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博“竹林七贤”为何有“八贤” _玩艺 _光明网


南博“竹林七贤”为何有“八贤”

2018-02-02 14:21 来源:新华日报 
2018-02-02 14:21:13来源:新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邢本源

  作者:于锋

  1960年4月的一天,南京南郊西善桥的南京第二钢铁厂内,工人在一座名为“宫山”的小山上取土时突然发现,地下藏有大量古墓砖。施工随即停止,考古队入场,抢救性发掘也随即展开。

  “竹林七贤”砖画(局部)

  “竹林七贤”拓本(局部)

  经过半个月的紧张作业,一座大型南朝墓葬重见天日。墓室内部,南北墙壁上的两幅巨型砖印壁画令考古队员惊叹:他们从没有发现过如此精美的同类文物。专家将两幅砖画拼接在一起,命名为“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拼壁画。最近火爆荧屏的央视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中,将出现这幅砖画的身影。本周日,它将与南京博物院另外两件镇院之宝“大报恩寺琉璃拱门”“坤舆万国全图”一起亮相《国家宝藏》。

  64件国宝禁止出国展出,其中就有它

  如今,“竹林七贤”砖画陈列在南京博物院的历史馆内。几乎每一个观众,都会在这件“镇院之宝”前长久驻足流连,慢慢欣赏品味。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这幅长4.8米、高0.8米的砖画,是用300多块画像砖拼接而成。“这幅砖画就好比六朝贵族玩的大型‘拼图游戏’!”南京市雨花台区文化局的专家朱向东对“竹林七贤”砖画有长期研究,他打了这么一个有趣的比方。

  砖拼壁画,是一种带有鲜明六朝地域特色与时代特征的墓葬装饰艺术。通俗地说,就是将几十甚至几百块砖拼在一起,用砖的端面或侧面所模印的不同图案,拼接出一幅大型画面,用以装饰墓室。

  六朝考古专家、南京师范大学王志高教授告诉记者,最早的小幅砖拼壁画出自1957年在南京迈皋桥万寿村发现的东晋“永和四年”纪年墓。墓中内壁上,三块墓砖端面组合成一只张口狂啸的猛虎形象,四角各题一字,连起来为“虎啸山丘”。

  砖拼壁画出现后,迅速在六朝皇室贵族中流行开来,是他们安排后事时常常会采用的墓室装饰形式。近几十年来,在江苏、河南、福建、浙江等地,考古专家已经发现了数十座带有砖拼壁画的南朝墓葬,涉及车马仪仗、凤凰、狮子、武士、飞天、羽人戏龙、羽人戏虎、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等各种题材,有的画面充满着神秘的玄幻色彩。

  发表在1960年第8、9期《文物》杂志上的《南京西善桥南朝墓及其砖刻壁画》,记录着宫山大墓“竹林七贤”砖画出土时的情形:砖画分为两部分,每一部分长2.4米,高0.8米,距离底部0.5米,分布在墓室两面墙上。

  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南京、丹阳两地的考古专家又陆续在丹阳胡桥鹤仙坳南朝墓、丹阳胡桥吴家村南朝墓、丹阳建山金家村南朝墓、南京石子冈雨花软件园南朝墓、南京铁心桥乌龟山南朝墓、南京栖霞狮子冲南朝大墓的考古中相继发现“竹林七贤”砖画的身影。

  “对比下来,南京博物院所藏的宫山大墓‘竹林七贤’砖画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格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同题材砖画!”朱向东介绍,2002年,国家文物局印发《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规定全国64件国宝文物永久不准出国展出,江苏唯一一件入选的就是西善桥宫山大墓的“竹林七贤”砖画。

  “七贤”变“八贤”,“竹林”去哪儿了

  “竹林七贤”砖画分为南壁和北壁两个部分,南壁壁画始于怡然弹琴的嵇康,接下是吹指长啸的阮籍、执杯欲饮的山涛、仰首赤足的王戎;北壁壁画始于闭目沉思的向秀,后面是嗜酒狂放的刘伶、妙解音律的阮咸、悠然自得的荣启期。每个人物都姿态活泼,神情生动,是我国六朝时期绘画的珍贵资料和杰出代表。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竹林七贤”是七个人,“竹林七贤”砖画却出现了八个人,多出来的一个人是谁呢?专家介绍,多出来的是排在北壁砖画最后一位的荣启期,他是春秋时期高士,曾列入史书中的《高士传》。传说孔子游泰山时遇到荣启期,见其衣不蔽体、鼓琴而歌,好奇他为何如此高兴。荣启期自言自己有三乐:为人、又为男子、又行年九十。这一故事后被引为“知足常乐”的典故。

  “竹林七贤”生活的年代则比荣启期晚得多,他们是魏末晋初的七位名士。

  春秋时代的荣启期为何“穿越”到这场魏晋名士的“party”上来呢?南京博物院六朝史学者罗宗真研究员认为,荣启期清高遁世的思想和高士风度,与竹林七贤是完全一致的。同时,将荣启期“搬”到画面上来,也解决了构图对称问题,八个人才能两两对称。

  “竹林七贤”砖画上还巧妙绘制了十株植物,将人物一一隔开。这些植物分别是5株银杏树、2株垂柳、1株槐树、1株松树、1株阔叶竹。有人发出疑问,既然砖画的主题是“竹林七贤”,为什么画面上没有“竹林”,只是在向秀和荣启期之间画出了1株阔叶竹呢?

