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在《红楼梦》中团圆

2018-02-12 10:49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2-12 10:49:08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俞益萍

  不知从何时开始,春节假期成为我的《红楼梦》时间,得以重温年少读书的旧梦。沉浸于古典小说中,仿佛与世隔绝,但《红楼梦》内容太丰富,举凡神话故事、历史循环、宗教精神、生活细节无一不包,反而显现了无所不在的入世状态。

  去年入冬以来还常见阳光明媚。《红楼梦》大观园众女子中,最具阳光气息的,莫过于史湘云了。湘云一出场,总是笑声不断,曹雪芹为她塑造的不朽形象是“醉卧芍药烟”,掬人的憨态在尔虞我诈的大观园里,别有一股天真无邪的质朴喜感。

  《红楼梦》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描绘出一幕一幕春节将至的隆冬雪景。湘云和宝玉听说有鹿肉,遂要了一块。众人不见他俩人,黛玉推估一定是算计那鹿肉去了,连下人都不敢相信这带玉的哥儿和挂金麒麟的姊儿,如此干净清秀,竟生肉也吃得。找到他俩,果然正大快朵颐。黛玉笑说:“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ㄚ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大哭!”湘云冷笑回她:“‘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

  果真是名士自风流,湘云的率真打脸了一干假清高人士。在《红楼梦》象征爱情的薛林之争中,史湘云都站在薛宝钗这边。她喜欢宝钗的世故圆融,不喜黛玉的言语刻薄。不时顶撞黛玉,跟宝姐姐特别亲近。然而曹雪芹有伏笔。结诗社后“林黛玉夺魁菊花诗”,我发现在诗作内涵上,史湘云和林黛玉却最为接近。黛玉《问菊》有“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未底迟?”湘云《供菊》有“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为淹留。”同样颂扬菊花的“傲世”性格。

  于是当大观园遭到抄检后,曹雪芹巧妙安排了黛玉与湘云这两个看似扞格的烈性女子在凹晶馆联诗谈心。史湘云看到人事变化现实如斯,抒发了她与黛玉同为孤女的感叹。最后咏出“寒塘渡鹤影”,黛玉对之以“冷月葬花魂”的千古名句。两人俱为真性情,看着梦想的大观园散了,深知必须面对残酷的现实。

  凹晶馆联诗之前,曹雪芹铺陈了一段颇具对比性的写诗情节。佳节团圆,贾母在凸碧堂设宴,找来大家到凸碧山庄团团围坐。行酒令时,贾政让贾宝玉作诗讨好贾母,贾环也作诗。年节里,这像是一场读书考核,为了扬眉吐气作出表演,依现在的说法是“谁谁谁书读得怎样了?应该可以考上哪个学校啊”等等,尽是台面上的虚假客套。极尽描绘过年情景的,在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达到高潮。《红楼梦》尽情地展演流水席般的节庆、牌桌、饮宴,而曹雪芹总在繁华落尽之后勾勒出无边的苍凉,让人更深切感受到祸福相依的哲学,更不断以发自心灵深处之诗,痛击求取功名之诗。

  或者可以这样说:象征如土般混浊的男人想法,往往是台面上的竞逐,突显于外却粗糙不堪;象征如水般清澈的女儿世界,却埋藏于内心深处,隐蔽而灵气十足。同时又说明了,形式上的团圆只是可笑的表象;心灵上的契合,理解彼此的孤寂,方是真正的团圆。(俞益萍)

[责任编辑:李姝昱]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详细】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辉煌成就昭示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