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真正的语文

2018-02-12 10:30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8-02-12 10:30:45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徐 飞

  有些书不适合晚上读。它有一种强大的吸附感,会死死地拽住你。即便你狠心合书入睡,它依然会在你脑海里呼呼作响,直搅得你头脑生疼,于是你不得不早早起床,着魔般地一口气读完。

  曹勇军老师的《语文,我和你的故事》(商务印书馆),便是这样一本有魔力的书。

  在众多语文教学类的书中,曹老师的这本书有着独一无二的秉性与气质。它没有宏大的理论建构,没有精细的教学解读,没有完整的课堂实录,甚至也没有请名家作序,但是,它有真正的语文,有语文的全部,有对语文深刻而完整的理解,有美丽动人的语文故事,有朴素简约的课堂生态,有一位名师的心路历程,它甚至还有学生作的富有情趣的漫画插图。这是一本让你一见倾心的书,因为,书中也有你的模样、你的故事。

  这本书让我对语文教学的本体有了更深的认识。如果仅仅将语文教学作为客体来研究,则永远无法窥到它的全部美丽。语文教学自有其稳定的内系统,但它又处于动态的、变化的实践中。日本学者佐藤学说:“倘若把学习作为意义与人际的‘关系重建’加以认识,那么,学习的实践就可以重新界定为:学习者与客体的关系、学习者与他(她)自身(自己)的关系、学习者与他人的关系。”语文教学改革如果只盯着“语文”而没有置于关系的角度重新考虑,那么收效自然甚微。因此,我特别理解曹老师为什么特别向往《论语》“侍从”一章中的孔子课堂和柏拉图笔下的“雅典学园”,因为那里有最和谐的师生关系、最自然的学习状态。曹老师将他的另一本书取名为“曹勇军和他的理想国”,我理解为这是他对一种古老而美好的教学传统的敬慕与追寻。

  业内很多人热衷于给语文加修饰语,进而提出“某某语文”的教学主张,曹老师则与他们不同,他以“语文,我和你的故事”这种独特的表述为语文的定性提供了一种新的路径、新的可能。我很喜欢“故事”这个词,“故事”正是基于关系的表述。法国学者让·弗朗索瓦·利奥塔认为人类有两种知识,一种是科学知识,一种是叙事知识。叙事知识是人类最古老的知识,包含丰富的情感价值,兼容各种游戏规则,构成广泛的社会交往和人际制约;而科学知识则是阐释、解释、阐发真理的知识,它不具备社会交往的特征。语文,天生就与叙事知识更为亲近。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很少看到像曹老师这样的感性的、抒情的、带着生命体温的叙述,我们所见到的更多的是理性的、客观的、冷静的告知。

  曹老师没有像某些名师那样到处“跑场子”,而是安心地“蹲地头”,以朴素的心意培育着他和学生的故事,用整个生命创造并书写着美丽语文。他提出的“从‘生活语文’抵达‘语文生活’”,是他三十多年语文教学的智慧结晶。他在为学生营造语文生活的同时,也把自己、把家人都带进了语文生活的现场。他在看学生表演话剧《鸣凤之死》时,一次次泪湿眼眶;他陶醉于学生的古诗词吟诵,而“泪眼婆娑,不能自已”;在玄武湖畔的中秋明月诗会的激情点评中,他带着学生高喊“青春”“明月”“梦想”……

  他的书中蓬勃着盎然的青春气息,澎湃着如火的生命激情,呈现出浩渺的万千气象。他带着孩子在南京的历史文化现场读书,开设了“情境读书课”:在王安石故居半山园探讨“王安石和他的时代”,在豁蒙楼感受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的深邃博大,在曾公祠与黄仁宇和他的历史名著对话……他用超越教学的教育情怀、超越课堂的课程视野、超越技术的人文精神,营造出无所不在的语文生活。

  法国生理学家贝尔纳说:“艺术是我,科学是我们。”在我看来,语文应该兼具艺术性与科学性,既是“我的”,也是“我们的”,而以“我的”为前提。但如果只迷恋“我的语文”,则会剑走偏锋,使格局变小;如只追求“我们的语文”,则又会丢失语文最珍贵的个性。真正的语文,应该是从“我的语文”出发,在“我的语文”中折射出“我们的语文”。《语文,我和你的故事》一书,虽是曹勇军老师的个人教育叙事,却由于他的才识、学养和襟怀,为我们提供了真正语文的全息样本和理想之国。(徐飞)

[责任编辑:付双祺]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