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俗画的回归 _玩艺 _光明网


中国民俗画的回归

2018-02-09 13:34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2-09 13:34:4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合燕

  2018年1月7日,“中国·苏州首届国际木版年画展暨传承·创新·交流——中国木版年画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举行,来自英国、日本、韩国、越南、德国等国及国内天津、陕西、河南、湖南、四川、江苏等地的年画艺术家和研究学者聚集一堂,围绕着展览,对中国民俗画的历史、现状及未来进行了专题研讨。

  引人注意的是,此次英国、日本、韩国等地收藏机构和藏家带来了多幅古版风俗画,它们的出现再一次把一个久远的民俗景象呈现在人们面前。

  过年还需要年画吗?传统的回归会对民俗画构成怎样的影响?有关包括年画这类风俗画的回归和变化成为本次研讨会的重要议题。

  壹 年画里的历史信息 以姑苏版为例

  “姑苏版”,一个中国木版画里的特有名词,一个在年画界令人称道的门类。泛指明末清初,或是清中期的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风俗画),目前这类作品多被集中收藏在英国、德国、日本、法国等地,国内几乎少有珍藏。

  此次展览,欧洲木版画基金会主席冯德堡先生,带来了12件“姑苏版”藏品参展,其中一套乾隆时期的“姑苏版美人图”堪称珍品。这套藏品年代应该在康乾年间,画面人物造型、饰物、建筑、风景、室内布置、案头陈设,以及当年的风景名胜、商贸店肆、街道市容都有展现。可谓是真正的民俗档案。

  陈平原、夏晓虹曾经主编过一本《图像晚清》,集中梳理了晚清《点石斋画报》的画面渊源,在《导论》中指出:“长期以来,我们更为信赖文字的记言记事、传情达意功能,而对图像,则看重直观性与愉悦性。”同时提及,“可百年后的今日,《点石斋画报》确实成了我们了解晚清社会乃至‘时事’与‘新知’的重要史料”。对此,热衷于中国古版画研究的郑振铎也曾指出“(《点石斋画报》)乃是中国近百年很好的‘画史’。”

  追溯《点石斋画报》史,可知这套具有新闻和社会写实功能的画报创作原点即取法于中国风俗画,其中颇有名气的一批画师如吴友如等人都出自苏州,有的还曾从事过年画的创作。该画报引用西方先进的石版印技术,得以迅速传播。

  其实早于画报出现的百年前,姑苏版画就有这样的画面呈现了。在英国学者冯德堡收藏的“姑苏版”里可见,以美人童子为主题的一套版画中,可见妇女服饰、发型、妆容,及至休闲、爱好、民风民俗等等,全都在画面中有所展现。或许正是这样具有异域风情且细腻优雅的画面吸引了冯德堡。

  在清初诗人的笔下曾这样形容晚明时苏州女子的头饰:“貂鼠围头镶锦裪,妙常巾带下垂尻。”其中提及的“貂鼠围头”即明晚时期女子的发饰“卧兔儿”。查沈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中谈及明代服饰:“又有名‘卧兔儿’的,如明万历时小说中常说的‘貂鼠卧兔儿’、‘海獭卧兔儿’。结合传世画刻所见种种,才比较具体明白它当时在妇女头上的位置、式样,并得知主要重在装饰效果,实无御寒作用”。

  在冯德堡的藏品中有一幅《冬日美人童子图》,可见一位妇女和三个童子头上都有这种头饰,就连背在身上的幼童也不例外,但并无镶金嵌玉,颜色浅紫,毛茸茸的覆于额发之上,从穿着打扮可知是在冬季时节,这种发饰显然为了保暖起见,只是在制作上也要考虑外形美观。由于这种版画已经吸收了西洋画的透视法,使得画面更为立体,从而更为直接反映了当时的真实风貌。

  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版画部研究员、英国大英博物馆中国版画绘画藏品部研修专家王小明认为,清初时期的江南妇女仍保留着晚明时期的服饰特点,是值得研究的,因为满清入关执政后曾强调过严苛的“易服剃发”,但对江南一带的妇女尚未波及。

