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茶话

2018-02-12 12:46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2-12 12:46:25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谢瑾瑜

  陆羽《茶经》有言:“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茶由先人以沸水煎煮并试饮后,便走入寻常百姓家。喝茶虽寻常,我们却可以从中窥得、观见些许生活之道,悟得在生活中应学会享受过程,品无用之用,体味生活中淡之美妙。

  葛辛在《草堂随笔》的冬之卷说及饮茶,说红茶与黄油面包相配是一日中最大的乐事。而周作人先生却不以为然:“我的所谓喝茶,却是在喝清茶,在赏鉴其色与香与味,意未必在止渴,自然更不在果腹了。”由此可见,喝茶至少有两重境界,一为纯粹功利性的喝茶,以满足口腹之欲,二则是体验茶的“自然之妙味”,所重的即过程,而非结果。而今世人为事多如喝茶的第一种境界,如蝇争血,熙熙攘攘,心怀功利性心态,抱着奢求之心。生而则欲有,功成则欲居。这就如舟行川中,一心只念着速达目的地,满江的橹歌和白帆,河底的油油水藻,岸畔的黯青杂木林和墨蓝树影,都如掠眼烟云。而老子则言“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则启示我们应如没有染色的生丝,清净无欲,守其淳朴,方可现其本真,方能体味到生活自然之妙味,因为“生活永远是也仅仅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的这一刻”。所以我们行走在路上,应淘洗功利的杂念,抱着喝茶不为果腹的心态前行,多多享受过程,体味生活中亦甘亦苦的况味。

  喝茶除了可以让我们学会去功利,享过程,还可以让我们懂得品匝生活中一些有无用之大用之物的滋味。《红楼梦》中妙玉招待宝、黛、钗喝“体己茶”时,道:“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隔年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茶以雪烹,甘美清冽,更醇美的应是妙玉的禅心了,把生活过得精致而富有佳趣,把心沉淀了下来。不只是喝茶,生活中总有一些有逸趣的事物,虽看似无用,实则有大用。它们装点着我们干燥的生活质地,使其不至于那么单一而坚硬。正如周作人先生所说:“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听雨、看云、冥想、旅行或是阅读写作等等,虽无物质之功用,却能丰实和浸润人的精神世界。由喝茶观之,这类提高生活品质的事物,能精致我们的生活,使其安闲而丰腴。

  喝茶,让我们懂得点缀生活,同时也让我们学会品味生活之淡。明朝张岱在《陶庵梦忆》“闵老子茶”一章中写道:明窗净几,瓶溪壶成宣窑瓷瓯十余种皆精绝。灯下视茶色,与瓷瓯无别而香气逼人。周作人先生也认为: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无论是陶庵老人抑或是周作人先生,喝茶都有一番诗境。江村小屋里,坐着木制长凳,听着林间偶尔鸟的啾鸣,几个瓷质的小碗盛着的清茶,和着山林草气令人神清气爽,一切都归于朴素和清淡。

  喝茶需淡,人生也需平和冲淡。去除一些浮华的雕饰,沉淀一些张扬的喧嚣,正可谓“淡极始知花更艳”,清淡应是生活的一抹原色,于纸窗素竹边喝清茶,在嘈杂生活中体悟淡。(谢瑾瑜)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