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杨氏毛笔庄”的前世今生

2018-01-26 20:28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1-26 20:28:53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黄启晴

  长沙五一大道南阳街口,一幢不起眼的老楼里,66岁的黄希林正借着台灯昏黄的灯光,对毛笔做最后的修正。作为杨氏毛笔庄传人,制笔20余年的黄希林,依旧在遵循古法制笔,在一锋一毫之间,传承着百年湘笔的理念和技艺。

  说起湘笔的历史,黄希林如数家珍。明清时期,毛笔制造业有两大流派,一个是浙江湖州的“湖派”,另一个就是以长沙为主要产地的“湘派”。到了民国时期,湘笔最为兴盛。当时,长沙市内有笔庄70多家,著名的就有“彭三和”“王文升”“余仁和”等大店,杨氏毛笔庄上一代传人——黄希林的岳父杨德富就师出王文升。

  穿起蓝色围兜,戴上老花镜,黄希林用梳子先细细理顺已经过脱脂工序的原毛,然后用竹寸衡量出长短、用笔刀切割出层次,线绑笔头、修整笔杆……虽然已制了20余年笔,但黄希林对每道工序都不敢有丝毫马虎。

  “毛笔有狼毫、兼毫、羊毫等几大系列,又有上品、极品鸡狼毫和羊毛、灰鼠尾巴、兔尖等50多个种类。”讲起手里的毛笔,黄希林眼里闪着光。他告诉笔者,制作一支羊毫笔,要经过水盆、捉羊毛、石灰浸羊毛、将羊毛梳成片、齐羊毛、切羊毛、整羊毛等一百多道工艺程序,只有每一道都做到精湛,才能制作出尖、齐、圆、健的“四德”毛笔来。黄希林回忆道,十多年前,他们曾尝试用更新的AB胶代替生漆来黏合笔头,结果AB胶渗透性不强,导致成品质量良莠不齐。为了保证顾客买到的笔都是完美的,他们将已制成的五百支二号兼毫全部销毁,重新制作。

  从学制笔开始,黄希林对每支从自己手中诞生的笔都倾注了情感。“选料要精、手工要细,笔头太饱满会不收锋,太单薄又使不上力,这些都需要动脑用心才能做好。”即便是在毛笔已然式微的今天,黄希林也秉承着“君子卖笔”的原则。“有的人一买就是十几支,我会提醒他先试着用用,觉得好再来。”而对于初学者和熟用者,黄希林会分别给予不同建议,让所有顾客都能买到称心称手的毛笔。

  杨氏毛笔庄和湘籍美术大师黄永玉也有着不解之缘。2002年,身在北京的黄永玉苦于手头的毛笔不好用,一直想用儿时在长沙学艺时所用之笔,便托人辗转找到“世界笔庄”(“杨氏毛笔庄”系后来更名)买笔。黄永玉一试便颇为喜爱,又赶紧请他们再赶制几支。后来,黄永玉还与杨德富多次见面,将一幅《洞庭烟水图》赠予他,并挥笔为“杨氏毛笔庄”题写了招牌。

  曾经的南阳街仅湘笔店就有17家,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人们书写习惯的变化,热闹不再。2006年,岳父杨德富去世后,黄希林正式接手笔庄。十一年里,深藏在繁华的五一大道旁的这条小巷里,黄希林依旧坚守着岳父的遗训:“制笔如做人,尽心去做,总不会坏到哪里去。”(黄启晴)

[责任编辑:李姝昱]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李克强总理的发言体现了“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和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多边主义价值取向,也与即将召开的亚欧首脑会议的宗旨和原则高度契合。  一、上合组织发展壮大体现了“上合精神”独特的价值观和生命力【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