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水圣的善与美

2018-02-12 13:23 来源:西安日报 
2018-02-12 13:23:11来源:西安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建军

  "善与美是相通的。所谓诗性,不过是具有美的形式的善而已。李仪祉是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人。他如一位宅心仁厚的诗人"

  一代水圣李仪祉

  作者:高鸿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8月

  中国是一个水患和旱灾都非常严重的国家。黄河流域的水患和旱灾,尤其严重,正像司马迁在《河渠书》中所说的那样:“河灾衍溢,害中国也尤甚。”李仪祉在担任陕西省水利局局长期间,曾对陕西省自公元前1136年到公元1912年发生的自然灾害,做了一次认真的研究和全面的调查。结果发现,三千余年间,灾年有162年,其中水灾为15次,蝗灾为12次,蝗而又旱者7次,蝗而又水者1次,其余127次均为旱灾。李仪祉还发现,近五百年来,陕西每隔十年,必遇一次严重旱灾。

  显然,如何在治河患的同时克服旱灾,就成了一个关乎“诸夏艾安”、“百姓飨其利”的大问题。传说中的大禹疏九川,郑国之修关中渠,郑当时之议开漕渠,其“唯是为务”的目的,皆在解决黄河流域的水患和旱灾。

  李仪祉无疑是大禹和郑国一类的非凡人物。他在中国水利建设方面的成就,他对中国尤其是陕西关中民生方面的贡献,无论怎么评价都不过分。因而,给这样一个非凡人物立传,就是一件不容恝置的大事情。就此而言,陕西作家高鸿《一代水圣李仪祉》的写作,就有了非同寻常的意义。

  高鸿高质量地完成了自己的写作任务。

  这是一部李仪祉的个人传记,也是别样形态的陕西甚至中国的水利史。

  他写出了一部成功的李仪祉传。

  他塑造了一个形象清晰而饱满的传主形象。

  李仪祉天资过人,幽默风趣,有着超乎常人的意志品质。

  他是一个好心肠的人,内心充满对他人和世界的善念。

  善良是一个伟大人物最重要的德行。一个恶人可能会成为物理学意义上的庞大人物,但很难成为精神现象学意义上的伟大人物。李仪祉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心性善良,富有同情心。他善待每一个值得同情和爱的人。有一个难民偷了他的东西,他不仅没有惩罚这个难民,反而给了他一块银元,还给他找了工作。

  善与美是相通的。所谓诗性,不过是具有美的形式的善而已。李仪祉是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人。他如一位宅心仁厚的诗人。他的诗风,颇有汉魏风骨,朴实而肫挚,别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李仪祉不仅具有造福人类的伟大抱负,而且还是一个脚踏实地的行动主义者。他属于埋头苦干的人。他要通过艰苦的努力来切切实实地改变人们的生活。他全力以赴,心无旁骛,简直到了“孔席不暇暖,墨突不得黔”的程度。他实现了自己的目的。

  高鸿的叙事视野是开阔的。他将李仪祉置放在世界的大语境中来写。他用了很多篇幅来写李仪祉在德国的留学生活。李仪祉崭新的文化意识和人格形态,与他所接受的这种全新的教育,是密不可分的。这种教育培养了他纯粹的知识分子气质,培养了他对真理和知识的热爱,也培养了他现代形态的责任意识和利他精神。他彻底摆脱了“学而优则仕”的旧格局和老路子。这对那些未曾受到现代教育洗礼的旧形态的知识分子来讲,简直是无法理解且万难做到的。

  无论小说叙事,还是传记写作,都必须介入到特定的历史语境和时代氛围中。每一个人都是时代之子。他必须在特定的时代情境里生活和奋斗,同时,也折射着这一时代的复杂面影。在高鸿的叙事文本里,我们借助李仪祉这一镜像,认识了他所寄身其中的时代。这是一个充满变革机遇的时代,一个充满进取精神的时代,一个战争和天灾频仍的时代。李仪祉经历了很多磨难。然而,他屡踣屡起,百折不回。

  为了写好这部书,高鸿孜孜矻矻,认认真真,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搜集和阅读相关资料。但是,他没有被材料淹没,而是将那些材料有机地整合到自己的叙事中来,显示出一种成熟的风格。例如,关于1900年慈禧西逃,1926年的“西安之围”,高鸿的叙述就极为生动和细致,但却不是为了猎奇,而是为了塑造传主的人格发展和精神成长的需要。

  沉闷和无趣是传记写作中常见的问题。高鸿将传记写作得严肃和真实,与小说写作得生动和有趣,极为和谐地统一了起来,更像一部细节鲜活丰富、叙事起伏有致的小说。也就是说,你会体验到阅读小说的快乐,也会收获阅读传记的知识,体验到纪实性写作应该有的真实感。就此而言,《一代水圣李仪祉》可说是一部有趣味而可信赖的人物传记。(李建军)

  (选编自《一代水圣李仪祉》序)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