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利肯彰显琴魔本性 中国乐曲《夜上海》悄然融入维瓦尔第《四季》

2018-01-23 10:52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1-23 10:52:33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澄

  看过奥地利小提琴家安德烈斯·里欧和他的乐队音乐会的人都有一种感觉,这个超级能说的乐队灵魂者更像是一位为音乐布道“神职人员”;那么看过“琴魔”马利肯的音乐会,你会发现虽然同样是在音乐会上滔滔不绝,但马利肯更像是个人生的旅行者,他演奏的每一首曲子,都跟他的人生经历有关,每一个故事都是谈笑风生,却饱含人生的喜怒哀乐,他的演奏异常“癫狂”,却又总能用音乐揪扯着你的心,让人暗暗落泪。前天,马利肯现身北京展览馆剧场,两个半小时的演出荡气回肠,让观众过足了瘾。

  音乐会开始前,马利肯的乐队陆续登台,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贝斯+电贝司、架子鼓、中东鼓手,马利肯的乐队看上去更像是一支轻摇滚乐队,一曲吉米·亨德里斯的《巴如查》静静地流淌出来,马利肯并不急于让音乐立刻火爆起来,浓浓的情思牵住了每一位在场观众的心……正当人们还沉浸在马利肯悠扬缠绵的琴声中时,节奏加快,鼓点加重,“琴魔”的本性即刻彰显,满场连跑带跳的马利肯就像是摇滚乐队的主奏,把手中的小提琴绚烂得就像是天女散花,满场的音符令人眼花缭乱……

  马利肯的故事从手中那把传自他祖父的小提琴讲起,讲到了这把小提琴如何随着他的家族从亚美尼亚迁徙到了黎巴嫩,他从父亲的手里接过这把琴,更能感受到祖父的惠赐,于是马利肯开始演奏起他为祖父创作的一首亚美尼亚舞曲《卡奇·纳萨尔》……马利肯就是这样一边演奏一边讲述,就像是远古的说唱艺人,每一首乐曲都是他人生旅途的一段故事。因为一个误会而不得已学习了演奏犹太音乐,也因为这个误会在一年的时间里先后为四个犹太人的婚礼演奏,因为太受信任而不敢说穿,马利肯拉得一手地道的犹太音乐,在德国的犹太人社区大受欢迎,《木栅椰果》就是他炫给观众的那段故事。

  小提琴是马利肯永远说不完的故事,为了满足好奇的人们,他用了洪荒之力给自己的小提琴编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传奇”故事,这把琴的制琴师,伟大的阿尔弗雷多·拉维奥利一生只做了两把小提琴,然后去养鸡了……于是,马利肯写了一首《破碎的蛋》……不用去追究这首曲子和故事期间的必然联系,马利肯的人生旅途充满了不可思议的传奇。

  到了中国怎能不演奏中国乐曲!一曲超级炫技的帕格尼尼的《钟》又一次令人眼花缭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音乐在演奏中七拐八拐竟然“拐”到了《夜上海》,几句清晰而又熟悉的旋律之后,又“拐”回了帕格尼尼,那神奇的感觉就像是茫茫的大海中忽然冒上来一头巨大的鲸鱼,喷出冲天的水花之后又悄然潜入大海中……这之后,马利肯又演奏了《火星生活》、《喀什米尔》这些80年代摇滚乐队名曲,而《开罗圆舞曲》则是马利肯不久前初为人父时的喜悦之情。

  返场两曲都有不同的意义,《1915》是为了纪念几乎被世人遗忘的“亚美尼亚大屠杀”,而疾风暴雨般炫技的维瓦尔第《四季》之《夏》又一次裹挟着《夜上海》……它总是悄然而来又悄然消失在维瓦尔第夏天的疾风暴雨之中。返场的最后是巴赫的组曲,清丽委婉,优美抒情,马利肯拉着琴悄然现身观众席,立刻引起满场观众的“骚动”,当马利肯绕场一周返回舞台时,身后已经尾随了二三十个追逐的孩子……这场音乐会没有中场休息,马利肯和他的朋友们一口气演奏了两个半小时,没有观众觉得长,也没有观众想要中途退场,他们全都被“琴魔”的音乐和“神奇”牢牢地钉在了座位上。