  朱向东说,其实,所谓“竹林七贤”的“竹林”,并不是真正的“竹子林”。陈寅恪先生在《清谈误国(附“格义”)》中指出,“先有七贤,后有竹林”,“竹林”并不是具体的地名,也不是形容一片竹子林,而是佛教徒在天竺清修隐居地的别称。到了东晋时期,才有好事者附会捏造出“七贤在竹林中悠游”的典故。

  罗宗真也提出,六朝墓葬中发现的多幅“竹林七贤”砖画上并没有竹林,是对陈寅恪文章最好的注解。

  也有学者认为,在西晋之前,竹子象征女子的悲怨凄苦,与隐逸的高士毫无关系。包括“七贤”在内的名士们对竹子也无特别的审美意向。相反,后世画家创作“竹林七贤”题材时,画出很多竹子,反而是与史实有悖的。

  除了人物和植物,“竹林七贤”砖画上还出现了多种道具,如古琴、豹皮褥子、瓢尊(酒器)、凭几、如意、耳杯、阮咸等。每一个观众都能从这些道具中发现有趣的细节。

  比如,高士阮咸赤足盘膝,坐在皮褥上弹奏一件四弦乐器。“咸妙解音律,善弹琵琶”(《晋书·阮咸传》),阮咸手中的乐器名为直项琵琶,相传发明者就是他本人,后人因此将这种乐器也称为“阮咸”。现存最早的阮咸实物来自唐代,藏于日本正仓院。宫山六朝大墓“竹林七贤”砖画出土后,对乐器阮咸早期的形状以及如何弹奏,有生动的记录,因此弥足珍贵。

  300多块砖,怎么快速拼出这幅巨型砖画

  当你站在南博历史馆“竹林七贤”砖画之前,望着砖面上苍劲挺拔、柔和流畅的线条,你会惊叹于六朝艺术家高超的绘画技巧,也会好奇,这三百多块砖的“巨型拼图”是如何制作完成的呢?

  朱向东推测了砖画的制作过程:首先在绢上画好“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粉本,然后再分段刻成木模印在砖坯上,待砖头烧成后依次拼成。也就是说,这幅砖画诞生之前有一个粉本,粉本的作者就是砖画的作者。

  “竹林七贤”砖画是我国现存极少的六朝绘画实物,它的作者,也就是粉本由谁所画,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谜题。罗宗真认为,“竹林七贤”和《女史箴图》一样,表现出“如春蚕吐丝”般有韵律的线条和典雅风格。画中的银杏、垂柳与《洛神赋图》的手法几乎相同。《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均为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所作,有后人摹本存世。因此,“竹林七贤”砖画的作者很可能就是顾恺之。此外,也有学者认为,作者可能是东晋雕塑家戴逵、南朝刘宋画家陆探微。

  几百块壁画砖烧出来后,犹如一块块小拼图,如何快速而准确地拼出完整画面呢?朱向东说,壁画砖的正面有铭文编号,比如“嵇上行卅六”“嵇上行廿八”。“嵇”,是指竹林七贤中的“嵇康”。这些文字指示着营建墓室的工匠,这块壁画砖在整张“拼图”中所处的具体位置,保证他们能够迅速而准确地完成这幅“大型拼图”。

  “竹林七贤”装饰的墓葬,等级极高

  从1960年南京西善桥宫山发现“竹林七贤”砖画以来,南京、丹阳两地六朝墓葬中发现的该题材砖画(包括残件)已有七八套之多。通过对这些六朝墓葬墓主的推断,专家发现,凡是出现了“竹林七贤”砖画的六朝墓葬,墓主身份都非常显赫,墓葬规格都很高,多为帝陵。

  宫山大墓的墓主是谁,至今还是一个谜,学界观点众多。王志高教授认为,墓主可能是南朝陈废帝陈伯宗。也有学者认为墓主可能是南朝刘宋孝武帝刘骏或者刘宋前废帝刘子业。其他出土“竹林七贤”砖画的六朝墓,丹阳鹤仙坳南朝墓被推定为齐景帝萧道生修安陵;丹阳胡桥吴家村南朝墓被推定为齐和帝萧宝融恭安陵;丹阳建山金家村南朝墓被推断为齐明帝兴安陵;南京狮子冲南朝大墓,墓主则被确认为梁昭明太子萧统以及其母亲丁贵嫔。

  “也就是说,‘竹林七贤’砖画一般只在帝陵等级的南朝陵墓中出现。墓主即便不是皇帝,也是等级极高的王侯或者帝后。”朱向东说。

  那么,南朝帝王为什么会用“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的画像装饰自己的墓葬呢?很明显,“竹林七贤”脱俗超凡的不羁行为,与帝王的高居庙堂之上的统治秩序格格不入。

  朱向东认为,六朝时期,士大夫阶层盛行“玄虚淡泊,与道逍遥”的“玄学”,追求“高逸”,崇尚清谈。这种风尚甚至受到皇族的推崇,“竹林七贤”在帝陵墓室中出现,体现了乱世中的帝王对来世洒脱、安定生活的渴望和追求。(于锋)

[责任编辑:邢本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