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老英雄要不要退场?这是一个问题

2018-01-12 10:34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1-12 10:34:29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饼干

  《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以下简称《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之后,引发的评论是两极的。无数人爱这部电影,因为它的勇于突破;无数人恨这部电影,也是同样的原因。在知名影评网站烂番茄上,《最后的绝地武士》新鲜度高达90%,而影迷评分只有50%,这样悬殊的分差不仅是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甚至在其他任何电影上也几乎不曾见过。那么,它到底是不是一部好电影?它所做出的改变究竟是千夫所指还是浴火重生?

  在前作《原力释放》中,抵抗组织摧毁了第一军团的弑星者基地,取得了一场重要的胜利,但他们也失去了新共和国的盟友;而蕾伊也找到了卢克·天行者,希望能获得他的帮助。《最后的绝地武士》剧情紧随其后展开,编剧兼导演莱恩·约翰逊营造了紧张而充满悬念的氛围,不论喜欢与否,他为电影设置了多个令人惊呼的转折,每时每刻你都猜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论及效果,从他被委任为下一个星球大战电影三部曲的导演可以看出,起码迪士尼是满意的。他将星球大战的世界带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而这对于其未来的发展来说,是必需的。这种改变得到了业内肯定,因此影评家们对这部电影也不吝溢美之词。

  影片的另一特点,就是无处不在的笑点,甚至会让人觉得“是不是有点太多”。这些笑点会让人感觉有些出戏,因为对于星球大战来说,过往给人的印象并不是这种风格。但笑点又确实是管用的,即便是对星球大战知之甚少的观众,这也是他们能读懂的电影语言。借用莱恩·约翰逊的话说:“你看,在星球大战电影中我们已经有了会说话的虫子、激光剑和光速飞行等等,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不过,这样做也有其争议的一面。例如第一军团的赫克斯将军,前作中他一副狂热中带着些神经质的军人形象,到了本片中则彻底成为提供笑料的丑角,这种人物设定上的崩塌,也成为它受部分粉丝非议的部分,那就是同前作乃至之前所有星球大战电影相比似乎过于颠覆性的变化。

  对于许多星战粉丝,特别是正传三部曲的粉丝来说,卢克的英雄形象是经典不可动摇的。随着迪士尼收购卢卡斯影业,新的电影三部曲被提上日程,为了世界观的扩展,再拍前传已经不符合发展的需要,将星球大战的故事线继续推进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最后的绝地武士》面临的问题,其实和前作《原力觉醒》碰到的一样,那就是在原有的世界中,敌人被击败了,危机被解决了,老一辈的英雄功成名就了;当新的敌人来临时,他们或是不愿,或是不能再继续做主导,这就需要新的一代,新的英雄出现。但这种情况是星战粉丝不愿看到的。他们不愿意看到老一辈的英雄被取代,只能做个导师之类的角色,甚至变得更糟。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原有的星球大战衍生宇宙中,卢克等人变得越来越强大,同他们的后代一起主宰了银河系的命运。但对于电影来说,不论是从剧情的推进还是演员的生理年龄来说,都决定了没人可以永远做英雄,没人。粉丝们不愿接受英雄的谢幕,但导演必须做出这个抉择。

  对于承担迪士尼开拓新局面的三部曲以及之后的又一个三部曲电影,卢克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成为最大的绊脚石。过往所塑造的卢克,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钥匙。有他在,能够促进故事往下发展的矛盾根本不存在,包括《原力觉醒》也一直给人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找到卢克出山就能摆平所有困难。所以无论怎么处理卢克,对创作者而言都是个大难题。

  妹妹和挚友将孩子托付给了卢克,结果却受到斯努克的诱惑而倒向黑暗面。卢克不但没能阻止,反而亲手将他送进了黑暗面,也葬送了自己一手成立的绝地学院,失去了重建绝地武士团的希望,此时的卢克可以说是万念俱灰。

  蕾伊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她急于帮助朋友、帮助抵抗组织的心情,和卢克自己年轻时如出一辙。而蕾伊身上涌动着的原力,那种尚未发掘又潜力无穷的力量,又让卢克想起了当年的凯洛·伦,他既惊讶又害怕,直到蕾伊离去,他也没有真正走出过去的阴影。

