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情散文以清淡为美 _书虫 _光明网


写情散文以清淡为美

2018-02-12 13:42 来源:宁波日报 
2018-02-12 13:42:24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江泽涵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大多数人对余光中的印象来源于《乡愁》一诗,而这次的《金陵子弟江湖客》则是一本散文集。

  本书无序无跋,30篇散文分为4卷,也未设卷名,以“乡愁”这个不老话题为灵魂,将它们凝聚起来,也未见散疏感。时光流转,不管身处何方,濡染了多少沧桑,始终割不断的是那绵绵不绝的乡情。值得一说的是,余光中将客居的江湖地也当作故乡来处,这样的人必定怀有一颗敏锐但笃静之心,能随遇而安。诚如他在《没有人是一个岛》中犀利指出:“《桃花源记》里的生活虽然美满,但如果要我选择,我宁愿选择跟随诸葛亮在西蜀奋斗,因为诸葛亮必须争取明天,而明天对桃花源中人并无意义。”

  卷一以《记忆像铁轨一样长》开篇,虽是实在地写生命中与火车相关的若干印象,但大有统贯全书之意,倒也妥帖。《金陵子弟江湖客》写于2000年重返母校南京大学之后,弥漫的是一抹淡淡的哀愁。《思蜀》回忆中学时光,昔日的校历及师长和同窗,仿佛就在昨日。当中二卷分写香港和台湾的岁月,追念过往情分的如《前贤与旧友》,缅怀“次故乡”的如《思台北,念台北》,洋溢闲情的如《花鸟》《牛蛙记》等,无不生动诙谐。卷四着重讲述海外印象,如三访西班牙时的《雨城古寺》,四度旅美时的《从西岸到东岸》,还有《不朽,是一堆顽石?》这篇被多次收录文集的名作。

  “淡而有味”是公认的一种散文境界,然而,举重若轻千斤重,且须百炼功。淡是形,指语言恬淡。本书几乎是口述,没什么甜腻、惊人的文句,若是撤换却也为之可惜。味是意,指言之有物。传统散文以叙事、抒情为正宗,以叙事为底,醮之以情,若是脱离了事件,空抒情感,倒也会腻人。余光中本是南京人,后迁居香港,考上台大,再赴美进修。将本书的内容汇总,余光中的生平和性情皆历历在目,从一定程度上说,这可称得上是他的半部自传。

  本土散文在20世纪更替前后受到西方鸡汤文学的影响,兴起一种被称为“美文”的体裁,也曾几度风靡。然而,这两者有着迥然不同的阅读体验。美文的笔力较集中,主旨浅白易懂,具有较强的启蒙性,但存在“为文而文”之嫌,多少有些损坏文学性;读本土散文,原本是想静心的,却能读出情绪来,在心魂深处引发共鸣。

  余光中的散文属于第二种。以《沙田山居》中的首段为例:“书斋外面是阳台,阳台外面是海,是山,海是碧湛湛的一弯,山是青郁郁的连环。山外有山,最远的翠微淡成一袅青烟,忽焉似有,再顾若无,那便是,大陆的莽莽苍苍了。”好的散文讲究语言,冲淡为上,连标题和标点也要尽量素净,写情尤以清淡为美。冲淡与平淡一字之差,效果却有千里之距,冲淡的文章并不采用花炮式表达,而讲求用字的精准和笃定。余光中不仅求得了“表意”,也做到了“炼美”。他并无只言片语写故乡,仅着“大陆”和“莽苍”二词,就含蓄地表达了思乡之情,比大幅度抒怀更能激起读者心头的涟漪。(江泽涵)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