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在于写人——看国家京剧院京剧《党的女儿》

2018-01-23 13:43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1-23 13:43:2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欧阳逸冰

  无论什么戏,只要是“戏”,就都有一个共同的法则,那就是“戏剧的对象是人,戏剧艺术应以人自身为目的”(谭霈生语)。在戏剧动作中,把人物内心世界思维动机的情感意志丰富多彩的变化真切地表现出来,使之渗透着时代的精神,从而感染人,启迪人。

  国家京剧院京剧《党的女儿》塑造的主人公田玉梅就正是这样的。这出戏为塑造田玉梅真正共产党人的英雄形象,在戏剧情境的创造与人物关系的设置上,做到了精心炼制。序幕在血雨腥风中结束,田玉梅在烈士们的遗体旁站起来,悲愤地质问:谁是叛徒?从这个鲜明的戏剧悬念开始,推动了“查叛徒”这个全剧的戏剧行动主线,开始了对主人公的精心塑造。

  主创们为揭示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和塑造其高尚品格,在戏剧情境与人物关系上苦心孤诣——

  “千锤万凿”。死里逃生的田玉梅来不及庆幸,也无需慰问,直奔书记马家辉,期盼得到指示,查出叛徒,确保为游击队运送盐粮。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马家辉冷若冰霜的对其“严格审查防万一”。田玉梅的期盼变成了失望。这是她承受的第一次打击。继而,马家辉设套,一再将田玉梅引入“叛徒”的被告席上,甚至迫使她在自己一向敬重亲近的七叔公面前下跪。这是她承受的第二次打击。游击队联络员给田玉梅送来的接头地点和暗号被马家辉抢先拿走,并逼迫田玉梅交出为游击队秘密隐藏的盐粮。这可谓田玉梅遭受的第三次打击。田玉梅坚持要先查叛徒,但结果她却被马家辉直接扣上了叛徒的帽子,这是田玉梅遭受的最严重的第四次打击。待到桂英站出来,述说了真相,马家辉为保妻儿,把党的秘密“全招供”,这是严峻的斗争现实对田玉梅的第五次打击。就是这一次打击,使得田玉梅从步步退守,陡然翻转为奋起斗争,并最终清除了叛徒,破坏了白匪对游击队的围剿阴谋。然而,与此同时,主人公面对着第六次打击,即白匪残忍地抓住她的女儿鹃妹,以此来威胁她交出为游击队准备的盐粮。处于绝境的田玉梅,在经历了“刺骨锥心”的情感折磨之后,她搀扶着小女儿,将敌人引开,完成了最后的斗争,壮烈牺牲。

  这六次打击,实质就是六回渐次变化的戏剧情境,是客观环境的愈加严重,是戏剧冲突的愈加尖锐,戏剧行动(情节)愈加激烈的演进。就是在这样千锤万凿中,完成了对主人公的塑造。

  “烈火焚烧”。在千锤万凿的情境演进的同时,还伴随着人物关系的戏剧性变化。其实,人物关系就是戏剧情境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单独提出来试析,是为了强调京剧《党的女儿》戏剧构成的又一成就。在这出戏里,主人公与周围人物的关系,“互相较量”,“互相影响”,及其由此产生的戏剧性变化,却犹如“烈火焚烧”。请看,第一组人物关系,田玉梅与马家辉。从死神手中逃生(敌人的阴谋)的田玉梅第一要见的人就是马书记,一下子就显示出来,他不仅是领导,更是田玉梅最信任的人。然而,正是这个“最信任的人”却一步步把田玉梅置于“叛徒”的死地,这是何等炽烈的灼烤!第二组人物关系是田玉梅与桂英(马家辉妻子)。然而,在田玉梅被马家辉诬为叛徒的时候,桂英却跑出来自称为“叛徒”,这对田玉梅来说,是惊愕,更是疑虑的焦灼。直到桂英道出马家辉是叛徒的真情,曾经的书记是叛徒,这又是一把怎样的烈火灼烤!第三组人物关系是田玉梅与七叔公。七叔公见证了田玉梅的誓言,与她和桂英组成了战斗队伍。在敌人毒打鹃妹,威逼利诱时,七叔公不仅像火一样温暖了田玉梅的心,更是给予了她敢于牺牲的勇气。在周围人物中,最富有戏剧性的人物关系,莫过于马家辉与桂英,他们从夫妻、同志、战友,变成了仇敌,最终桂英代表了党和人民惩处了叛徒,显示着以田玉梅为代表的战斗队伍的忠贞信念。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无论来自敌方的还是我方的,无论是温馨的还是灼烤的,都是“烈火焚烧”,主人公田玉梅俨然就是具有强烈感召力的火炬。

  值得深思的是结尾,慷慨就义前的田玉梅称自己的女儿鹃妹是“党的女儿”。这个四个字含蕴深刻,是说女儿,更是说自己,还是说后人。有这样的坚定信仰,才能“粉身碎骨浑不怕”,革命烈火在人间。

  京剧现代戏已经取得了很多令人兴奋的宝贵经验。其中,着力写人,精心结构是非常重要的。(欧阳逸冰)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