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琴之夜,我为“琴魔”狂

2018-01-24 16:11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1-24 16:11:1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 润

  没有哪位音乐家,能以一把小提琴征服三大男高音之一多明戈;也没有哪位演奏家,能在三年内为61.7万人举办508场音乐会;更没有哪位旅行家,能亲自用爱与音乐丈量世界的辽阔。而这一切,“琴魔”艾拉·马利肯做到了。

  艾拉·马利肯,生在黎巴嫩,居在西班牙。他的音乐来自巴赫的故乡,维瓦尔第的摇篮,带着齐柏林飞艇与枪炮玫瑰的躁动,在风吹过贝鲁特的维纳斯神庙,在炮弹与哭喊之间;他的小提琴音符穿过爱琴海,停留在德国、西班牙,在巴塞罗那街头游荡……数十年间,他背着那把“魔琴”走遍了世界,用各种方式触摸着每一个地方,并最终将每一个地方的风情融进自己的音乐当中。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盛赞他:“他是我们这个世界最后一位游吟诗人。”

  1月21日晚,被称为“琴魔”的艾拉·马利肯,在北展剧场上演了一场疯狂的“魔琴之夜”音乐会。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整个剧场都被他摄人魂魄的琴声所感染,与他一起感受时而激昂、时而诙谐、时而安宁、时而汹涌的音乐世界。尤其最后一首巴赫《长协奏曲》,马利肯一边拉琴一边走下台来,当他穿行在观众席中,不少观众都被“魔琴”所吸引,一直尾随着他,差点跟着他一同走上台去……

  艾拉·马利肯到底何许人也?他的琴为何被称为“魔琴”?在音乐会上,艾拉·马利肯告诉大家,“我的祖父因为这把琴,得以逃离造成150多万亚美尼亚人死亡的亚美尼亚种族屠杀,当时祖父的全家都被谋杀了,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因为他的朋友给了他这把琴,他可以伪装成一群音乐家中的一员,跟随这些音乐家们一起越过边境并且逃出生天。所以当我的祖父到了黎巴嫩之后,他坚持让我的父亲学习小提琴,我的父亲也同样坚持让我学习。天意让这把普通的小提琴变成了家族的护身符。很快,历史重演了。1984年,正是因为我学习小提琴的缘故,我才能离开已经战乱了20年的黎巴嫩。当时我的琴练得很好,足够到德国学习,过上体面的生活。这把小提琴拯救了两个人的生命,它其实不需要再编造任何传奇故事。我想提醒大家,今天,这个世界上仍然有超过六千五百万的难民。我希望这六千五百万难民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这把小提琴来拯救他们的生命。”

  艾拉·马利肯在音乐会上还特意演奏了他亲自谱写的一首纪念亚美尼亚种族灭绝事件的乐曲《1915》,“因为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惨痛的经历,我觉得有必要在当下来重新认知这个问题,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种族灭绝、虐待、暴力、恐怖主义、战争问题等尚未解决,无辜的受害者正在死亡。我要向所有经受种族灭绝、驱逐和暴力的受害者致以哀悼。”

  苦难造就成功。正是因为马利肯早已以舞台为家乡,以旅程为校园,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飞驰,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40余国的艺术历程,让他深刻地体会了人间冷暖,洞见了世间万物,这都赋予了他音乐别样的穿透力。经历过战火洗礼的他,在回答音乐对于他的意义时,说了这么一段话:“我们需要用珍惜和爱去回馈生命的恩宠,所以我愿意用短暂的生命去跟随音乐的永生。音乐,是世界的解药。”

  这位不同凡响的天才艺术家,12岁时就召开了自己的独奏音乐会,15岁成为了汉诺威音乐学院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学生。他斩获了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勒曼斯拉莫小提琴大赛、国际艺术家协会大赛等国际顶尖赛事奖项,更在2006年和2007年分别获得Music Awards 最佳音乐专辑奖与最佳古典音乐歌手奖。2016年,拉丁格莱美奖提名了马利肯的全新专辑,理由是:“他以一种幽默化与戏剧化的方式赋予了小提琴全新的生命,他是一位拉小提琴的卓别林。”男高音多明戈不禁感叹:“马利肯的琴声具有直刺人心和灵魂的魔力,让我们哭就哭,让我们笑就笑,让我们激动得战栗!”

  与很多古典音乐家不同的是,陪伴马利肯成长的不仅有巴赫、莫扎特和贝多芬,还有著名的摇滚乐队——齐柏林飞艇。这支在上世纪70年代所向披靡的硬摇滚乐队,不仅继承了根源布鲁斯摇滚的精华,更是将金属、乡村、流行、民谣以及民族音乐都纳入了音乐创作的百宝箱,成为了摇滚乐历史上继往开来、影响深远的伟大乐队。受齐柏林飞艇的影响,马利肯不仅拥有广阔的音乐视野,更是拥有宽容的音乐态度。他的演奏吸收了阿拉伯风格、犹太风格、吉卜赛风格、阿根廷探戈与西班牙弗拉明戈等多种元素,从民族到世界,从殿堂到街头,从古典到流行,从巴赫、莫扎特到齐柏林飞艇、枪炮玫瑰,马利肯是一位乐在其中的跨界音乐人。乐迷们称这个外表不羁、语言幽默、肢体动作夸张疯狂的小提琴家为“拉小提琴的鬼手琴魔”。

  在马利肯眼里,音乐没有古典与流行的区别,也没有民族与文化的壁垒。法国《世界报》称“马利肯是一位伟大的音乐调酒师”。走过半个世纪与大半个地球,马利肯将自己的旅行融汇进了音乐里,他就像一位音乐调酒师将世界各地不同风情的音乐调进他的那杯色彩、口味独一无二的美酒中。

  艾拉·马利肯的演出不仅让普通观众为之痴狂,也赢得了专业人士的盛赞。乐评人刘雪枫邀请了很多朋友来看演出,还发了朋友圈。他说:“有些人可能不理解,刘雪枫是古典音乐迷,怎么会对这样的演出感兴趣?其实,我从欣赏音乐开始到现在,其实什么都不排斥,现在对这种多元的、开脑洞的、看起来令人身心愉悦的演出特别感兴趣。有人认为小提琴这么搞,是不是把小提琴玩儿坏了?我想说,这是把这个乐器的表现力又给翻了好几个跟头!因为在技巧之上,我们又听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声音。而且各种音乐风格的串烧,还有各种节奏的变化,都是让大家一起欣赏音乐、欣赏美的律动时产生新的感受。”(王 润)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