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悲苦触及灵魂的琴音

2018-02-08 10:31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2-08 10:31:05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邢本源

  作者:张明华

  打开手机音乐,常常静静而肃然起敬地聆听二胡曲《二泉映月》,在如凄如诉的旋律中,心儿随抖音而一波三折地抖动,思绪随悲凉而喘急地慨叹。在凄美哀伤的旋律中,定格一颗蘸满泪水的心。

  这首曲子是琴师阿炳的心血之作,他真名叫华彦钧,是无锡城区雷尊殿的道士,自幼受到四句头吴地小山歌、长篇叙事歌、滩簧、说因果和丝竹乐等乡土音乐的熏陶,对音乐非常喜爱。在父亲的教习下,他十六七岁便学会了结构繁复、技法多变的梵音,吹、拉、弹、打、唱、念样样精通。不料在风生水起的而立之年,阿炳的命运急转直下,先是因染上吸食鸦片等恶习导致生活潦倒,随后患上眼疾,双目相继失明,从而流落街头卖艺,然而卖艺一天,仍不得温饱,因此深夜回归小巷中的屋子之际,也会常拉奏此曲,凄切哀怨的声音流动在夜里,更加令人泪奔。

  卖艺求生的生活让他历尽了人世的艰辛,饱尝了人间的辛酸屈辱。他无处发泄,便经常通过拉二胡、弹琵琶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恨情仇,把自己对痛苦生活的感受通过音乐尽情反映出来,把所闻、所感、所想化作一段段扣人心弦、催人泪下的音符,使听众在旋律中产生最直观的共鸣。

  创作《二泉映月》时他已双目失明,经常由妻子拉着他来到无锡的二泉边拉琴。他的朋友陆墟曾这样描写过他拉奏《二泉映月》时的情景:“大雪像鹅毛似的飘下来,对门的公园,被碎石乱玉,堆得面目全非。凄凉哀怨的二胡声,从街头传来……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媪用一根小竹竿牵着一个瞎子在公园路上从东向西而来,在惨淡的灯光下,我依稀认得就是阿炳夫妇俩。阿炳用右肋夹着小竹竿,背上背着一把琵琶,二胡挂在左肩,咿咿呜呜地拉着,在淅淅疯疯的飞雪中,发出凄厉欲绝的袅袅之音。”

  历史也是如此巧合,二泉,在如今无锡的锡惠公园中,因唐朝茶圣陆羽在《茶经》中把惠山泉水评为天下第二等级的泉水而得名,此泉共有上、中、下三池,池边曾有南宋初年建的二泉亭。由此可以想象,当阿炳坐在这圣洁、有灵性的泉水边奏响揪魂哭心的二胡声,清冽的泉水恰似从他琴弦中洒下的潺潺泪水绵绵不绝,又似二汪泉水抚慰他的满腔悲愤和痛苦,泉水见证了他绝望的呐喊,本该取水泡茶,谈笑风生的他,却走投无路只能用拉二胡来对水倾诉,同屈原的问天何其相似。这悲苦触及灵魂的琴声,令人虔诚恭听。

  原本无标题的这首曲子,阿炳卖艺时并没演奏,曾随口把它称作“自来腔”,他的邻居们则叫它“依心曲”,后来在杨荫浏、曹安和录音时,联想到此曲在本地景点“二泉”边诞生,遂取名为《二泉映月》。

  1950年深秋,在无锡举行的一次音乐会上,阿炳首次也是最后一次演奏此曲,赢得观众们经久不息的掌声,感染了每个人。1951年,天津人民广播电台首次播放此曲,从而名震全国。

  《二泉映月》是阿炳的大悲之音、断肠之痛,是阿炳感天动地的生命绝唱。1950年天津来的两个教授在录制完这支曲子后,几个月后阿炳便不幸离世。遗留此曲成为民乐经典,享誉世界。1978年,日本著名指挥家小征泽尔聆听此曲后掩面而泣,从坐着的椅子上跪了下去,虔诚地说:“听这种音乐应当跪着,坐着和站着听都是极不恭敬的。”(张明华)

[责任编辑:邢本源]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APEC应针对新趋势,使各成员能够有效地应对挑战,充分利用新的发展机遇,共享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所带来的收益,实现包容性增长的目标。【详细】

      西安国际港务区的新筑车站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物流枢纽中心,从西安发往德国汉堡,中亚、中欧班列开行以来,从这里出发的货物已经遍布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经从陕西西安出发,贯穿千年驼铃声声的丝路通道,如今已经变成一条立体多维的宏大铁路走廊。现在的陕西,正依托铁路运输载体,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互联互通的重要动力,“一带一路”已经成为陕西与国内、陕西与世界资源共享、共同繁荣的发展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