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哲思进入生活的细节

2018-02-12 11:32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2-12 11:32:34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雷从俊

  与年轻的马丽教授素未谋面,而断断续续读到的她的作品却令人印象颇深,尤以近作为最,如《蝉》《雨香》等等。这些随手写就、率性而为的文字,大多是小短句,极简,极略,又分明是意象排沓,思绪翻涌,气韵连绵。这样的文字,如出自作者之手的那些画作,妙在三两笔,却是对事物的抽象概括,每每观之都觉意境邈远,回味无穷。

  我认同她的学生罗晴的判断:“想来是暑假暂别了我们这些好提问的学生,能抽出空闲提笔创作。”或许正因为有了课时之外难得的“空闲”,她才更深地了悟生活,进入写作。生活的细节点燃了思想,思想又找到了恰切的语言,因而马丽近作显得闲适、恬淡而多情。

  在作家笔下,蝉不仅是我们司空见惯的自然的喧闹,不仅是“澎湃的生命”,也可能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老师”,甚至可能是“叨来叨去”的“父母”。她用自己的生活体验,为这小小的生命赋予超然的伟力。“春的乐音,是鸟声。秋是风声。冬是雪声。夏是蝉声……”她为蝉命名,也为人生四季找到了美的存在和向度。

  入夏以来,各地多雨。几场雨下来,马丽写了多篇关于雨的作品,每一篇都带着雨的灵气,每一篇都诗意盎然。雨,链接着她的记忆。雨,焕发着少女般的情思。在雨中,她感受着大地润泽、万物芬芳。花香、茶香,甚至体香、乳香、药香,都在雨夜入怀;浮世悲欢,都在对雨的品咂中变得更具质感。

  以女性的才思写雨,细腻起来、缠绵起来容易,开阔豁然则殊为难得。诗中的雨,是北京的雨,但在作者的生命意识里,它们更可能是“从婺源赶来,从黄村赶来”的精灵。因为雨,她拥有了雨夜的世界,拥有了和雨有关的一切。因而,灵魂澄澈,春风沉醉,她带我们“进入一个奇异而美好的世界”。

  大暑溽热,晚风徐来。在马丽的文字里听蝉,并欣赏她那些不无禅意的画作;临画观雨,一再品味她这些湿淋淋的文字,顿感这个夏天清爽起来,且多了些许生命的温存。(雷从俊)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