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利肯的音乐,是一场人生修行

2018-01-24 16:12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1-24 16:12:2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小提琴演奏家、音乐教育家 姜骁纹

  马利肯的音乐是一场人生修行,是关于修行的讲述,每一个作品都是他与世界的一次精彩对话,对话的内容和形式是基于小提琴这件乐器各种技巧之上的天马行空。它的天际可以容纳所有我们这个星球上已经有的、还没有的音乐风格,它所能行走到的所有方式构成了“马利肯风格”的独一无二。

  此刻,欧洲古典、流行、爵士、摇滚、布鲁斯、犹太音乐、西班牙弗拉明戈、吉卜赛音乐等等,幻化成一颗颗繁星,你需要向后退一步,才能领略到这整个星空。

  马利肯在北京的首场音乐会,每个曲目都似乎带着听众去体验了一种人生的可能性。我以三首作品倾吐一下我的三段超感体验。

  《安魂曲》:一次小意外,马利肯的琴被摔碎了,他以为要与他那充满历史沧桑与传奇的小提琴就此告别,悔意与不舍折磨着他,这首作品由此诞生。“魔琴成为了主角”。它不需要哭诉那场100年前的大屠杀,不需要为在专业音乐学院的时光而羞于面对那些出身名家的小提琴,不需要自豪于给马利肯带来的辉煌事业。它就是一把小提琴。

  作品进行到中间,舞台上的其他乐器统统静默,唯有这把魔琴在轻声吟唱着自己的一生。一束光从高高的舞台顶端洒在马利肯和他的小提琴上,这是独角戏,仅有它与他的倾诉。带有重音的揉弦,每一个音都快速地消减变弱,多情而无力。这段独白不再有炫技的灿烂,不再有跳弓的翻腾,只有弓毛与琴弦的轻轻摩擦,只有左手在指板上的轻轻曼舞,没有超难的技巧,却已经是至高的境界,打动人心的正是马利肯与魔琴融为一体的那份情感。

  《钟》:这首作品是马利肯对他的大英雄帕格尼尼的致敬。帕格尼尼不仅仅改变了小提琴演奏的历史,更成为所有小提琴演奏者的至高追求境界。现代小提琴的所有高难度技巧都是从帕格尼尼开始确立并且发展的。马利肯在演奏这首来自帕格尼尼的《钟》的时候,他的舞台戏剧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他成为了一个演员,成为了帕格尼尼。

  每一次在小提琴上演奏出和声与和弦的时候,都是一次向小提琴这件乐器自身局限性的挑战;每一次用各种跳弓、连顿弓的方式在琴弦上飞舞的时候,都是当下时刻向19世纪大师的回礼。指法越来越快,运弓千变万化,光影的效果配上马利肯自创的舞蹈动作……这就是帕格尼尼精神在眼前这个舞台上的复活——技术、情感、剧情、灯光、帕格尼尼、马利肯。

  《长协奏曲》:来自巴赫的问候。演奏西方古典音乐出身的人,不论是什么乐器,大家都会收到来自老巴赫的问候。即将曲终,整场音乐会将以什么样的方式谢幕,是每个在场的听众所期待的。

  马利肯就是这么具有魔力,一曲巴赫的《长协奏曲》在他的手中一边演奏,一边从舞台上面走到观众席中,绕场一周,所到之处大家强烈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去安静聆听两位大师之间的畅谈。在不同风格之间自由地切换情绪,马利肯大师可谓是真正“吃透”古典,“玩转”现代。

  整场音乐会以巴赫结束,是带有神性的。巴赫创作的时候没有想着要写给未来,他的初心都没有超出他所生活的城镇,甚至是他所服务的教堂。就是这样的最单纯的创作、工作、生活,造就了他和他的作品无与伦比的神性……这神性可以被所有时代不断“迭代”的理解,可以跟其他伟大的艺术形式进行对话,因为它拥有着通往人类文化和心灵的最深层的共振能量!

  马利肯接收到了巴赫的“雷达”,将这种神性带入到我们的时代和我们的现场,他走过之处,小朋友们便会跟随在他的身后,孩子们不断加入,在马利肯的身后形成了一个有气场的环游队伍。这种被音乐神奇魔力所吸引的自觉加入,已经在孩子们的心灵中燃起了音乐的魅力之光,此刻只有感动,感动这如朝圣一般的音乐行进。(姜骁纹)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