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世间小儿女 _书虫 _光明网


我们都是世间小儿女

2018-02-12 11:45 来源:西安日报 
2018-02-12 11:45:47来源:西安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邓勤

  七十三岁那年,汪曾祺在文章中说:“我在这个世界走来走去,已经走了七十三年,我还能走得多远,多久?”四年之后,汪曾祺就离开了人世。但他的生命行走,却给我们留下了《人间草木》《大淖记事》等各种类型的作品,足以让我们高山仰止。以汪曾祺的散文为例,他擅长以个人化的细小琐屑的题材,使日常生活审美化,平淡质朴,娓娓道来,如话家常。譬如他在《人间草木》中说,“枸杞到处都有。枸杞头是春天的野菜。采摘枸杞的嫩头,略焯过,切碎,与香干丁同拌,浇酱油醋香油;或入油锅爆炒,皆极清香。”

  汪曾祺的作品没有宏大的叙事,从不表现性格复杂的英雄人物,也没有富于戏剧性的矛盾冲突,被一些文学批评家归为“淡化”一类。但汪曾祺对此不以为然,他说“我只能写我所熟悉的平平常常的人和事,或者如姜白石所说世间小儿女。”读汪曾祺的文字,精华部分是那些简短的感悟,譬如在写西南联大学子的求学目的时,坦言自己来西南联大“寻找潇洒”,因为他喜欢那种“吊儿郎当”的自由学风。

  汪曾祺写作强调真实,大都有过亲身感受,他不能靠材料写作。这一点我们可以在散文集《我们都是世间小儿女》当中真切地感受到,也许正是因为汪曾祺的坚持,才形成了他别致的写作风格,甚至被某些人誉为“开风气之先”。但汪曾祺却不希望年轻作家刻意地模仿他的写作,这正如习练书法一样,临帖当然是可以的,但我们只有形成自己的书风,才能成名成家。本书分为《随遇而安》《人间草木》和《七载云烟》三辑,收录了《七十抒怀》《老舍先生》等经典散文作品。

  从叙事抒情再到人生感悟,简单的话语中自然流露出汪曾祺淡泊的人生态度。譬如在《随遇而安》中,汪曾祺谈到了丁玲和自己当年下放农村劳动的感受,他觉得应该“随遇而安”,而不是“逆来顺受”。前者可以让我们想开些,既来之则安之;而后者却只会产生抱怨,从而让生活始终处在困苦之中。

  孔子说,要“多识鸟兽草木之名”,我觉得自己是非常欠缺的,很多植物都叫不出名来。但汪曾祺在这方面就厉害了,他对于那些草木可谓如数家珍。譬如他写秋葵“花瓣大、花浅黄,淡得近乎没有颜色,瓣有细脉,瓣内侧近花心处有紫色斑。秋葵风致楚楚,自甘寂寞。”在他的笔下,每种草木各有性情。凡小事、民俗、花鸟虫鱼等都会变得生动有趣。能把平淡的小事儿和平常的小人物讲述得有滋有味的非汪曾祺莫属。

  本书曝光了汪曾祺未公开的私人老照片和多幅精美字画,包括了汪曾祺和沈从文、高洪波、铁凝等的合照,同时还有他早年和家人、亲友、西南联大旧识的珍贵照片。这些汪曾祺在平凡生活中沉淀下的文字,传递了满满的爱与温暖。这本精选的散文集,叙说的不只是汪老个人的回忆,而是与世间人共有的“烟火味”——家人闲坐,灯火可亲。(邓勤)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