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巨星》:梦想照进现实 _看客 _光明网


《神秘巨星》:梦想照进现实

2018-02-12 11:34 来源:海南日报 
2018-02-12 11:34:09来源:海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张冬梅

  “一个演员,能否改变一个国家?”这是《时代周刊》对印度演员阿米尔·汗的评价。继大众耳熟能详的《摔跤吧,爸爸》之后,他主演的《神秘巨星》近期再次席卷我国票房市场,上映19天票房已经破6亿。

  《神秘巨星》海报

  阿米尔·汗电影: “印度的良心”

  在中国观众眼中,曾经的宝莱坞电影几乎等同于喜剧歌舞电影,但阿米尔·汗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刻板现象。这位从《三傻大闹宝莱坞》开始走入中国观众视野的宝莱坞巨星,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肩负起推动国家文明进程的重任,其过往的电影作品常常关注印度的现实生活,直击现实矛盾,充满现实关怀。

  2002年,由阿米尔·汗首次担任制片人并主演的电影《印度往事》反映了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对印度社会的压迫,当年便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2006年和2008年,他的两部电影《未知死亡》和《为爱毁灭》批判了印度宗教冲突以及由于种姓制度而阻碍男女自由恋爱的社会现实。2007年,《地球上的星星》聚焦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这个弱势群体,2009年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又将矛头对准了印度“填鸭式”的教育制度。

  最近两年问世的《摔跤吧!爸爸》和《神秘巨星》被认为是阿米尔·汗的女性觉醒三部曲的前两部。去年在我国斩获12.95亿票房的《摔跤吧,爸爸》改编自印度的一个真实故事,讲述了印度女孩在男性主导的摔跤场上最终实现梦想的故事。在影片中,阿米尔·汗饰演的父亲在女儿争夺金牌前夕曾语重心长地说:“如果你明天赢了,胜利不仅属于你,胜利还属于数千万个被认为不及男孩的女孩,胜利属于那些被禁锢在繁重家务和相夫教子中的女孩。”

  在阿米尔·汗看来,“电影不仅是一种娱乐化的表达形式,更是一种对社会不合理之处的批判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阿米尔·汗和妻子制作了一个访谈节目《真相调查》,大胆谈及印度社会的社会问题,包括巨额嫁妆、家庭暴力等等。有人评价说,每一期节目都是在揭露国家的伤疤。对此他认为:“没必要为自己国家被放在聚光灯下而羞耻,应该羞耻的是我们的国家在某一方面还有欠缺。”该节目播出后在印度社会引发了巨大反响,阿米尔·汗也因此登上了2012年9月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封面,2013年《时代周刊》又将他评选为“全球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并以《印度的良心:一个演员能否改变一个国家?》为题对其进行了报道。

  女性对梦想的坚守与执着

  最近上映的影片《神秘巨星》讲述了印度女孩尹希娅突破歧视与阻挠,坚持追寻音乐梦想的故事。热爱唱歌的尹希娅因父亲阻挠,只能将蒙面拍摄自弹自唱的视频上传到网站上,不料却凭借天籁歌喉在网上一炮而红。她在著名音乐人(阿米尔·汗饰)的帮助下突破重重桎梏,最终实现了自己的音乐梦想。

《神秘巨星》剧照

  《神秘巨星》的电影主题与《摔跤吧!爸爸》如出一辙,探讨在印度社会环境下,女性对梦想的坚守与执着。影片故事的叙述方式也一样跌宕起伏,从厚积薄发到陷入低谷,再到重燃斗志,最后在结尾涅槃。

  在《神秘巨星》中,开篇尹希娅那首《我是谁》便揭露了部分印度女性的尴尬地位:“我是月亮,还是月亮背后的阴影”。在印度部分地区,很多女孩从出生之日起便与锅碗瓢盆为伍,十几岁被嫁给素未谋面的男人,从此沦陷在相夫教子和操持家务的命运中。尹希娅所在的家庭属于印度中产阶级的典型,但依然无法逃脱这种命运——父母属于包办婚姻,母亲没有经济收入,一家人依靠身为工程师的父亲维持生活。正因为如此,母亲不得不战战兢兢地生活,也不得不长期忍受父亲的家暴,甚至因为忘记烧开水而被打断手。

  母亲的两次“出走”揭示了对男权社会的反抗。第一次是怀上尹希娅时,为了对抗父亲“性别选择性流产”的命令,选择离家出走,直到把尹希娅生下再回来。这件事也导致了父亲对她的不满,日后动辄打骂,变本加厉。第二次是在机场,父亲因行李超重而下令扔掉尹希娅的吉他,母亲选择与父亲彻底决裂,签下离婚证书,因为那把吉他是尹希娅的“梦想”。

  影片中,尹希娅象征的是自由和进取,她认为人应该追求梦想,拒绝嫁到国外。当独自一人乘机时,她理直气壮地赶走占了她窗边座位的男人。她一次又一次地突破那些束缚女性的枷锁。对母亲说的“每个人都有定数”,她回应“这种定数我不要”。在结局处,尹希娅脱掉了黑色罩袍,抛弃了许多印度女性屈从和卑微的旧传统,露出了属于她的亮丽粉色。

  谁才是神秘巨星?

  爱与亲情是《神秘巨星》中非常重要的元素。这部电影表现的不仅仅是一个印度少女追逐梦想、冲破桎梏的故事,从更深的层次上说,它表现的是在传统与现代文明冲突的社会结构下,原生家庭对一个人代际关系的影响。

  作为男权主义代表的尹希娅的父亲,被迫娶了不识字的妻子,两人没有共同语言,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肩负养活一家的重担。在男权观念的压迫下,他暴躁、独断,从未把妻子和女儿看做是一个具有人格意义的“人”。在他顽固的观念中,妻子应该逆来顺受,供女儿读书是为了更好地嫁人——嫁一个对他的事业有用的人。他从没有正确地认识和收获爱,也不懂得如何付出爱。

  而尹希娅的母亲是一个善良、懂得爱的人。她竭尽所能让孩子快乐成长。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她偷偷用零花钱为女儿买了一把吉他;为了弥补女儿不能参加歌唱比赛的遗憾,她偷偷卖掉项链给她买了梦寐以求的笔记本电脑;为了帮助女儿实现歌唱梦想,她出主意让女儿蒙面录歌。一方面,尹希娅的母亲,深受狭隘礼教束缚,早已向命运妥协,另一方面,她却竭尽所能地给女儿最大的自由,努力让女儿找到自我。

  尹希娅的初恋男友钦腾身上也体现了新旧思想杂糅下传统男权的消解。父母离异后,他的母亲告诉他,在这段关系里“没有人犯错,没有人是坏人”。在这种原生家庭中长大,钦腾能够平等地对待女性,尊重女性的独立人格,不遗余力地帮助尹希娅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这部电影的结尾,尹希娅在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上说:“你们都以为我是神秘巨星,其实我不是。我的妈妈,才是神秘巨星!”(张冬梅)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