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侯笔力能扛鼎

2018-01-26 20:30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1-26 20:30:14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 宏

  我的草书先学张旭、怀素,受王铎的影响也很深。3个人中前两位都潇洒一生,人们传颂的是一个又一个的佳话,不管是真实的还是杜撰的。只有王铎,不幸生于风雨飘摇的晚明,崇祯自缢后他留守南京,在极度绝望中与钱谦益率文武大臣迎接清兵进城。从颠沛流离的噩梦到“贰臣”的噩梦,王铎一辈子没有安生过,但是无论是动荡还是安定、苦难还是富贵、得意还是失意,悲伤、颓废都没有停息过他追求书法的脚步,他带着满腹经纶却无限悲伤与矛盾,成为书法史上的一代宗师。

  王铎用他的笔墨来释怀,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无他望,所期后日史上,好书数行也。”在书法史上,他岂止是“好书数行”!明朝的书坛如果没有王铎,该会有多寂寞,清朝的草书如果没有王铎,该会有多惨淡!近现代的书法大家无不推崇王铎,沙孟海、林散之都对他推崇有加,启功干脆就一语以赞之:“王侯笔力能抗鼎,五百年来无此君。”这吻合了他的自信,他说过自己学书40多年,有很多追随者,必然有深爱他的书法的人。

  的确,王铎的草书,下笔动辄六尺九尺,洋洋洒洒,纵横飞舞,满纸云烟,本来明代才有这种大幅巨制,新的形式必须要具有创新精神和敢于突破拘囿的人才能发挥出来,王铎在明清之际的书法家中,受二王的浸淫最深,又偏爱米芾,将张芝、虞世南等精髓摄入,用自己强悍的笔力形成了王铎的书风——涩与畅、爽利与浑厚糅在一起,凝练坚韧,沉着淋漓。这书法扣人心弦,有些压抑但震撼人心,当雄壮迸涌而出,一股神奇的力量就在心中蕴藉了。我只有看王铎的《赠郑公度草书诗卷》还有《题野鹤陆舫斋诗卷》才会有这样的感觉,一股奔腾的力量在心里旋转。他丰富的变化成功地解决了大作品单调不耐看的问题,使书法的形式美又高一层。青年时代的王铎和黄道周、倪元璐志同道合,同榜进士,时人称他们是“三株树”和“三狂人”, “三狂人”很好理解, “三株树”却是为何,我到现在还不得知。在书法上,他们都学古变今,要与赵孟頫、董其昌雅的书风分庭抗礼,另辟蹊径。尤其是王铎,公然宣称:他人嚼过的肉,我可不沾,作文写字要有胆量,不然就会拘束;要像虎跳熊奔,不受拘束。是的,王铎做到了,年轻时凭着勤奋、无畏达到了他书法的理想状态,年老后孤独,纠结,荣辱不惊,寄情于书画,将多年的探索惊艳一亮,达到了更高远的境界。

  回看王铎的一生:国难当头,明朝江山已是风雨飘摇,清兵入侵,农民起义,王铎不顾好友黄道周直言被贬,仍旧慷慨陈词;幼女夭亡、父母病殁、妻子死于逃难途中,四子、幼子又接连死于战祸中,这样的苦难,不知道有几人能够承受;接着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皇帝自杀,绝望、恐惧以及无尽的悲伤充斥着这个明朝大臣的内心,当时清兵攻陷扬州城后屠城十日,接着渡江直捣南京,城内官兵为避免屠城之祸,开门受降,王铎接受了钱谦益的劝说,和一帮没有来得及逃走的明朝官僚也归顺清朝。好朋友黄道周、倪元璐早已为大明朝殉节而亡,父母妻子都先他而去,还来不及伤悲,国已破,山河在,他苟且偷生。王铎降清后迅速官至礼部尚书,身居高位,但他只做了两件事情:一是上疏劝告满清皇帝遵行孔孟之道,二是受命祭告西岳华山。除此之外,就是在书房,在宣纸上重新寻找昔日的雄强。53岁时成为清朝的大臣,只做了8年大清的礼部尚书,便撒手西归了。

  至今我们不知王铎葬于何方,因为他知道在他身后会遭受唾骂,临死前告诉家人“以布素殓,陇上无得封树。”但是8年时间,他的书法却几乎完成了一个时代的飞跃,他的书法大气,气势恢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的精神和灵魂随着他笔下变化无常的挥洒放空,终于回归纯净。(王 宏)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