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音乐像血液一样流淌在剧中

2018-01-23 20:52 来源:齐鲁晚报 
2018-01-23 20:52:21来源:齐鲁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黄体军

  近日,71岁的著名戏曲音乐理论家、作曲家高鼎铸签约“山东省戏曲名家工作室”,三年内他将带领四名学生完成至少六部戏曲的作曲。四名学生全部来自省柳子剧院,对此他向本报记者表示,“一部戏曲,编剧、导演可以从外边聘请,但唯独作曲不行,因为作曲家必须对剧团和剧种有长期深入的了解,才有可能创作出适合该剧种的精品力作,所以作曲人才只能由剧团自己培养。可喜的是我省越来越重视戏曲作曲人才的培养,一批青年作曲人才正在迅速成长起来。”

  由高鼎铸作曲的《两狼山上》获文华奖。

  作曲要抓住剧种之魂

  一部戏曲,作曲在其中起到何种作用?对此,高鼎铸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说剧本是一剧之本,那么作曲就是一个剧种的灵魂。一部戏是山东梆子,还是柳子或其他剧种,不是由编剧或导演决定的,而是由作曲家通过特定的唱腔设计和伴奏音乐等进行区分的。”

  要抓住一部戏的灵魂,需要具备哪些具体本领?高鼎铸结合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表示,“我要求学生首先要熟悉本剧种的传统音乐,比如柳子戏,你要了解它的根在哪里,中间经过了哪些发展演变,它的主要伴奏乐器三弦、笙和笛即所谓‘三大件’的特点及所属声腔系统,作为曲牌体,它的‘五大曲’山坡羊、锁南枝、驻云飞、黄莺儿、耍孩儿,各自不同的节奏变化和风格特点;在熟悉传统音乐的基础上,你要学习掌握新的作曲技法,过去配器比较简单,现在乐队大了,新的乐器出现了,你要及时掌握它的特色,以便在作曲中加入新的手法和新的元素;第三点好像与作曲无关,其实决定着一个作曲家能否走得更远,这就是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和思想境界,这样你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剧情、立意和人物,让音乐像血液一样流淌在整部剧中。”

  高鼎铸曾为柳子戏、山东梆子等七个剧种近百部戏作曲,其中曾获文华奖的柳子戏《风雨帝王家》是其代表作之一。“记得当时看完《风雨帝王家》的剧本,发现有个地方只有道白,我提出来应该加上一段唱腔,后来证明,加上这段唱腔更好地刻画了人物心理和性格,并成为全剧非常经典的一个唱段,所以作曲家提前从音乐角度提出处理意见,对整部戏的成功非常关键。”

  喜见青年作曲家茁壮成长

  “戏曲编剧人才匮乏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高鼎铸说,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目前各剧团作曲人才断档现象比较严重,在职的四五十岁的作曲家少之又少,而二三十岁的青年作曲家又一时难以担当重任,“可喜的是近年来我省越来越重视戏曲作曲人才的培养,一批青年作曲人才正在迅速成长。”

  此次加入工作室的四名学生,目前都在省柳子剧院乐队工作。其中刘麒、张国栋和张玉都是“85后”,而年龄最小的王先哲则是“90后”,他们分别司职乐队的司鼓、笙和笛。“其实他们从2005年就开始跟我学作曲了,我要求他们两条腿走路,指导他们一边做好乐队演奏和器乐创作,一边参与多部戏曲作曲和配器工作,两者互相促进,所以他们不但在演奏和器乐创作方面屡获大奖,而且在作曲上都有了自己独立的作品。”

  工作室成立后,高鼎铸带领学生们作曲的第一个剧目是已列入山东省青年艺术人才扶持项目的柳子戏新编历史剧《惊蝉记》,四名学生中刘麒受命担任这个项目的负责人。32岁的刘麒目前已是省内有一定名气的青年作曲家、指挥家,2014年曾荣获山东省器乐技能大赛一等奖和全国红梅杯比赛山东赛区一等奖,曾参与作曲、指挥包括荣获文华奖的《古城女人》《两狼山上》等二十多个剧目。而年龄最小的王先哲此次也被委以重任,负责创作《惊蝉记》第四场和第六场的唱腔。据了解,2015年,年仅25岁的王先哲就获得了“山东省中青年优秀作曲家”称号,曾参与了众多剧目的作曲、配器。(黄体军)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