  冯德堡在展览现场做《乾隆早期姑苏美人图版画的反思性研究》演讲时提及,他最早收藏中国年画时就是被其中的突出之处吸引了,“画面中主线与复线、投影和透视方法的运用表明这几幅画在绘画技巧上受到了西方画的影响。画面人物的服装、家具以及室内外的装饰表明画面人物来自富贵人家。”可见在乾隆时期中国的风俗画已经注意吸收西洋画法。在画面上还有落款“姑苏信德号”字样,并注明“顶细西洋画发客”。即最精细的仿西洋画法的画作发行给客人。冯德堡形容说,这样精致的版画是我见过的最精美的作品,它犹如中国木版年画“车库”里的劳斯莱斯。

  冯德堡说他第一次到中国北京是在1980年,到处都是自行车,人们穿的衣服大都是蓝色,“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也就是1980年代初,冯德堡在巴黎收藏了一批明清时代的姑苏版画,并且一直珍藏至今,画面里的古典仕女服饰,晚明的典雅、秀逸,以及园林式的建筑,水榭、亭台、回廊、花窗、铺地、假山、月洞门、美人靠等等,以及童子的古时衣冠的吉祥造型,完全是一个穿越时空的古典世界。再细看画面里的内容,冯德堡惊奇地发现,竟然可以组合成一套春夏秋冬的《四季美人童子图》,春日画面里,庭院花木盎然,美人怡然,戴着长命锁扎着发鬏的童子活泼可爱,瓶花里的牡丹盛开着;夏日里则是戴肚兜的童子、插花成了荷花;秋日里的美人手执羽扇依在书上回头望着三个童子在玩蛐蛐、蝈蝈一类的秋虫,画面中放着三个蛐蛐罐;冬日图里则是三个童子着冬衣帽玩着爆竹,美人端坐在堂内,桌上的一盆水仙花正在渐渐开放,瓶花里是松枝梅花,两只狮子狗在玩耍,墙上悬着一幅字“麟儿吉庆新年瑞”。

  冯德堡在自己的藏品中还发现了一套琴棋书画的古版画,画面中有美人铺纸绘画,童子围观嬉戏,还有美人翻书为童子讲解,那童子的头上则戴着金冠,像极了《红楼梦》里贾宝玉戴的“束发嵌宝紫金冠”。冯德堡说,看这些大尺寸版画里的形态悠闲、殷实富足的仕女,以及庭院里的风景,很显然他们都是中国古代富裕家庭的写真。这完全区别于一般的一次性消耗品的普通年画。由此冯德堡还发现,这类古版画曾被用于欧洲多个国家贵族城堡里的墙壁装饰、屏风,还有国王专门收藏过它们。这些多出自苏州的古版画完全是匠心之作,具有一定的写实效果,因此对于了解过去的风俗和历史完全可以当作档案参照,因此冯德堡还在继续为这些可能成套的古版画进行“补缺”工作。

  而在日本,它们同样被珍藏至今,日本日中艺术研究会事务局长兼研究员三山陵女士也带来了三幅藏在日本的“姑苏版”作品,分别为《百子图》、《熙朝明绘》和《猫鼠美人图》。根据她的分析,《百子图》可能是清中期乾隆年间的,“这幅图不仅学习了西洋铜版画的线描技法,而且吸收了其透视技法。西洋建筑物里面绘有大量小儿正在嬉游。此图的透视角度虽然并不完全正确,但是表现了画面最下方距离最近,越向上则越远的意思。下段图绘制了放爆竹、舞龙、跑旱船的小儿等正月特有的风景。中段图描画了状元及第时的队伍,周围则围绕着戏耍、读书和做各种事情的小儿。”三山陵长期致力于中国古版画的研究,她说日本现存的300多件中国古版画应该说是体现了日本人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以及对中国传统艺术的热爱,从中即可追溯到一个优雅、古典的时代。

  贰 年画里的江南 现实中依然能看到

  展览期间,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在发来的贺电中指出,“苏州是一个聚宝盆式的城市。它文化遗产密集,人文精美繁盛。姑苏木版年画是这座名城的宝贵文化财富之一。可贵的是,在经济蓬勃发展的今天,你们看到它是你们自信的根本、地域审美个性的标志、生活情感的源头。”

