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乡土有不一样的故事 _书虫 _光明网


不一样的乡土有不一样的故事

2018-02-12 13:17 来源:宁波日报 
2018-02-12 13:17:17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陈 峰

  第一次读罗南的《娅番》,眼前一亮,如她的老师冯艺所言,“不一样的乡土有不一样的故事”。于是又有了手头这本《穿过圩场》。

  罗南是壮族女作家,《穿过圩场》由11篇散文集结而成,以作者的出生地——桂西北的逻楼镇山逻街为背景,通过细致敏锐的笔触,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再现了具有浓郁壮乡特色的山川景色、民俗文化和乡土记忆。

  亲情散文或者家族叙事散文,情感浓度的把握决定了文章的基本品格。如果太浓,读者的审美受作者的情感炙烤,容易流于疲惫;如果太淡,温吞水一般,引不起阅读的欲望。罗南的散文站在时间的窗口回溯过去,跳出了亲情叙事通常的窠臼,以生命来观照生命,激发生命本来的颜色,叙事从容不迫,内敛安静。《被脚印串起来的街道》一文长达万言,采取童年视角与他者视角交相使用的方式,写了山逻街上的姨婆与婆大两个女人的命运,在姨婆的命运里又捎带出姨婆的暗恋者古一的命运。对旧时山逻街的女子来说,不会哭唱就像不会种田织布一样是一件不可思议和羞耻的事,从出生到老死,山歌贯穿了壮家人的一生。姨婆是妾,婆大是妻,她们的丈夫已经不在了。1949年以后,一个住街头,一个住街尾,她们往来沟通的方式就是骂街,“吃罢晚饭,这才不慌不忙走出家门。她高高撸起两只袖子,露出两截白生生的胖手臂。走到马路中央,姨婆先是双手往腰上一叉,从嘴里狠狠啐出一口痰,紧接着,两只手掌猛地一啪,张开嘴便开骂起来。姨婆嘴里骂骂咧咧,手掌拍得啪啪响,两只大脚丫蹬蹬蹬蹬地往街头迈。她的骂声里只有事件没有人物,可每个人都能听出来她骂的是谁。”婆大应战了,两个女人唇枪舌剑,从陈芝麻烂谷子翻起,一直翻到祖宗十八代。然而,看起来是冤家的两个女人,在特殊年代,因为姨婆不肯揭发婆大,两人一起成为地主婆,一起被游街。两人相差20多岁,姨婆70多岁的时候,谁都以为90多岁的婆大会死在姨婆前,没想到姨婆一个瞌睡就去了。姨婆丧礼时,婆大摇着小脚颤巍巍地来了,人还没到,哭唱先传了进来,“背时婆你无良心,早早躲进苞谷林。要躲太阳讲给我,要躲老娘不是人。背时婆哎,你咋个叫不应了嘛!”“姐妹本是鸟同群,大限阴阳两相分。妹你阴间选好树,来日我俩还同林。妹妹哎,等我喔,等我下去同你磨嘴巴皮你就不闷了嘛!”哭唱得肝肠寸断,到最后,读者情动于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双亲、兄长、姐妹以及乡邻这些人物,作者在叙述时十分注重细节描写,用细节还原出一个个典型形象。比如写汉族女人娅番说壮话,“她的声音突然从山一样高的柴火下伸出来。声音很犹豫,像是把一句话含在嘴里已经很长时间了,明明就在舌尖,却仍然不能确定要不要将它吐出来。她的壮话还没养熟,疙疙瘩瘩地长着刺,每一个声调都很倔强地高高扬起,结束的时候,骤然落下,像一个硬物重重地砸在另一个硬物上。”这种细节的描述,需要生活的阅历,需要敏锐的观察。

  从这本散文集可以看出,作者对自己故乡的生存状态有着细致的体察,文字中流淌着对故乡人事的悲悯情怀,这一切引起了读者深深的共鸣。比如《药这种东西》《在时间的皱褶里》《豁口》等篇章,让读者看到山逻街在大时代背景下的历史轮廓,包括古老的民风民俗和纯朴善良的劳动人民。看得出来,对生活的热爱,使作者的文字充满独特的魅力,如一挂瀑布嵌入文本之中,构成了错落有致的语言景观。

  关于散文集《穿过圩场》,郁达夫小说奖的获奖作家朱山坡这样评价:擅长散文的罗南有小说家的敏锐嗅觉,善于从琐碎的不显眼的事物中发现闪亮的有分量的细节,细腻地展现故乡的地域特色和时代沧桑。她的系列散文建造了一个具有陌生感和神秘感的世界,结实而宽阔,迷人而伤感。(陈 峰)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