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起《诗经》 _书虫 _光明网


忽然想起《诗经》

2018-02-12 12:57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2-12 12:57:19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筱 青

  冬夜,有雨。一个人裹被待眠,忽然想起《诗经》,忽然好想读它,千丝万缕地想。觉得人间儿女的千百情态,一部《诗经》早已勘藏根本,再怎样的悲喜剧,到它那里去都找得到蓝本。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几个字真是个个通体透亮啊,一摁下去噼啪作响,是大太阳底下放一挂大红的喜庆鞭炮。“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虽是思归,倒也不妨拿来拍部穿越反转的微电影,桃的欢歌瞬间变彻骨的悲情……

  剪一回《诗经》里的桃红柳绿,不过没有哪户人家的窗愿意贴它作花吧。因为害怕它指示的某种真相。

  胡兰成写《今生今世》,开头就说“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它静。”几十年后这个鬓角花白的浪荡子提笔,第一跳进眼帘的,仍是少年时胡村井头,惟一的那株桃。王德威讲《今生今世》写得“甜腻妩媚”,细想胡某人给世人留下的观感,可不就是“腻”且“媚”的横陈交杂?

  越害怕的事情, 越要掩饰得隆重。

  所以在爱情里,谎言往往一时战胜真相。

  这也是真相。

  只是那真假一时又如何分得清呢?

  二十岁的时候你当的真,四十岁来看也许就是假了。反之亦然。

  再过十年二十年,你眼里的真真假假是不是又不一样了呢?

  这几乎是要被骂“虚无主义”的无解之题了。

  《诗经》也不会有答案。只是偶尔在这样子的冬夜,扯一扯未眠人的神经。(筱 青)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