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没有东野圭吾 有人会买“解忧”的账吗

2018-02-09 13:3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2-09 13:33:28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淹然

  相隔一个月,电影《解忧杂货店》的国版与日版,前后脚登陆内地,很难不勾起人们的兴趣去比对一番。虽然小说与改编电影,理应视作两个独立宇宙,但在谈论两版《解忧杂货店》之前,仍无法绕开原作,因为这关涉人们的观影期待。

  小说《解忧杂货店》,在中日都是响当当的畅销书。它虽然出自东野圭吾的手笔,但并非推理,而是镶嵌着奇幻元素的温情小说。放在东野圭吾的作品序列中,它或许别致而迷人,但若横向比较,它就算不得完成度出色的作品了。伊坂幸太郎的同类小说,远胜此书。在奇幻背景中,去描摹日常的温情与浪漫,东野圭吾永远写不出伊坂幸太郎那样的告白:“你在哪儿,我骑长颈鹿去找你呀!”

  因此,电影《解忧杂货店》拥有的,不过是一个平庸的文本基础。而两版改编,又都紧紧绕着小说打转儿,自然也就成不了一出好戏。

  《解忧杂货店》最有噱头的是它的奇幻设定。一家废弃的杂货店,神奇地化作时光隧道,三个少年意外地触摸到了穿越了30年的人情温度。但古怪的是,你无法在两版电影中看到,这个奇幻设定对主线故事的推动起多大作用。

  少年们传递给30年前音乐人的,无非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而情妇自杀章节(国版中对应高利贷夫妇自杀),则完全舍掉了时空穿越的影响。设定与故事结合得最好的,是陪酒女段落。少年们利用时代优势,助其实现命运的逆袭——当然,这样的“走捷径”又实在无趣。

  很明显,《解忧杂货店》的奇幻设定,想走的是反套路。就像国版杂货店主的一句台词:每个来咨询烦恼的人,其实心中都早有答案——这也就预示着,《解忧杂货店》无意强化两段时空之间的互动,但结果是奇幻元素滑向了“鸡肋”的尴尬处境。这样的时空穿越,还妨碍了主角塑造与故事节奏。因为频繁在过去与现在之间来回切换,留给杂货店主与三个少年的篇幅则不充足。

  照理说,杂货店主与少年们的刻画,即使达不到绝对主角的地位,起码也该与单元故事中的主人公持平。但现在,两版电影中,少年们都面目模糊,称不上合格的群像塑造。相应的,国版与日版中,单元故事都占据更显赫的位子,其中的主人公也更饱满。而今日的少年与昨日的店主,都不过是穿珠线罢了。

  所以,《解忧杂货店》真正的同类,是去年在内地公映过的剧场版《深夜食堂2》,它们都近似于章节式拼盘电影。

  当然,在相近的先天不足的基础上,日版仍有优于国版之处。首先是日版的年代感还原更胜一筹。两版的杂货店,日版充满实感,那些破旧与斑驳,仿佛真是时光留下的蚀刻,而国版透出了人工造景的虚假感。

  其次,两版中的表演,国版可称道的不多,尽管集合了秦昊、郝蕾等好演员,但他们沦为被摆弄的道具,而非鲜活的生命。因为并没有太大的空间供他们发挥,其所饰角色也缺乏细节铺陈。反观日版,戏份不多的小林薰,演活了表面寡默、内心柔软的父亲,而从林遣都到尾野真千子,也各有亮点。最大的赞美,要献给杂货店主浪矢的扮演者西田敏行。浪矢的善良、犹疑、落寞、凄楚,西田敏行都拿捏得恰如其分。

  日版还有独有的一幕,衰老的浪矢与年轻的恋人在杂货店重逢,忆往抚今。在这个充满象征意义的场景中,过去与现在,遗憾与失意,溢于言表,而西田敏行与成海璃子的对戏,叫人动容。

  所以,到底怎样的改编才是好的改编?好的改编,从不是亦步亦趋,而是勇于剖开原作的血肉,直取核心。好的改编,无需折返原作,去理解影片的留白。好的改编,最终可以抛开原作光环,成为自成一体的作品。

  而这两版《解忧杂货店》,要是没有东野圭吾的大名,还能有多少人买账呢?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