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奖项“格莱美”显现欧美乐坛创作尴尬

2018-01-30 10:09 来源:文汇报 
2018-01-30 10:09:0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黄启哲

  有人说,格莱美早已成为轮流坐庄的圈子游戏。看看最新出炉的第60届格莱美获奖名单,就知道这话不假。“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凭借着专辑《24K魔法》以及冠军单曲《正是我所爱》赢得年度专辑、年度制作、年度单曲等七个奖项。艾德·希兰则把最佳流行艺人、最佳流行专辑收入囊中。

  作为一个以学院背景为支点的老牌奖项,格莱美时隔15年重回“寸土寸金”的纽约,迎来自己的六十岁生日庆祝。也辛苦了U2乐队几位摇滚老将在纽约的零度天气里来了一场户外表演。遗憾的是,这些都没能为奖项带来更多新鲜感。在国内社交网站上,反倒是TFBOYS成员易烊千玺作为嘉宾的露脸,让格莱美狠狠刷了一下屏。

  联系前年“霉霉”泰勒·斯威夫特的风光和去年阿黛尔的强势回归,盘点格莱美的大赢家就会发现,绝大多数确属实至名归,只不过依旧是那些人,依旧是那些调调,说乏善可陈也并不冤枉。有评论认为,这个伴随唱片工业而生的老牌奖项,给出这样的奖项,说到底还是欧美乐坛创作的后继乏力。

  分类奖项“一人独揽”

  综合类、R&B类奖项几乎都被布鲁诺·马尔斯包揽。评委的“青睐”由来已久,2011年起,马尔斯在格莱美几乎年年有收获,就算去年大赢家是阿黛尔,她的年度专辑《25》,同样由马尔斯担任制作人。

  这引来不少非议。就拿格莱美最重磅的奖项之一“年度专辑”来说,有评论就认为,若论音乐深度,《24K魔法》不及入围的肯德里克《DAMN.》和Jay-Z的中年自省之作《4:44》;而若论音乐的整体性与品相,也不敌1996年的小魔女罗德。

  不管是自己的“24”还是阿黛尔的“25”,他的创作更像是满足大众娱乐的最大公约数。尽管有人在这个夏威夷小子身上看到了唱着《紫色》的王子,看到了唱着《颤栗》的迈克尔·杰克逊,但更多的时候,他更愿意唱着“正是我所爱”这种简单调调,炮制美式“洗脑神曲”。

  本届“一人独揽”大类奖项的还不止马尔斯一人。说唱类奖项几乎被肯德里克·拉马尔拿下,算是作为他在综合类奖项惜败“火星哥”的一种安慰。而克里斯·斯太普顿则是本届乡村音乐奖项的“收割机”。

  奖项的尴尬亦是乐坛的悲哀

  “老面孔”也是格莱美缺乏看点的原因之一。摇滚类奖项里,喷火战机乐队常年在列;Jay-Z与碧昂斯夫妻俩只要有作品,就在提名名单“领跑”;至于泰勒·斯威夫特,她的新专辑《荣誉》虽不在第60届的报名周期之列,格莱美却连一首单曲都没放过。

  格莱美的评委也在已故歌手身上做文章。继格莱美早年“遗珠”大卫·鲍伊去年凭遗作《黑星》5项提名全中后,今年“最佳摇滚歌手”又一次“马后炮”,颁给了2016年11月就已不在人世的莱昂纳德·科恩。两人已成传奇,无须奖项傍身。格莱美的追怀反而遭致不少乐迷的不满。

  曾几何时,格莱美专业评委的选择不受市场左右。于是有了“花蝴蝶”玛利亚·凯利和“水果姐”凯蒂·派瑞等几代当红歌手的多年陪跑。可近年,不管是奖项数量的“瘦身”——砍掉冷门细分奖项;还是向大众口味靠拢,让话题艺人进榜、参与表演,这个老牌奖项所采取的诸多“自救”手段,也使其多少与“看数据”的全美音乐奖、“看榜单”的公告牌音乐奖变得面目相似。

  也有人把如今音乐奖项的尴尬看作是欧美乐坛后继乏力的缩影:大众流行靠“火星哥”“霉霉”和碧昂斯撑着门面;抒情音乐倚仗阿黛尔、艾德·希兰持续产出;酷玩、缪斯等摇滚中坚力量新作差强人意……或许,只有从创作源头展现更多艺术灵感与技巧创新,才能让格莱美这样的“年度总结大会”更具看点。(黄启哲)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