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_听说 _光明网


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2018-01-30 11:37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8-01-30 11:37:17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邢本源

  作者:刘海龙

  我喜欢曹文轩老师的文字,温暖而不甜腻,真实又不残忍,幽默中带着淡淡的伤感,深刻中透着切切的期望。我几乎读遍了他所有的作品,发现《穿堂风》有些与众不同,它距离我们更近,仿佛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穿堂风》,曹文轩著,天天出版社

  男孩橡树的父亲是个惯偷,还是个赌鬼。炎热的夏天,其他孩子在草棚底下享受凉爽的穿堂风,橡树不能,他一人在寂寞而广阔的天地里独处,任由锋利的稻叶划伤他、刺痛他。当一个人受到委屈、束手无策的时候,倔强是唯一的保护伞。我曾经见过一个倔强的孩子:当时,老师正试图拖他进教室——他已经在教室门口站了一节课了。可是任由老师软硬兼施,他就是不为所动,倔强地站在教室外面,满脸泪痕。原来,课堂纪律不大好,老师警告谁再乱讲话就到门口去罚站。可巧老师的话音刚落,这个孩子就冒冒失失地说了一句什么。老师没听清,立刻责罚了他,下课了,老师才知道,原来那孩子是班长,他正在管理纪律,那是他说的唯一的一句。

  橡树的倔强,源自周围世界的冷漠和坚硬。橡树的世界很大,仿佛周围的世界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橡树的世界很小,走到哪里都如芒在背,不得安生。

  他和山坡上的羊羔说说话,牧羊人就满脸狐疑。他和鱼塘里的鱼儿聊聊天,鱼塘主就声声质问。他在瓜地里和兔子玩一玩,竟然惹得看瓜老汉一阵白眼。

  他太单纯,他只是个孩子,他还不懂瓜田李下的嫌疑有多沉重,足以压垮一个人的脊梁。他不懂顽皮贼骨的流言有多刚猛,能轻松摧毁一个人的形象。他不懂得一旦被人贴上了“贼”标签,就像犯人脸上刺下的金字,永远无法洗去。

  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孩子,他们可能因为贪玩、调皮而经常犯下某种错误,在别人心中留下某种不良印象,而这些不良印象,一次一次累积重叠,就会形成更加深刻且很难改变的不良形象,在心理学上有一个专业术语,叫刻板印象。

  如果一个孩子有不写作业的历史,尽管他的作业落在了家里,但是大家还是会认定他是没写作业的。如果一个孩子有抄袭作弊的前科,尽管他凭自己的努力得了100分,但是大家仍然会对他的成绩不屑一顾。

  尽管橡树痛改前非,洗心革面,然而流言蜚语仍然此起彼伏。像一把把刀,像一根根箭,毫不留情,直刺橡树的心灵。当人们追究这些东西是怎么丢的时候,人们说着说着,就会说到橡树。虽然不肯定是橡树所为,但是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不是他还能有谁?他老子还关在牢里呢!

  作为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一阵刺痛。首因效应是橡树无法摆脱的桎梏,像一道枷锁,锁住了他,让他走到哪里都不自在。天太热了,橡树像是一条被逼迫的无处可逃的小鱼,它要窒息了。于是,它跳出水面,直挺挺躺在岸边——那就让炙烤来得更猛烈些吧!于是橡树又倔强地坐在了房顶上,任由毒辣的太阳把自己烤熟烧焦。橡树的身体正在经受炙烤,而围观者的心灵则承受一种难言的煎熬。与其说橡树惩罚的是自己,不如说是拷问别人。

  “这地上没有你待的地方吗?”是啊,你们何曾给过橡树可以待的地方?这一句看起来简单,却颇为耐人寻味。诸如此类的句段不胜枚举,这是曹文轩老师作品的特色之一。绝少做惊人语,然而细品之下,如锥画沙,入木三分。

  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应该是立体的,并不能因为读者是儿童就避重就轻,更不能以为儿童文学理所应当是柔声细语,轻歌曼舞的。太温暖,太阳光,就会让孩子误以为这个世界只有春天,不见夏天的风狂雨骤,不知冬天的地冻天寒,孩子就会脆弱,弱不禁风。《穿堂风》的语言是柔软的,但是细品之下,却异常锋利。

  《穿堂风》的可贵之处不仅仅在它让孩子们看到一个冷冰冰的现实——名声一旦污损,身心将承受多么痛的惩罚;同时它也让孩子们牢牢记住——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谁也成不了谁的救星,真正能拯救自己、洗白自己的,只有自己。

  最后,我想起莫泊桑的一句话:生活,从来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美好,也不是想象的那样不幸。读完《穿堂风》,我明白,有些事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刘海龙)

[责任编辑:邢本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