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是传统的储藏所

2018-02-12 13:01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2-12 13:01:40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蔡 皋

  传统是什么?传统是根,一种维系着我们的过去、现在、未来的文化的根。

  传统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环境,是一种能量坊,它统摄着我们的生活。人是生活在传统中的。传统让人有安全感,失去传统,人像离开大地一样漂浮,情感上没有归属感。我们的传统其实就是我们的日常。文有文统,道有道统,事有事统,人有人统,自在而然。

  我觉得传统如徐复观先生说的那样,是由堂堂正正的人所创造,那它就应该由堂堂正正的人来传播,来继承,再诠释。所以我喜欢“堂堂正正”这几个字。记得松居直先生讲图画书的时候,他说:“我喜欢的图画书,它有仪表堂堂的面貌。”我想“仪表堂堂”大概不是松居直一个人的体会,也是长期从事图画书研究和图画书创作的人的追求。

  经典是传统存放的地方,是一个储藏所,我们做经典也是希望把传统的好东西拿出来,然后传递给孩子。

  我做“三个和尚”的故事,是因为我觉得在此可以存放一点传统的好物件,比如素朴,比如与自然相亲,比如勤劳和仁爱。“三个和尚”的故事来自民间一句俗语“三个和尚没水喝”。我觉得它够经典,因为它内里有对人性的洞悉。人性的弱点中有惰性、有私心,与生俱来,一点也不可怕。我们不满意的是它所体现出来的中国人三个人在一块没办法做事这种无奈。所以大家编书的时候都在为三个和尚找出路,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会团结,能超越私心,所以很多的《三个和尚》都有一种这样的设计:在灾难面前,大家会比较团结,所以三个和尚都离不开一场火。

  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诗人也好,画家也好,都喜欢“美”,“从容之美”。那种幽远,那种沉静,那种明澈,那种天人合一的境界,这就是我们传统文化最美的东西。我喜欢这种和谐。所以我把《三个和尚》放到一座大山的开阔地方,而不是放在高山的顶部,产生戏剧性的效果、夸张和变形。我不追求夸张和变形,我要的是日常,所以我把它放到平阔的地方。大自然有山有水,让我想到中国人喜欢的精神“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和水是中国文化里最美的东西,它体现了那种宁静的美和自然的从容之美。

  三个和尚在我心里就是三个小孩,我愿意把他们画成三个小孩,他们有无限的可能,他们没有那么世故。我画“三个和尚”实则是画孩子。孩子无所谓美丑。小缺点和各种优点在童年的对比,是一张可爱脸庞上的脏物,是可以一抹一抹去掉的。我爱画孩子,爱童年的状态,我希望孩子有水喝,希望他们生活在一起有欢乐,有安全感,有希望。

  人之所以有超越人性弱点的能力,靠的是教化的力量。人心向善爱美也是一种天性。教育的力量是将人性的灵动水源引入一种较为健康或崇高的境界。我在《三个和尚》里不厌其烦地画了环境之美、劳动之美和生活之美,是我觉得如果人生审美的态度健康一点的话,就会发现劳动之美和创造生活之美,私心就会像影子一样退缩到只能成为一种衬托的位置,眼光也会随之开阔,要获此力,需在童年期就开始引导。

  扉页部分有一盏灯,从《宝儿》那里就点亮了,一路点过来。我还想画这盏灯,因为我希望大家能做传灯的人,我希望它出现在和尚的小庙里面,也出现在其他的作品里面,更出现在我们文化传播人的心灵中间。(蔡 皋)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