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应该补上情感教育这一课

2018-02-07 14:47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8-02-07 14:47:56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责任编辑:邢本源

  作者:赵青

  《奇迹男孩》讲述的是一个因为特雷彻·柯林斯(Treacher Collins)综合征而造成先天面部畸形的小男孩,如何在家人、老师及朋友的关爱下,一点点获得自信、成功踏入校园的故事。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是一种先天性脸颊骨及下颌骨发育不全的疾病,该种疾病还会导致呼吸道狭窄及听力障碍,但并不会传染及智力低下。

  影片的主人公奥吉是一个在科学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观察力敏锐,头脑反应敏捷,喜欢梦想自己是一个宇航员,被人们欢呼着、簇拥着的孩子。可就这样一个孩子,却因为这种罕见的疾病而一直被周围人排斥且极度自卑着。奥吉的母亲为了照顾奥吉的病,暂时放弃了自己的研究与事业,一门心思在家照看奥吉并担负着教育的职责,一直到奥吉成长到了应该上五年级的年龄。奥吉的母亲因为担心再继续家庭教育的话,长大后的奥吉可能会融入不了社会,因而为奥吉联系了一所小学,希望他能在正常的教育环境下尽快融入集体当中去。在他学会照顾自己、与人相处的同时,也给这个多年来一直围绕着他忙碌的家庭一个喘息的机会。

  从事多年教育的图什曼校长考虑到奥吉可能会不适应,在暑假中就贴心地为奥吉叫来了三个孩子:朱利安、夏洛特和杰克。这三个孩子恰恰代表了人们对于奥吉的三个态度及采取的应对行为:厌恶和欺凌、怜悯和旁观、友善和援助。学校是成人社会的反射,这一点毋庸置疑。在家庭中大人是如何行事,孩子们就会真实地在学校中反映出来。

  来自优渥条件家庭的朱利安,父母自私冷漠、唯利是图、仗势欺人,朱利安便也学得虚伪油滑、搞小团体。但是到底是纯真的孩子,最后因为霸凌奥吉而与父母一起被传唤到校长办公室,在目睹父母谎言不断、拒不认错的时候,学校良好的教育还是在他身上起到了作用。能说会道的小演员夏洛特虽然没有太多的镜头,但她做了大多数家长教育孩子都会做的事情:对待弱势群体抱有同情之心,不诋毁别人,但是要保护好自己。在别的小伙伴不公平地对待奥吉时,她会加以指责,却不会做出实际行动来帮助奥吉。反倒是班里沉默寡言的黑人女孩莎莫,不顾旁人的指指点点,坚定地和奥吉坐到一桌吃饭,并且捍卫自己与奥吉的友谊。

  而最后一个孩子,也是本片主人公之一的杰克·威尔,则更加丰富立体得多。他初次在冰淇淋店与妈妈和弟弟一起看到奥吉时,是感到由衷的恐惧的。但是杰克的妈妈在试图说服孩子在暑假期间帮助迎接奥吉的时候,则并没有回避这种情感,而是告诉杰克有这种情感很正常,但是奥吉也没有办法选择他的外貌,妈妈和学校都希望他能代表同学对奥吉更加友善一些。当杰克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后,母亲则对他的行为表示了由衷的赞赏和感谢。这才有了后来在科学实验室,杰克回斥朱利安高傲行径的一幕。

  但是杰克作为一个来自于普通甚至是有些拮据的家庭,因为需要靠着学校奖学金才有学上。成绩普通的杰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自卑,在众多小伙伴中显得有些讨好“孩子王”朱利安。在万圣节时,甚至因为害怕被开除出朱利安的小团体而违心地说出了伤害奥吉的话,这与成年人的世界何其相似。但本性善良的杰克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以及对奥吉的伤害,朱利安再想拉拢杰克欺凌奥吉时,杰克则勇敢地说了“不” 。最后在游戏中对奥吉说出了那声“对不起,我们还可以继续做朋友吗? ”奥吉也大度地原谅了他,两个孩子和好如初。

  而在这一过程中,两个孩子的母亲功不可没,没有她们的正确教导,两个孩子之间的伤害和仇视只怕会越来越深。

  正确的家庭教养,会让孩子找寻到自己正确的人生方向。从一开始将主人公置身于一个充满冲突的环境中,到最后奥吉学会了与人交往、找到自己人生的兴趣与奋斗目标;奥吉的母亲从全心全意扑在儿子身上,到重新平衡家庭关系、重拾曾经的研究课题;姐姐薇娅从压抑自己对亲情及友情的渴望,到正视自己的感情需求,收获爱情之余,也找回了失去的亲情与友情;杰克·威尔从自卑胆小、无意识间助长了欺凌之风,到最后能够勇敢地捍卫自己的立场与友情;姐姐的好友米兰达,也从一个孤独敏感、善妒的女孩,而重新找回了自己善良仁厚的人生正轨。

  在教育的话题之外,这部影片还让我感到惊喜的地方就是,它并没有忽视周围人的感情与经历。影片使用了单独叙事的手法,同时展现了姐姐薇娅、朋友杰克·威尔,以及姐姐的朋友米兰达的经历与真实想法。虽然这让影片稍显平淡与冗长,却让人更加体会到了凡事都有两面性。西方教育讲究“批判性思维” ,从某一方面来说,即是要多方求证而不能只听信一面之词。

  姐姐薇娅说过一句话:“弟弟是这个家中的太阳,我们都是围绕着他转的行星。 ”对于有特殊需求的孩子的家庭来讲,确实相对正常的孩子常常会受到来自于家长的“情感忽视” 。薇娅在与母亲唯一能单独相处的万圣节那天因为弟弟在学校的呕吐而不得不终止时,薇娅也很难过。但在弟弟更有需求时,她还是会第一时间去安慰弟弟,并且将弟弟当做寻常的孩子对待,告诉他自己的烦恼,也告诉他这就是寻常应有的烦恼。奥吉在思忖过后,也接受了姐姐的说法。

  而薇娅的爆发,则在于最后母亲对她隐瞒戏剧演出的指责。薇娅一直尽力做一个令父母省心的懂事女儿。而母亲则希望能够在照顾奥吉之余,薇娅也能如同小时候一般知无不言。薇娅压抑了多年的心里话终于在此时脱口而出,同时也表达了对父母的依赖和渴求。母亲终于惊觉,原来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记得自己有个需要不断照顾的儿子,却忽略了还有个同样需要疼爱的女儿。最终当家人和解后,父母带着奥吉坐在剧院里观看薇娅表演时,眼中闪烁着满是骄傲与感动。

  这部电影带给人们更多的是对于情感教育方面的深思。如果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学子抨击父母信”中的列位能够开诚布公地坐下来好好聊聊,父母能多在情感上给予些支持,可能这位学子所感受到的伤害也没有那么强烈。(赵青

[责任编辑:邢本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