  ■“琴魔”二三事

  马利肯“魔”力大

  1月17日,“琴魔”马利肯来到北京,当然随他而来的还有那把数十年与他形影不离的“魔琴”。发布会上,马利肯与媒体尽情分享了自己精彩的艺术人生。

  逛前门坐地铁

  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曾经盛赞马利肯:“他是我们这个世界最后一位游吟诗人。”事实上,数十年间,马利肯背着那把“魔琴”走遍了世界,用各种方式触摸着每一个地方,并最终将每一个地方的风情融进自己的音乐当中。

  很久以来,马利肯对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一直心驰神往,如今他终于来到了这个国家,来到了他心中神秘的紫禁城。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如此的新鲜神奇,他要利用工作之余尽量将这里的一切收进自己的视野。于是,马利肯一来到北京就疯狂地忙碌起来。在发布会的前一天,马利肯拉着小提琴在前门步行街疯狂地逛了一圈。很多游客见识了他的琴技,而他也感受了这里人们的热情。为了保证发布会的时间,同时又想近距离地触摸这个城市,于是,他选择了方便又快捷的地铁。

  就是要你“着魔”

  法国《世界报》称“马利肯是一位伟大的音乐调酒师”。走过半个世纪与大半个地球,马利肯将自己的旅行融会进了音乐里,他就像一位音乐调酒师将世界各地不同风情的音乐调进他的那杯色彩、口味独一无二的美酒中。他的演奏吸收了阿拉伯风格、犹太风格、吉普赛风格、阿根廷探戈与西班牙弗朗明戈等多种元素,从民族到世界,从殿堂到街头,从古典到流行,从巴赫、莫扎特到齐柏林飞艇、枪炮玫瑰,马利肯是一位乐在其中的跨界音乐人。

  马利肯的每一场音乐会都像一次朋友相聚盛会,无论新朋老友都会在他娓娓道来的琴声中迅速走进他的世界。无论是辉煌剧院,还是露天广场,与之合作的无论是歌唱大师还是摇滚乐队,他都乐在其中。在他的音乐会现场,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听他拨动琴弦,谈自己的家族历史、谈自己的孩子、谈人生、谈世界,用音乐诠释每一段故事,让观众随着音乐和故事大笑或者流泪。大艺术家多明戈说:“你的琴声有直刺人心和灵魂的魔力,想让我们哭就哭,想让我们笑就笑,让我们激动地战栗。”

  拉小提琴的卓别林

  在这个世界,很少有像马利肯这样传奇经历的音乐家。一个世纪前,马利肯的祖父因为一把小提琴而逃脱了一场大屠杀。这把琴救了一个家族,它也成了马利肯家族的“护身符”和传家宝。马利肯的童年,他的父亲带着他躲在防空洞里教他和弦,仿佛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与此同时,炮弹在防空洞外一个接一个地爆炸。

  马利肯是一个天才。12岁举办了独奏音乐会,15岁成为了汉诺威音乐学院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学生,20岁即已合作完毕世界一流交响乐团。2016年,拉丁格莱美奖提名了马利肯的全新专辑,理由是“他以一种幽默化与戏剧化的方式赋予了小提琴全新的生命,他是一位拉小提琴的卓别林。”马利肯让音乐真正有了叙事性,他将众多人生体验融入到音乐演奏中,让小提琴真正有了温度,无论是古典音乐还是现代摇滚都在他的琴弦上焕然一新。(文/李澄 摄/柴春霞) 

  原标题:马利肯彰显琴魔本性 中国乐曲《夜上海》悄然融入维瓦尔第《四季》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