  原力不属于绝地,绝地也不可能控制原力,最后是尤达的英灵帮助卢克领悟到了这一点。也正因此,他才敢于用原力幻象帮助义军阻挡第一军团,在给凯洛·伦上了最后一堂课之后,安然回归原力。这也是《最后的绝地武士》对这个角色重新思考和挖掘最多的地方,是整部电影的核心所在。

  150分钟的片长是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之最,这为莱恩·约翰逊提供了足够广阔的舞台来施展拳脚,但影片中段的节奏还是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就是芬恩和罗丝在坎托湾赌场的那番冒险。是的,这座赌场有它具有魅力的一面,各种各样的生物,华丽的背景等等。但是,这段闹剧实在冗长,并且几乎毫无意义,包括破解专家DJ在内,都是如此。

  那么《最后的绝地武士》最大的问题来了,即便是抛开星战粉的感受,从《原力觉醒》到这部电影所引入的新元素,其表现总是充满了割裂感。斯诺克以及蕾伊的身世可以说是《原力觉醒》埋下的最大伏笔和谜团,而这个吊了一部半电影胃口的悬念,却破解得如同儿戏。我可以理解这是反套路的一种手法,但还是想说,三部曲电影这么做真的不合适。而作为接班正传三部曲“三巨头”的蕾伊、芬恩和达默龙,其表现也让人难以满意,尤其是达默龙。

  达黙龙在《原力觉醒》中的戏份其实略显不足,在《最后的绝地武士》拍摄期间的采访中,莱恩·约翰逊曾表示这部电影会给他展现自己的机会,但结果并不理想。达黙龙开场鲁莽的出击符合他的一贯表现,虽然损失惨重,但依然达成了攻击任务。但继公主的指责之后,握有指挥权的霍尔多将军始终态度生硬,拒绝向达黙龙透露自己的计划,这直接引起了达黙龙对她的误会。自作主张的达黙龙和罗斯、芬恩联手的行动,让她那看上去挺不错的计划引起义军内部的叛乱,并最终几乎失败。只剩几百人的义军还在这里瞎胡闹,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好在第一军团也是群征服了银河系却依然只知道跟着后面慢慢追的“废柴”……

  而影片结尾突袭第一军团攻城炮之战,在付出惨重代价即将进入攻击位置时,达黙龙又突然有所“成长”而下令撤退。明明义军已经处于无路可退背水一战的境地,如果不是卢克救场,这个决定怎么看都只能导致义军的全军覆没。可以说,和《原力觉醒》里毫无成长的三人组相比,这种强行成长更显得生硬。

  影片借尤达大师和凯洛·伦之口,表达了摆脱过去的束缚,开拓新局面的信念,但在一些细节上的简单粗暴,则只会引起更多的反感。像是电影中高潮部分的超空间撞击这场戏,就很能反映出编剧或导演对传统的漠视。

  在星球大战的世界中,飞船超越光速的移动方式是通过超空间移动,这是种从坐标到坐标之间的移动,而在脱离超空间后,也不会有超空间移动速度的惯性。在星战的影视、漫画与小说作品中都反复进行过说明,而在电影和动画中也有大量脱离超空间之后的视效,飞船在脱离超空间后就进入了常规速度,像是《侠盗一号》结尾维达的歼星舰阻拦义军舰队撤退便是如此。那么既然不可能用超空间速度进行撞击,以义军巡洋舰的质量,给星球大战世界里体积最大的无畏舰撞成两截,连带着团灭歼星舰舰队,就过于荒谬了。如果有这种作战方式,正传三部曲里的死星,也就成了一个可笑的靶子。而这样的情况在本片中并非孤例。

  《最后的绝地武士》承载了太多的压力和责任,这也是星球大战电影注定面对的挑战。纵观全片,值得争论的地方数不胜数,而居然是《原力觉醒》里备受诟病的凯洛·伦得到了最多的好评,起码这让我们对于这个三部曲的最后一部,还是留下了不少期待。虽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如果J.J.阿布拉姆斯这样都能把故事圆回来,大概真的就能走上封神之路了。

[责任编辑:石依诺]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