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客 羁旅印平生 _玩艺 _光明网


青城客 羁旅印平生

2018-02-09 14:35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2-09 14:35:02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王建南

  一幅真正的中国画,诗、书、画、印,缺一不可。画者以笔墨阐释心境,以题款抒发人生感悟,以钤印弥补画面不足之处。朱红的印章,往往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使观者为之一振,有所感悟。张大千一生用印无数,忠实地记录下他的人生足迹,而且是其艺术于精微处见精神的最好写照。

  南唐后主李煜,最为著名的一首《浪淘沙》:“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梦中才能暂时忘掉自己是羁旅之客,回到家乡亲人的身边。中国人喜欢以“客”字为母题,借此道尽人生的百转千回,抒发复杂的离愁别恨。张大千留有多方以“客”字为主题的印章,由此可推知他在不同时期的心绪。他一生中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在江南度过:他到上海学习诗词、绘画、书法,在松江出家百日。在苏州时,与二哥一起借寓网师园,在此园中生子育女、侍奉老母,更是在这里广交师友,收纳弟子。1933年,经吴湖帆提议,张大千与众人组织成立“正社书画会”,网师园成了大家最常聚会之地。1979年,已然80岁的张大千所绘《吴中水竹居》,似可见网师园外南园景象,图上自题“十载吴趋老网师,故交零落各天涯”,思念朋友之深情跃然纸上。

  一方“青城客”,刻于1939年9月,此前一年,张大千经历了一场人生的重大考验,能携家眷安顿于四川青城山上,实属劫后余生。事情的原由要从张大千二哥张善孖说起。张家兄弟十个,大千先生排第八,他与二哥最为亲善,这位兄长是他艺术上的引路人。张大千18岁时东渡日本学习染织,也受到了二哥无微不至的照料。1934年,二哥北上,张大千一同前往,结交了京城的书画名流,对其画艺又是一番提振。出于对故宫古代书画的钦慕,张大千经常逗留在北平,借以观赏古画,用以体悟。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当时正在北平的张大千被困,无奈之下临时应故宫博物院文物陈列所之聘任国画研究班导师,因与旧王孙溥心畲交好,张大千得以暂居颐和园听鹂馆。转过年来,张大千居住北平的消息为驻北平日军司令部所获,多次派汉奸劝张大千出任伪职,都被张大千以种种理由推卸。他自知此为权宜之计,日久生变,借日本军部准许他到上海提取自己所藏古画出京之机,终于逃离虎口,从上海经香港,再转道桂林入川,于1938年底登上青城山,入住上清宫。因张大千带领全家来此,承蒙观中道长好意,专门安排了独居之处。张大千在上清宫寓居期间共做国画1000余幅。

  有北平一难,张大千的印章大多遗失,他特地致信身在广东的好友方介堪,刻印数方,留作此时书画钤盖之用,“青城客”白文印便是其中一方。篆刻家方介堪在边款中特地记下:“己卯重九介堪为大千八兄作,时大千客居蜀西青城第一峰。”据张大千之子张心智回忆,父亲重新获得自由,感慨上天保佑,为此,他在青城山带领学生、子侄潜心习画。青城山的自然景色,为他提供了描绘不尽的素材,更激发了他的艺术创作热情,“父亲喜爱梅花,闲时亲手在上清宫院内和登主峰的石板路旁边,栽种了不少红梅和绿梅。”“幽甲天下”的青城山,给予经历了种种磨难的张大千极大的慰藉和丰富的创作灵感。饱经颠沛之苦和国土沦丧之痛的张大千,身处净山静土百感交集,写下一首《上清借居》,藉以抒怀:“自诩名山足此生,携家犹得住青城。小儿捕蝶知宜画,中妇调琴与辩声。食粟不谋腰脚健,酿梨长令肺肝清。归来百事都堪慰,待挽天河洗甲兵。”

  1899年5月10日出生于四川省内江一个书香门第家庭的张大千,对蜀中山水怀有最深的情谊,一生中多次请人篆刻“蜀客”二字,以示对家乡的无比留恋。他的一生,注定在漂泊中度过。他最别致的一方印章“别时容易”,特为钤盖自己珍藏的古代书画作品所备,其实在无意之中,也点明了他本人与故乡的关系:常有别离,不知何日再来。无可奈何花落去,生于乱世,不免常逢此景,唯以一枚“蜀客”,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的身份。自1949年张大千离开祖国大陆,辗转世界各地,虽于1976年举家移居台北,但终究没有再次踏上祖国大陆,回归最令他魂牵梦萦的故乡。无限情思,唯凭书画,聊以寄托;唯以一颗朱红的钤印,铭记一段心路历程。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