  可想而知,“姑苏版”之所以能够受到欧洲多国以及日本、韩国、俄罗斯等近邻国家艺术机构和个人的喜爱,除了精致的艺术之外,恐怕还有对那段繁华历史的收藏和珍视,而且相对来说,江南地区的民俗至今仍是保存较为完好的地区,很多研究者曾赶来做过实地考察。如日本的学者三山陵、神户市立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塚原晃都曾来到苏州实地察看苏州年画产地桃花坞街区的现状以及年画里的虎丘、山塘街、普济桥等地的环境和风俗传承,使他们惊讶的是,这些古代年画里的地名和风俗还依旧存在着,水陆街区、饮食摊店、画舫游船、古式桥梁等等,苏州是中国经济较为发达地区,传统文化却保持着原来的风貌,这种传统文化的保护反倒成为吸引外资投资的一个重要方面。

  中国木版年画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王坤女士在此次展览中作了《民间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以纸马的制作和使用为例》的演讲。她介绍,在江南一些地区,纸马这种木版印刷画仍旧在大规模使用之中,而且在她调查中发现,真正使用和购买纸马的人群大多选择了人工刻印的画作,而不愿意选择现代印刷品,尽管两者价格差异不小。还有纸马传承人的问题,现在各地政府都推出了一批年画传承人,但在民间还有一批更大规模的传承人在默默地自愿从事着这项传统技艺,他们有的是拜师学艺,有的是家族传承,他们中间有的正是当下的新生代,他们兼作收藏和实用两种画作,某种程度上他们才是传承传统木版画的中坚力量。

  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苏州大学博物馆馆长张朋川先生曾在安徽黄山脚下屯溪老街收到一幅古版桃花坞木版画,画面表现的是妇女和男童在庭院休闲嬉戏的场面,因此命名《妇童闲嬉图》。根据他的美术专业分析,画面上两个孩童拿的是长戟,就是“吉祥”的意思。一个头戴金冠,一个手举佛手,就是“多福”。还有蟠桃、喜鹊,表示寿、喜,孩童在桂花树上则寓意着折桂,手托橘子也是“中举”的意思,孩童推着运瓜的船形木车则是瓜瓞绵绵、多子多福的意愿。这些都是清中期时代江南民俗的一个缩影。从妇女的衣襟可以看出,滚边多了,装饰部位加大了,袖口也放大了,结合妇女的发髻看,这张图应该属于乾隆晚期到嘉庆年间。这幅画还可以印证,孩童作为民俗画的主题是从宋代一直延续到清代的,根据范成大写的《姑苏志》称,七夕节,我们现在叫情人节,当时明确讲是“儿童节”。小孩要坐在船上,打扮得非常漂亮,两岸围着很多人来看孩童,“我想从宋朝到现在一直是保留这样一个风俗习惯的。”

  张朋川的这幅画带回苏州后,很多人到他家里去“围观”,希望再看看苏州曾经有过的民俗以及传承到今天的过程。为此张朋川索性把这幅画捐给了博物馆,以供大家欣赏和研究。

  叁 在传承中创新 生生不息的各地年画

  实际上在苏州,无论是新生代的传承人还是新生代的受众,对于传统的年画的继承和欣赏并不是在减弱,而是在回归。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桃花坞木刻年画社至今已经培养出了25名新生代传承人,他们每年都有代表作品呈现,从而形成了老中青三代传承的良好格局。此次展览就有一个专题《薪火相传山花烂漫——中国木版年画新生代传承人作品联展》,集中展示了当代国内各产地新生代年画传承人的创作活力和水平。从中可见传统的吉祥纹样、生肖画、花卉图、美人图等仍是创作的主题依据。其中一幅大尺寸作品《唯我国风》则是取意于《天涯明月刀》的动漫游戏,是年过八旬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房志达带着孙一波、王静宇、伏祥鹏等四五位传人新刻印的作品。“这款游戏把桃花坞发展历史、代表人物融入了游戏情节中。”孙一波说。对于年画与游戏的结合,房志达先生并不排斥,他认为年画本身就要与时代合拍,本身就是消耗和实用的。“非遗的生命在于生活。跟上时代的审美,才能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传承行列,实现可持续的非遗保护。”这幅大尺寸作品完成后,可见气势、造型都与敦煌飞天颇有相似,只是在设色和线条上有了大胆的创新,具有动漫的时尚感,画作送到冯骥才先生手里时,他感到意外而欣喜。

