯净如初。令几代网友感慨“湿了眼眶”。

  这不是《绒花》第一次为影视作品增色。这首歌曲最早是1979年,陈冲、刘晓庆、唐国强主演的电影《小花》的插曲。李谷一深情清澈的嗓音与刘晓庆咬牙攀登的画面,共同定格成银幕的经典,留在一代人心中反复回味。

  好的影视主题曲当如是。不必花哨的旋律与过分雕琢的演唱技巧,还原音符的本来面目适时出现,便成为画面与对白的延续,是作品主题的升华,更是观众情感宣泄的倚傍。如果怀念青春需要仪式,那么在“一路芬芳满山崖”的歌曲尾声,轻拭眼角泪痕,沉默着走出影院,便是对过去说上一句暂时的告别,也是对电影和音乐主创最高的敬意。(黄启哲)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