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终须一次妄想

2018-02-12 15:26 来源:宁波日报 
2018-02-12 15:26:54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崔海波

  今年4月10日,第101届普利策奖获奖名单在哥伦比亚大学公布,科尔森·怀特黑德的《地下铁道》获得小说奖。科尔森·怀特黑德1969年出生,毕业于哈佛大学,被媒体誉为“美国在世作家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他迄今写过6部小说,2部非虚构作品,《地下铁道》出版于2016年8月,11月就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

  《地下铁道》的故事背景大约在1850年前后。为了能达到期望中的阅读效果,我特意恶补了一些听起来耳熟却又一知半解的名词,比如蓄奴制、南北战争、《逃奴法案》、废奴主义者、猎奴者等。

  小说开头第一句话就点出这是一个关于逃亡的故事:“西泽第一次去找科拉谈北逃的事,她说不。”科拉是位十六七岁的非裔小姑娘,出生在佐治亚州的种植园,科拉的外婆是被贩运到美国的非洲人,母亲生而为奴,抛下科拉独自逃跑。孤单的科拉多次受到奴隶主和男性奴隶虐待,最后也选择了逃亡。过程艰辛自不必说,身后还有奴隶捕手紧追不舍,不过小说最后的结局是乐观和充满希望的。

  在历史上,奴隶买卖曾是一种产业,奴隶既是人,也是物品。小说前半部分,有相当长的篇幅讲述了奴隶们悲惨的生存境遇:科拉的父亲跟不上长途跋涉的步伐,奴隶贩子便拿大棒敲他脑壳,又把他的尸首丢在路旁;科拉的外婆在前往要塞的长路上,几次易主,由一个奴隶贩子卖给另一个奴隶贩子,换取货贝和玻璃珠;奴隶主把男奴隶的男根割掉,塞进他的嘴巴;康奈利剥掉奴隶们的一层皮,蘸着辣椒水,用力搓他们血肉模糊的脊背……

  当时的美国南方是蓄奴州,北方是自由州。科拉出生在南方,从未走出过种植园,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在她的认识里,奴隶的命运就该是逆来顺受的,她甚至一度怨恨逃亡的母亲。但残酷的现实让她忍无可忍,虽然不确定的前程预示着更多危险,但血液中叛逆的因子促使她选择逃离人间地狱。逃亡的途中,忍饥挨饿、提心吊胆是常态,以至于到了晚上,为了稳妥,她只好爬到树上,像浣熊一样睡觉。是强烈的信念支撑着她涉过沼泽地,穿过幽暗的森林,顺着秘密的地下铁道,一路向北,投奔自由。

  “地下铁道”是个时代感很强的名词,它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而是指19世纪上半期,帮助黑奴逃往自由州和加拿大的地方网络系统,凭借救助者和被救助者的共同行动得以运行。逃亡的途中,有猎奴者的追杀,也有废奴主义者的善意救助。小说就是沿着科拉的“逃亡、被抓、再逃亡”这一线索展开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紧张刺激,环环相扣,让人欲罢不能。

  随着故事的铺开,科拉极富魅力的品格一一展示,她坚强、勇敢、自信,这一切源于心灵深处对自由的强烈渴望。今天我们读科拉的故事,会感觉她的生存状态有点不可思议,似乎距离我们非常遥远,但算起来也就发生在100多年前。

  小说《地下铁道》的封面有这样一句话:“人生终须一次妄想,带领我们去那从未到过的地方。”据说,当年美国南方奴隶北逃成功的概率只有千分之一。对科拉来说,留在佐治亚州的植物园里做奴隶,苦难和绝望一眼望不到边,既然如此,何不逃亡,万一抵达自由州了呢?

  科拉的逃亡故事像是一个寓言,告诉读者:梦想不会在犹豫不决中结出果实,与其囿于困境中自艾自怜,不如勇敢地迈出改变命运的第一步,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千分之千的努力。(崔海波)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