  桃花坞木刻年画社社长华黎静介绍,新一代传承人都是集刻、印、绘、创于一体的人才,他们的创作开放、新颖、与当下结合紧密,因此可以作为产品走进大众视野,目前该社的一批集精细、吉祥、萌文化等特点的年画文创已经在诚品书店和网店销售。

  此次展览现场还出现了湖南、四川、河南、河北、山东等地的年画代表作,其中陕西凤翔年画传承人邰高娣还作了《陕西民间木版年画研究》的梳理报告,邰高娣出身于年画世家,为邰氏凤翔年画的第21代传人,这个1985年出生的女孩正在做着陕西年画的系统整理工作。根据她的报告,凤翔年画最早可追溯到明正德年间,到了清末民初时曾有百余家年画铺,年产六百多万张年画,还远销到川北、豫南、晋南等一代,题材广泛,包括门神门画、吉祥喜庆、戏曲故事等多达七百多种。但陕西除了凤翔年画外,还有神木、蒲城、长安、西安、汉中、洋县、城固、南郑、安康等地都有自己的年画作坊,随着这些年凤翔年画的逐渐恢复和回暖,相信这些地方的年画也会渐渐回归。只是这种回归已不是原有的再现,还要有创新的思维,结合当下艺术的灵感和能力。

  当中国本土的年画正在渐渐出现回归之势时,近邻越南、韩国的年画艺术也在回暖,而且受中国年画的影响,大有一荣俱荣之势,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博士生方云在介绍越南东湖木版年画时就提及,越南年画的一些吉祥图案和图腾寓意与中国很是相像,如《老鼠娶亲》、《金猴献福》、《灶王爷》等等,近年来他们做了一些新的年画产品,如用叠纸做纪念册、东湖年画挂历、明信片、邮票、墙纸等,这些都很受年轻人的欢迎。

  韩国雉岳山明珠寺住持、古版画博物馆馆长韩禅学先生提及该馆藏有千余件中国古今木版年画,从明代的寿星图到今天的陕西年画,可以说都深受韩国人的喜欢,最早时期的朝鲜贵族就已经在使用中国木版画了,到了晚清时期还有不少人赶到北京琉璃厂购买木版笺纸,中国木版画早已进入到了他们的日常之中,今后还将继续引进与中国木版画的合作,从而互相促进发展。

  犹记得2016年的一部动画电影《小门神》曾引起年轻观众的喜爱,同时更对中国节庆民俗的关注,在传统文化悠然回归之势,作为风俗内容重要载体的年画,有理由相信将会越来越进入到年青一代的视线里。

  肆 年画的回归 民俗传统的回归

  2016年底,中国二十四节气被世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非遗项目,从而引起国内各界对于中国传统民俗的关注和热爱,不少新生代还把二十四节气制作成漫画集、木版画以及文创发行。如今中国木版年画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也在进行之中,由此可见,中国民俗不只是在国内有回归的趋势,在全球范围也受到了广泛关注。如春节、元宵节、中秋节、端午节、清明节、七夕节等等,无不在一些华人世界构成一定的影响。而这些时节都曾有木版民俗画的发行和使用,在古代甚至特殊月份都有月令画悬挂,明代的文震亨在《长物志》载:“岁朝宜宋画福神及古明贤像,元宵前后宜看灯、傀儡,正二月宜春游、仕女、梅、杏、山茶、玉兰、桃、李之属……十二月宜钟馗、迎福、驱魅、嫁魅,腊月廿五,宜玉帝、五色云车等图。”

