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高度 _书虫 _光明网


低调的高度

2018-02-12 11:25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2-12 11:25:19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邓跃东

  突然之间,我读到了天山大侠周涛的散文新著《低调》。何以突然?我对他阅读已久,“低调”这个词,怎么都不会安放到他身上。周涛是文坛“狂侠”,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原因不是别的,正是他的“狂”掩盖了名——

  我天下无敌,我唯一的敌人是我自己;文无章法,我就是章法;刀剑不过一人敌,笔却是万人敌;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人而无文其心必愚,文而无武自志必弱;说我狂,我狂得还不够,我哪里配得上如此高贵的褒奖……

  周涛就是这样,“狂言”不断,行事无羁。1998年获得第一届鲁迅文学奖,他没去北京领奖,说奖金还不够路费,能报销也不给公家添负担。人家希望他去大军区、上海和北京发展,他却不去,仍然留在边地新疆。他的文章写得放纵,集子《游牧长城》《兀立荒原》《天似穹庐》《山河判断》《天地一文人》,一本比一本恣肆。贾平凹去新疆给他题了“狂涛”二字,他兴奋不已。

  周涛40多岁以六篇雄文定天山,也许是声名太盛了,周涛经常得罪人,文坛对他视而不见,正面评论极少。现在,周涛进入70岁了,出版《低调》,难道“狂形”消失了?还是看他在这本新书里说了些什么吧!

  他承认了自己无官能。周涛是将门之后,上升的机会有很多,但他有清醒的认识,认为自己不适合当官,任性偏激、自由散漫、内心脆弱,甚至还怕死,不是带兵的料。这种自觉,在体制内是难能可贵的,做到看轻官位需要特别的力量,那种诱惑常人难能抗拒。

  他承认了自己的争与不争。周涛此生的风流,莫过于以一己之力对阵着所谓的文坛“话语中心”,单枪匹马突出重围,使抬杠的人把话都噎在了喉咙里。中国作协党组原副书记王巨才对周涛说:中国作家里面知道你写得好的不在少数,但他们宁愿烂死在肚子里,也不愿说出来。反抗多年后,周涛在《不与人争一时长短,应与人争一世高低》里说:有不争,也有争,争前者易生文人相轻之狭促,不争后者是枉自为文,没志气,没出息。

  进入晚境,他觉得下辈子适合当牛仔,干点体力活;他认为最美丽的风景是乌鲁木齐的《初雪》,他在《明月文》里寄托了人世间最纯真的情感,他认为《人对不起驴》……

  平实之言,从容之心,成就了一册《低调》。可贵之处,是周涛把生命中的难言之隐、顾虑忌讳、不足与遗憾、尴尬与从容等都和盘托出了。这是智者的大彻大悟,是对青年之路的理性回望,是对年轻一代的深情寄望。这是周涛啊,周涛承认这些还是周涛吗?以我20多年的阅读经历审视,这是周涛,只有周涛才会这样说。如此说低调,是要有大勇气的,要不面子就撕不下来,板斧抡不上去。这是何等的胸怀和气度,实际上是一种高度呢!

  马克思说:真理如光但它不会谦虚。真话,有时不为大众所接受,心里不悦,反说这个人疯狂。你怎知道人家狂妄呢?我们习惯了用一种眼光看人,超出经验时,就觉得别人不像话。一个人的精神高度,决定了他的存在方式,可能与大众不太融合,因为他远远地走在了前面,众人跟不上他的步伐。他是孤独的,很容易被人说成孤傲。

  低调是一种高度。一个人谈低调说谦虚,那是要有底气和资格的。(邓跃东)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