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来的清香 _书虫 _光明网


“风”吹来的清香

2018-02-12 14:04 来源:宁波日报 
2018-02-12 14:04:57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原 杰

  一本《诗经》,从懵懵懂懂读到深有体会,由新鲜好奇变成由衷挚爱,前前后后将近半个世纪。每一次翻阅,总感觉那样美好,那样清澈纯净,好像一阵数千年前的风,徐徐吹到身边……《诗经》里面有清香。

  第一次读《诗经》在20世纪70年代初上高中时,语文课本选了《伐檀》《硕鼠》二篇,老师说是奴隶反抗奴隶主、反映阶级斗争的,可自己感觉更多的是新鲜与好玩。再读《诗经》当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大学课堂,第一学期即开设先秦文学,重点学《诗经》。对那时的我来说,《诗经》里别有洞天,尤其是第一部分《风》,让人大喜过望。“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使人憧憬古代的美好爱情;“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使人怀念古人生活的简单淳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人生沧桑,不禁为之潸然泪下。当然,《诗经》的内容包罗万象,如还有对国家的精忠之誓和对人民的怜惜之词:“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概而言之,它启迪人性觉醒,认知民族之源,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美好!

  而新鲜美好的基础是青山绿水,是诗中良好的原始生态。《诗经》像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森林:山野古木参天,草地鸟语花香,家园桑葚成林。如上面已提到的开篇《关雎》,里面即有“参差荇菜,左右流之”。荇菜是龙胆科荇菜属的一种浅水性植物,可以煮汤,柔软滑嫩,是上古时期的美食。第二篇《葛覃》的描述对象也很熟悉,它既可做人们的日常食品葛粉,同时又可做日常生活用品葛衣……据统计,《诗经》中有草名105种、树名75种。与之相呼应的,还有鸟名39种、兽名67种、虫名29种、鱼名20种。毫不夸张地说,《诗经》是一面生态平衡的大镜子,是一个又一个优秀美好的自然生态村。

  对从乡下出来或者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来说,《诗经》的清香让人感到亲切、惬意,甚至还带着些熟悉的泥腥味。记得儿时,春天去田野牧鹅、打猪草,田埂上爬满车前草,也即《诗经·芣苢》里的“芣苢”。我们有时还搞恶作剧:捉到青蛙把它搞晕,而后用捣碎的车前草敷其身上,嘴里念念有词道:“青车饭桶马兰草,田鸡(青蛙俗称)是我好宝宝,田鸡生病我医好。”因车前草有医治跌打损伤的药效,青蛙竟也奇迹般地活过来了。秋天上山砍柴,柴里面即有《诗经·伐檀》里“坎坎伐檀兮”的檀。檀树很硬,中间空心,古代主要用来做车轱辘。

  读《诗经》,总会遇到几个不认识的字,可这种磕磕绊绊的陌生感,更让人觉得新奇、美好,仿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如《诗经·月出》里的名句:“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这个“僚”字,虽不认识,却让人不由意会姑娘的美好姿态。

  《诗经》不知不觉成了我生活的指南,总是在下意识中寻找《诗经》的世界……每到周末,从城区蜗居骑车去往郊外,穿过田埂、河塘、溪流,与绿油油的庄稼、水灵灵的花儿、青翠翠的树木为伍。春天挑马兰、挖野葱,聆听采桑女的说笑语;秋日采野果、折芦苇,寻找洗衣女的捣杵声……我设想的恋爱对象,并不是城市丽人,而是东村女子——她奔走在田埂山野间,整日与草木鸟兽为伴,纯朴、健康、率性,散发一身草木自然的清香。

  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幸好有《诗经》,它像一盏清茶、一杯淡酒无声地滋润着我们的心田;它像一方圣地、一片意境,自由地放飞着我们的思想;它更像一面铜镜、一汪清水,时时眏照出人们渴望的理想生活。(原 杰)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