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作家具”为何默默无闻 _玩艺 _光明网


“闽作家具”为何默默无闻

2018-01-30 17:30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1-30 17:30:51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退藏

  从2013年“美国私人珍藏黄花梨家具”专场拍卖中出现的黄花梨架几案以5645万元成交,到2017香港嘉德的黄花梨罗汉床以3435万港元成交,这些在家具拍卖史上能占据地位的黄花梨重器,均出自福建。

  虽然这些家具重器出自福建,但在传统中国家具流派里,“苏作”家具一直独占鳌头,“闽作”家具却默默无闻。福建究竟因哪些条件才得以成为家具重器的孵化地?“闽作”家具又有哪些特征?如何客观公正地评价“闽作”在中国家具中的地位?

  “闽作”流派获行业认可

  明清家具研究者张志辉表示,中国幅员辽阔,各个地域的家具风格也不尽相同,逐渐形成或大或小的流派。这些流派中,已被大众认知的有苏作、京作、晋作、广作等。

  在张志辉看来,可以称之为家具流派者,首先应该有典型的风格,其次要有代表性的用材、工艺、纹饰、造型等,最后还要有可以成规模的家具实例族群存在。福建地区所制家具符合这一要求,即“闽作家具”的存在是客观事实。

  福建家具用料大多甚为阔绰,尺寸硕大,几案喜用独板,枨则粗壮,牙则厚实,各处构件极少有秀气、纤薄之感,概是近港口而易得大材。最具代表性者莫过于翘头供案,以黄花梨、铁梨木制者最为多见,大多厚独板为面,大翘头,喜用打洼线脚,牙板宽厚,浮雕大小螭龙纹,香炉腿,腿间挡板透雕图案,数年来所见甚多。

  福建家具的纹饰,丰富多样而独特。以屏风为例,屏心喜用历史故事、神仙人物,最为典型者为郭子仪祝寿图。汾阳王郭子仪的后裔有迁居福建者,故而这一题材愈受闽人喜爱。神仙人物以麻姑、八仙、刘海等最为典型。屏风绦环板喜雕博古纹饰,裙板最喜雕各类异兽,除了常见的麒麟、云龙、狮子外,还有飞熊、天狗、豹、神羊等稀见异兽题材。

  福建家具的造型,除个别与广东等临近地区有相似外,大多与其他流派迥异,诸如线脚喜用皮条线、打洼皮条线,冰盘沿多收进甚多,马蹄则多高挑挺拔等。整体造型有的甚简,有的又甚繁,形成或拙朴高古,或孤绝飘逸,或俚俗夸张等风格。具有代表性的家具门类有大供案、大座屏、围屏、玫瑰椅、半圆桌、卷几、罗汉床等。

  闽人又擅漆,除了前述的雕漆外,款彩、薄螺钿、黑漆描金、金漆、漆线雕等,都是极为独特的漆作流派。所见款彩围屏,十有八九出自福建。

  “闽作”的故事还没表达好

  在原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上海善居主人柯惕思看来,闽作无人识的原因,是由于收藏家王世襄提出黄花梨有“苏作”来源,而并未提及闽作。

  柯惕思表示,闽作传统家具大体的特征并不好总结,“因为它们有时有点厚,有时又有点细;有时有典雅的宋味,有时又有玲珑清味。”闽作家具要看特点,也要看当地的材质。闽作家具材质丰富,包括楠木、龙眼木、红豆杉、鸡翅木、铁力木、榕树、见光乌等。乾隆时期,来自福建的进贡品也包括紫檀嵌洋漆、鸡翅木及雕漆家具,应该是代表性的闽作精品。

  然而,只有大料独板或者具备当地材质的特点,除非能知道产地,否则闽作的特点很难被认出来。在柯惕思看来,闽作的故事还没表达好,需要更仔细与深入的研究。

  明清家具行家、香港华艺大荣主人蒋念慈则认为,闽作不如苏作有名的一部分原因,是福建一直没有人为本土家具艺术做梳理和宣传。福建人低调和保守的性格,也直接造成了闽作家具大料豪奢、坚固耐用的风格。

  作为全国著名的移民省份,福建自古以来移民在外的群体庞大,这种多元、开放的文化,反映在家具上面,也形成了闽作家具的不羁个性。

  蒋念慈表示,福建人倔强的性格在家具上也有所体现。比如,龙眼木是一种不容易驾驭的木材,尤其是用于制作家具的带虎皮斑的龙眼木,个性多变易开裂,不易定形,但福建人在几百年前就完全掌握了龙眼木的木性,并且使用得出神入化,大到架子床,小到底座,制成大大小小的各式家具。以至于到了今天,一提起龙眼木家具,仿佛已经约定俗成变为福建的专属。

  在蒋念慈看来,一件家具,耐用和合理是第一位的。没有哪种风格的家具可以凌驾于另一种风格,也没有哪一种款式可以凌驾于另一种款式,更没有哪种材质可以凌驾于哪种材质,而应综合来看,发现不同风格的特色和长处,并梳理研究,为中国家具文化以及后来人留下一点文脉和贡献。

  “闽作”的美感与地位不可否认

  其实,无论京作、苏作、晋作或广作家具,其他各个地区家具的造型制式和工艺,都有其独到的风格。如要讲述闽作家具的特点,北京市收藏家协会古典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刘传生表示,可以从其黄花梨家具和漆木家具分而述之:

  福建的大部分黄花梨家具都是较为普通的制式,也有一小部分富有地方特色,但其中还有一部分做到了中国黄花梨家具之最,它的造型、制式、奢华的用料、漂亮的纹理,以及呈现出的雄浑、磅礴、大气的整体气势,各方面浑然天成。这是其他地区比如京作、苏作的家具造型所不具备的,也是其他标准器无法比拟的。

  而历史最为悠久的还得说闽作的漆木家具。在古代,闽作的漆木家具在全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自成一派。它的漆绘工艺,连部分宫廷家具都无法与之媲美。它的漆色纯正,尤其是黑漆,纯正厚实,又焕发光彩,加之当年无论是所选用的材料,还是漆绘工艺的严谨、考究,所制作出来的漆木家具,无论是在当年,还是后来几百年的流转里,人和大自然在它们身上造就的美感,都是其他地区的漆木家具无法相提并论的。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福建以及潮汕地区的漆木家具,并不受当今收藏界的喜爱。这有其自身的原因——它的工艺、用料的确考究,但堆砌过多的符号,表现手法和装饰风格过于追求华丽繁复,这和当今收藏界喜欢明式极简的审美取向并不一致,所以遭到了一定的“冷遇”。但它的美感以及地位,都是不可否认的。

  到目前为止,市场上对家具的认知,多数还停留在明清硬木上。而要看不同地域的整体水平,不应只看硬木,不应只看明清,若能综合其他材料和年代看,可能更公平。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