  因此完全可以说,年画正是依附着民俗才得以生存和发展下来。根据相关资料看,早期的年画并非以木刻形式呈现,而是手绘的岁时画作,并具有国画的技法。后来随着对节日装点的需要,以及广大民众对于民俗审美的需求,以木版刻印形式的木版年画得以大批量生产发行。鲁迅、周作人兄弟都曾在作品中提及过受到民俗画“花纸”的影响,周作人在《苦茶随笔》写道:“在我们乡间这种年画只叫做‘花纸’……那些故事画更有生气,如八大锤、黄鹤楼等戏文,老鼠嫁女的童话,幼时看了很有趣。”

  中央美院教授,中国年画研究学者薄松年先生认为,在中国绘画史上,最先反映时尚情趣的,就要数年画了。他表示:“如今大家都抱怨年味淡了,其实淡了的是我们对传统文化的热爱”。

  恢复年画艺术显然就是恢复我们的民俗传统,年画艺术不是不能创新,但首先应该在传统的基础上,年画国家级传承人房志达先生认为,老祖宗留下里的宝贝首先要把它们吃透,理解了,才能更好的创新,而不是把年画变得不像年画了。

  致力于研究物质文化史的沈从文对年画艺术也有过关注,他曾在论文中呼吁新木刻画家向中国的传统图案学习,从中国文物中去汲取营养,从而解决木刻画的出路问题。在《曾景初木刻集》序言中,沈从文以木刻画家陈烟桥和李桦为例称,“私意以为烟桥笔较粗豪,底子近于大痴吴仲圭画,若知从传统学习,必容易就彩陶、战国猎壶、楚器、铜镜、匈奴族铜器、汉武梁石阙、霍去病墓前人熊大浮雕、晋六朝十七孝石棺浮刻、天龙山造像、敦煌壁画、宋锦、宋至清初瓷上黑彩绘画,及其他工艺品上种种不同表现,加以综合,得到一种深刻的启示。李桦底子近于素描蚀刻,若肯从传统学习,必容易就镂金铜器、及其他镂金镶银杂器,战国漆器,雕玉与剔红,缂丝和织锦,及一切优秀浮雕,半肉雕,由《女史箴图》至《金瓶梅》版画,宋暗花玉清豆彩瓷,明苏式金银嵌漆器等等碰头,从这些优秀遗物设计构图上,敷彩配色上,以及各种器材运用上,有会于心。能综合前人长处,即可望由旧的土壤中产生许多新东西。我所谓新,将不仅是在本国使这部门工作成为一个新艺术单位,令人眼目一新,还必然将在国际木刻展上,形成一个新印象,新倾向。”

  为此,沈从文还建议曾景初关注下湖南宝庆府的年画艺术,即湖南滩头木版年画,这种年画曾供给过湘南、湘西、川东、广西、贵州等地,数百万人家都曾购买过、欣赏过。这次滩头年画也来到了展览现场,其艳丽、润泽、古拙、夸张和饱满的艺术风格和独具个性的造型很是吸引了参观者,难怪当初鲁迅也曾称赞该地年画“可爱极了”。

  沈从文在《谈谈木刻》中还提及,木刻画曾致力艺术下乡,但并不乐观,恐怕并不如木版年画的“老鼠嫁女”更受欢迎,因此还是要考虑借鉴现存年画取材鸟兽虫鱼的装饰性做法。而早在民国时期,郑振铎与鲁迅就曾致力于收集、整理和再出版一些遗存的精美木版画,其中就有一些年画作品,郑振铎后来曾专门撰文指出,木刻年画是一个好的传统,应该要坚持保存下来,“木刻画是一门艺术,它是会永存、永生的。”

  冯骥才先生在《中国木版年画集成》序言中提及,“在我国灿如繁星的民间美术中,木版年画是最夺目的。不仅由于它题材广博,手法斑斓,地域风格多彩多姿,其他任何民间美术都无法与之攀比;若论其人文蕴含之深厚,信息承载之密集,民族心理表现之鲜明与深切,更是别的民间美术难以企及的。”而从其实用的用途来看,以苏州年画为例,它还曾为灯彩、刺绣、食品包装、爆竹烟花包装等等服务,应该说年画的回归,将直接影响到中国民俗的回归,使得陷入刷屏时代的我们再次有机会与传统日常面对面。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